鄭板橋詩句獨喜此首,道盡人生無奈

2023-01-25 12:30:57 字數 1707 閱讀 9291

沁園春·恨(鄭板橋)

花亦無知,月亦無聊,酒亦無靈。

把夭桃斫斷,煞他風景;鸚哥煮熟,佐我杯羹。

焚硯燒書,椎琴裂畫,毀盡文章抹盡名。

滎陽鄭,有慕歌家世,乞食風情。

單寒骨相難更,笑席帽青衫太瘦生。

看蓬門秋草,年年破巷,疏窗細雨,夜夜孤燈。

難道天公,還箝恨口,不許長吁一兩聲?

癲狂甚,取烏絲百幅,細寫悽清。

鄭板橋(1693—1765)清代官吏、書畫家、文學家。名燮,字克柔,漢族,江蘇興化人。一生主要客居揚州,以賣畫為生。“揚州八怪”之一。其詩、書、畫均曠世獨立,,世稱“三絕”,擅畫蘭、竹、石、鬆、菊等植物,其中畫竹已五十餘年,成就最為突出。著有《板橋全集》。

“花亦無知,月亦無聊,酒亦無靈”。是說花也不知道人之恨事,月也不能助人解除心中鬱悶,就連平時能消愁解恨的酒也不靈了。一句詞道盡人生無奈。恨天高,奈何命比紙薄。

連夭桃這般豔麗的春花也要砍斷,鸚哥這樣可愛的靈鳥也要煮熟了下酒吃,硯書琴畫文章都要統統毀掉,一切虛名也都不要了。

幾乎所有美好和值得懷念的東西,都成了發洩的物件,以解心中之痛。藝術張力之強達到極至。

我滎陽鄭家原本就有慕歌家世,乞食風情,不靠做官,只靠教歌度曲,乞食與人,也能自自在在地活下來。不羈之情,躍然句中。

平靜中倒出人生節操,不為五斗米彎身,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痛快!

自己天生的單寒骨相沒法改變,頭戴席帽,身著青衫的瘦弱寒酸相為人所笑。

句句自嘲,內心悲慼之意憤然紙上。

蓬門秋草,窗戶不嚴擋不住風雨,夜夜伴隨孤燈度過。

恨世道不公,恨蒼天無眼,恨自己無撼天之力......一曲道盡天下不公。

境況都已經這樣了,難道老天爺還要封住詞人之口,連嘆氣都不允許嗎?如果天意如此,只能取出烏絲欄百幅,細細寫出心中悽清之恨。

心中不平,豈能不鳴?

鬱結於心, 困頓於斯!嗚呼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