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透視 民間資本如何迎來發展的春天

2023-01-25 12:11:03 字數 3025 閱讀 8476

編者按:不斷積累的民間資本已成為我國資本結構中舉足輕重的力量,為經濟社會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然而,受傳統觀念、自身轉型能力不足、壟斷行業准入羈絆多等因素制約,民間資本也面臨發展的難題。

“十二五”開局之年,民間資本能否在破解困境中迎來發展的春天?半月談記者深入遼、津、蘇、浙、渝、陝、晉、內蒙古等8省份,走訪了**機關、金融部門、鐵路部門,以及數十位國企、民企負責人,並與專家學者座談討論。

不少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也就如何走出民資轉型能力不足等發展困境建言獻策,呼籲完善配套的制度體系,用“制度紅利”增強民間資本的投資信心,讓民間投資行為迴歸理性軌道。

三種“嫁接”模式謀求國資民資共贏

——民間資本如何迎來發展的春天之一

“北元模式”引領企業做大做強。圖為神木北元化工生產廠區

國資與民資是支撐中國經濟發展的兩大支柱,二者實現和諧共處、互利共贏,對經濟的健康發展十分重要。陝西、山西等地探索出三種“嫁接”模式,有效實現了國資與民資的對接。

北元模式:“國”進“民”不退,都不當老大

在陝西省神木縣北元化工集團廠區裡,隨處可看見忙碌的工人。他們身著統一服裝,佩戴胸牌,看上去與大型國有企業員工沒什麼區別。然而,就在8年前,北元化工公司只是一家小型民營企業。如今,北元化工已經成為註冊資金超過16億元的大型化工集團。這一鉅變,來自民營企業與國有企業的一次“聯姻”。>>詳細

多方“搭橋”求解民資與產業對接難

——民間資本如何迎來發展的春天之二

一邊是民間資本很充裕,卻在漫無目的地四處遊蕩;一邊是中小企業想發展,卻因資金短缺而無力起步。這種民資與產業背離的“斷橋”現象,嚴重製約我國經濟的發展。遼、津、蘇、渝等地因時因地制宜,通過實施**財政資金引導、金融部門創新助力、有針對性分階段扶助等多種“搭橋”手段,有效化解了民資與產業對接難的問題。

問題:橋樑狹窄,投資斷檔

近年來一些地方炒風盛行,在中小企業領域資金與產業背離現象有加劇趨勢,引起業內人士和專家的關注。中國人民大學風險投資研究中心主任劉曼紅教授說,目前,中國資本市場與實體經濟供需兩方面份額都很大,但中間橋樑過於狹窄,造成許多中小企業特別是高新技術企業的投資斷檔。從部分省市已在進行的創業投資情況看,有**背景或者是大規模私募股權的企業,投資比較有保障,而處於中間區域的中小企業,經常成為無人理會的投資空白區,“斷橋”問題突出。

求解:**出手,搭建平臺

為扶持中小企業發展,遼寧省財政廳和中小企業廳聯手,設立發展專項資金。主要用於中小企業技改專案,擴大生產能力、節能改造;同時為中小企業發展提供服務體系建設,包括中小企業孵化基地、公共技術服務平臺、諮詢、職工培訓等,並組織專家進企業進行會診、法律諮詢;為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遼寧省財政每年拿出4000萬元,為中小企業提供擔保風險補償。>>詳細

撬動鐵路融資改革,打破“一權獨大”

——民間資本如何迎來發展的春天之三

隨著滬寧高鐵和滬杭高鐵的通車,高速鐵路帶來的高票價和鉅額負債引起了廣泛爭論。有關專家認為,我國高鐵建設屬於高密度投資,僅靠地方財政,長遠來看難以為繼。而通脹壓力下民間資本投資無門,盲目炒房炒煤炒大蒜衝擊市場。當前,正是改革鐵路體制、引進民間資本的良機。

鐵路資金成包袱,高鐵面臨高債務

據瞭解,浙江省與鐵道部合資建成和正在推進的鐵路專案達24個,至2020年總建設里程達2800公里,總投資規模將超過3000億元。浙江省需出資約460億元,其中省本級180億元左右,沿線各市共計280億元左右。

半月談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除舟山以外,浙江10個地市均設有高鐵站點,地方**對高鐵建設既愛又怕。一些地方**負責人反映,高鐵建設肯定會給地方帶來綜合效益,但是建設資本金主要**於各級財政性資金,在短期內籌措如此鉅額的投資,給地方財政帶來了巨大壓力。>>詳細

鉅額“煤金”向何處去

——民間資本如何迎來發展的春天之四

名車、豪宅、一擲千金……提起煤老闆,人們往往會聯想到這些詞。由於手中擁有大量資金,他們如何投資成為大家關注的話題。半月談記者深入陝西、山西、內蒙古等地調研發現,煤老闆雖掌握鉅額資金,卻往往找不到明確的投資方向,**若能積極有效地引導,就能達到多贏局面。

工人在西安黃河光伏股份****的太陽能電池生產線上工作

鉅額“煤金”,投向迷茫

作為一個特殊的社會群體,煤老闆主要集中在陝西、山西、內蒙古等地區,這些地區由於生產和經營煤炭,積累了鉅額民間資本。

據陝西神木縣**金融辦主任高瑞亭介紹,該縣以煤金為主的民間資本相當充裕,保守估計總量在300億元以上。與神木縣相鄰的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市,同樣聚集了大量的煤炭資本。據長期關注民間資本動向的鄂爾多斯市天駿實業集團副總經理張小平說,2009年鄂爾多斯市煤炭總產量在3億噸,估計利潤超過600億元,其中大部分利潤都進入煤老闆的口袋中。產煤大省山西,長久以來就是煤老闆的聚集地。山西省銀監部門調查顯示,山西全省在兼併重組中退出煤炭行業的資金約有1400億元。 >>詳細

用“制度紅利”增強民資信心

——民間資本如何迎來發展的春天之五

年初陸續召開的一些地方兩會上,不少代表、委員認為,我國民間資本雖然積累了大量財富,卻面臨自身轉型升級能力不足等困境。他們建議,未來中國發展必須正確認識民間資本的作用,用“制度紅利”增強民資信心。

工人在寧波雅戈爾集團的襯衫生產線上工作。王定昶攝

現狀:民間資本軟肋凸顯

由於許多民營企業創新能力不足,民間資本投資軟肋凸顯,大量資本從實體經濟溢位,不少企業甚至把主業作為融資平臺,從銀行套取資金後投入資本市場博取高額利潤。中國銀行浙江省分行風險管理人員透露,在對民營企業資金流向監控時發現,一些企業貸款後,資金進入集團公司,再從集團公司流向房地產或其他領域。

全國工商聯常委、溫州神力集團董事長鄭勝濤對此現象憂心忡忡。他說:“溫州已經不大有人願意做實業了,金融危機期間停產企業大部分沒有恢復正常生產,產業空心化現象嚴重。”>>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