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課 古代音韻基礎與詩賦音韻應用(三)

2023-01-25 12:06:01 字數 4333 閱讀 4235

在文學史上,《中原音韻》的使用並不廣泛,主要用於曲韻。關於元朝中原一帶入聲是不是已徹底消失,至今也難有定論。《中原音韻》的“正語做詞起例”中說:“入聲派平上去三聲者,以廣其押韻,為做詞而設耳,然呼吸言語之間,猶有入聲之別。”這段話言下之意是,當時的說話音中應該還保留有入聲,但做詞(北曲)時,為使韻部更寬,才取消入聲。

從這些說法來看,元代入聲在北曲中已無是事實,但日常語音中應尚有一些保留。

元代之後的明朝,出現過一部在當時很有影響的韻書——《洪武正韻》。《洪武正韻》的韻部劃分方式與《中原音韻》相似,但保留了入聲,平聲不分陰陽,依舊是按“平上去入”。注音亦用“反切法”,但反切字並不完全依例於平水韻。這些皆與《中原音韻》有明顯不同。

兩書成書時間相隔五十餘年左右,亦皆是以中原地區的語音為主要標準,其中差異何以如此之大?大抵原因是《中原音韻》以實際口音為主,因為曲,主要通行於民間。《洪武正韻》則是力圖在當時的中原民間語音之上,恢復與樹立中原雅音,即圖恢復中原讀書音。

書並且作為一代王朝官方頒佈的韻書,不得不顧及當時的南方讀書音中尚存的入聲問題。《洪武正韻》終明一代,是官方頒佈的唯一韻書,屢次翻刻,其影響甚著。這也說明,在明朝,官方使用的雅音,並不以北京方言為基礎。總而言之,《洪武正韻》對於當時來說,是存古融今的一部韻。

這裡再說個題外話,如果有人問我們:明代詩文到底用什麼韻書? 這個問題,我們可以肯定的回答他:明代的詩文主要依據《平水韻》與《洪武正韻》,而《洪武正韻》與《平水韻》的關係密切,可說是《切韻》音系的末期衍變韻書。官方科考所依聲律,必以《洪武正韻》為準,而民間詩文所用,大抵是兩書兼有。

《洪武正韻》在清代受到冷落。這與政治上的因素有莫大幹系。清代撰《佩文韻府》辭典,關於字的音韻部分,皆以《平水韻》為準。《康熙字典》中,亦不引例《洪武正韻》的反切。除平水韻外,只用《唐韻》《廣韻》等等。終清一朝,凡詩文用韻,又復軌於平水。 古代音系的發展與流變,大概就是這些。這些基礎知識,作為詩賦人,是必須要知道的。

至於我們今天做詩賦,到底用什麼韻書?是中古的平水韻?詞林韻?還是當代的《中華新韻》?

這個問題比較複雜,我們先這樣來分析分析:

當代屬於古韻與新韻並行時期。所謂古韻,是指中古音系統,即《切韻》一系之韻書。目前古韻使用較多的韻書是《平水韻》與《詞林正韻》。新韻主要指從近古音系發展變革而來《中華新韻》與《詩韻新編》。《切韻》一系的韻書其讀音並不完全代表當時任何地方的區域口音,它是一種在較正式的場所使用,並主要流通於讀書人之間的雅言正音,是綜合南北口音之後的一種讀書音,並有重南輕北的傾向。

而新韻一系的韻書,其讀音有明顯的地域代表性,即代表北方地區的實際口音,甚至可將區域範圍尋定於以北京為軸心的北方地區。新韻一系的韻書有較明顯的重北輕南的傾向。也就是說,新韻系是由地方口音發展而來,並藉助強大的政治力量而得以推廣至全國。在普及與應用上,自然接受的因素要弱於政治因素。《中華新韻》及《詩韻新編》與當今普通話的讀音相通。

從歷史的發展軌跡來看,《切韻》系的讀音至清代早期之前,皆不能與當時的首都口音盡相吻合,但卻作為雅言在讀書人中流通。按照常理,雅言最易受當時首都方言的影響甚至是同化,但《切韻》系的讀音是個卓然的意外,這頗有點讀書人傲凌於政治之上的意味。這亦與中國的歷史發展亦有干係。

凡中國受到外來的襲擾時,多是由北而至中原與江南方向,多數時候,中原與江南諸省是漢民族最後的抗擊堡壘,而北方則常常淪為其他民族的統治地區。兩千年中,此事常有。當北方被其他民族統治時,其語音極易受到統治民族語音的影響,這在漢族讀書人心中,容易產生漢語讀音北方不為正統的想法。在這樣的情況下,認為《切韻》一系的讀音才是漢語正音的想法,亦在情理之中。

而《切韻》一系的讀音,是由中原音與南方音系為主。朱元璋滅元建明後,頒令發行《洪武正韻》之目的,亦是力圖恢復漢民族的純正讀音,雖然並不成功,但其苦心孤詣在此。

新韻一系的韻書與元代用於北曲的《中原音韻》,在特點上相一致。這說明在元代時,中原地區的口音已受北方音的嚴重影響,此時中原之音,已非隋唐宋中原之音。迨至大明王朝,朱元璋極力主張恢復漢語的雅言正音,圖以汴洛中原古音為正音。而實際上,編纂者在具體編寫中,關於聲調與聲母系統,多是承襲《切韻》一脈,只是在分韻上接近當時的北方音系。

而《切韻》系本是裁衡了中原與江南甚至是西北音的一種綜合音。於是《洪武正韻》做為明朝的官訂韻書,其實際發音與北京音大不相同,並與當時的首都南京音以及當時的中原音亦不盡同。明王都北遷之後,依舊以《洪武正韻》為官話正音,亦非首都北京話。

至到清代前期,大抵如此。待大清鼎及天下之後,《洪武正韻》為政治原因被廢止。取而代之的《佩文韻府》是以元代的《韻府群玉》和明代的《五車韻瑞》為藍本。而此兩書,又是依據宋代《禮部韻略》而成,此書後世通稱為《平水韻》。實際上終清一代,詩文用韻,又復軌於平水韻。清中期之後,官話正音逐漸變為首都北京話,但做詩文時,依舊以《平水韻》,即《切韻》系的中古音系為標準。

中古音系強大的生命力可見一斑。實際上即便在元代,除北曲用韻是用《中原音韻》之外,詩文用韻多是依據《切韻》系。元代科舉斷斷續續且不考詩賦,故朝廷對韻書亦無特別要求。而明代進士亦不考賦,所考以經義為最重,形式為八股文,此亦是屬於非韻文的範疇。民間作韻文或詩詞,亦多用中古音系。大抵唐宋以降,官話與詩文用韻的雅言已有漸分之勢。

到清代中後期乃至近代,官話(北京音)與詩文韻語的差別已非常明顯,此與朝廷科舉不重視韻文亦頗有關係。此時的讀書人與士子,通常掌握著三套語音系統,即官話(多用於官場與應酬)、方音(同鄉之間日常交流)、讀書音(亦稱雅言,作詩詞或韻文時用)。迨後新文化運動興起至現代,古代思想與哲學乃至音韻小學等等,曾幾臨萬劫不復之地。讀書音的代表,中古音系遂知之者絕少。

在此情形下,官話(普通話)替代中古音系而成為讀書音即成大趨勢。當今詩賦漸有,屬於再次復興時期。效法古人使用中古音系的這種戀古情結,實在是無可厚非。何況哪怕是僅僅在字面上掌握了中古音系,亦對欣賞與學習古人的作品有莫大幫助。詩賦復興之初,最需要的是,學習與傳承。這是當今詩賦界的主流思想,也是當今中古音系依舊倡行的原因之一。

無可否認,中古音系的具體讀音,今人難以展現其原貌,但大部分喜好古代文學的人,其骨子裡那種,仰古尊故的情結,似乎是與生俱來的。特別是在這古典文學斷代之後的復興初期,此種情結愈發濃烈。而這對詩賦傳承上來說,也無疑是利大於弊的。

另中古音系於今在詩賦界盛行的原因,與當今的普通話,缺乏南北綜合性,而導至南人學習掌握困難,亦有一些關係。若非經過專業培訓,南方語系中的普通人,極難掌握較標準的普通話。以北京音為基礎的普通話,自推廣近百年間,至今仍有不少南方人對說普通話感到彆扭。而當今的詩賦創作者,南人不在少數。

若從音韻在詩賦中的具體應用上來看,中古音系在操作上更具微觀性。“平上去入”四聲應用於詩賦,在講究駢對聲律時,具有較大的實用空間。在“對”這個環節上,仄聲字相對時,講究聲調相異,於中古音系而言,則有“上去入”三個聲調的空間。而今韻無入聲字,仄字中聲調僅餘“上去”兩聲。若除開需駢字的聲調,實際可使用的僅僅便剩一個聲調。

如“需駢字”為上聲字,那“相駢字”在仄字中僅餘去聲字可選擇。而此時中古聲韻中,則有“去入”兩個聲調的字可以選擇。對於作賦而言,仄聲字相駢,求聲調相異的情況,時常可遇,故四聲的完整性顯得尤其重要。這不是僅僅掌握了“平仄”兩個聲調大類即可應用的事。

雖然自古到今,漢字並沒有多少增加與減少,也就是說,沒有因為入聲的消失而導致漢字減少。但那種少一個聲調即缺乏一個對比調值的影響,卻是實實在在的。具體表現在吟誦時的抑揚頓挫感降低了很多。

我們作賦用仄韻時,此刻四聲的精微呼叫,唯中古音系可辦。因為賦是特別講究朗誦的文體。此點與近體詩僅用平聲韻,通常掌握了平仄聲調大類即可基本應用有些不同。對於今天的人們來說,雖然這僅僅是字面上的應用範疇,但“知其有”亦是應該的。且對於傳統賦學的音韻精義學習,亦有莫大幫助。

就現實來看,在當今這個階段,用古韻還是新韻,皆各有利弊。新韻便於掌握,有拼音基礎的人,掌握起來非常便利。讀音上與普通話相通,但對一些南方人來說,要讀標準亦非易事。中古韻需要專門學習才能熟練使用,初期使用較困難。但對於體會與學習古人的作品而言,較新韻不可同日而語。但中古韻因歷史原因,以至無標準讀音可參鑑。

就當代人讀音習慣而言,無論是中古韻還是新韻,都有分韻不合理而至讀音不協的地方。比如中華新韻中的“庚、東”韻合在一個韻裡,讀音的實際差異也很大。比如“庚、晶、功”三字在一個韻,以當今的普通話來讀,也是不和諧的。所以當今的語言環境下,無論用什麼韻書,我們都要爭取選用一些與當今讀音衝突小一些的字來押韻,用中華新韻者,特別要注意“庚”韻目下的選用。

就我個人而言,是傾向於使用中古韻的,但我不排斥新韻。具體使用何種,可根據個人喜好決定。但為了方便別人欣賞作品,可在作品註釋部分對所用韻書加以說明。並要忌諱新韻古韻在同一篇作品中混用。從學習與打基礎的角度看,即便是使用新韻者,還是應對中古音系要有必須的瞭解。

習賦之前,宜先學中古音韻。具體來說,做詩用《平水韻》,做賦除《平水韻》外,還可用《詞林正韻》——因為在唐人賦中,用仄聲韻時,合用的例子已非常多,具體合用的準繩,與唐人填詞用韻一致。

今天的課程就到這裡,我們今天討論的內容較多,資訊量大,同學們可能一時之間不容易領會,這需要課後多看資料,多聽錄音。

我們下節課將討論“聲韻八病理論在詩賦中的具體應用”——這些都是基礎課目,打好基礎,才是學習賦文乃至詩詞的正道。  

第一課 古代音韻基礎與詩賦音韻應用(三)

在文學史上,中原音韻 的使用並不廣泛,主要用於曲韻。關於元朝中原一帶入聲是不是已徹底消失,至今也難有定論。中原音韻 的 正語做詞起例 中說 入聲派平上去三聲者,以廣其押韻,為做詞而設耳,然呼吸言語之間,猶有入聲之別。這段話言下之意是,當時的說話音中應該還保留有入聲,但做詞 北曲 時,為使韻部更寬,才...

第一課 古代音韻基礎與詩賦音韻應用(一)

音韻學在古代是與文字 訓詁合稱為 小學 的一個專門學科,這是非常繁複的一個學科。如要專門研究,恐怕是要皓首窮經的。這裡說的 小學 是指中國古代專門研究漢字的學問,與現在所說的 小學 初中 不是一個概念。音韻學,又叫聲韻學。主要是研究漢字的 聲 韻 調 三大組成要素的學科。而我們在文學作品的創作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