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昆特刊《被掩埋的童年》

2023-01-25 11:51:06 字數 1818 閱讀 2111

被掩埋的童年 |哭泣的冰川 |折翼雨林 |中國航展“自己玩” |火災啟示錄 |365藍天日記 |鐵路印記 |雨殤 |

[進入站]

文字閱讀

走近2012:被掩埋的童年

黑龍貴、馬拉地地處鄂爾多斯和烏海市交界處,一條几十公里的山溝,有幾百孔白灰窯密密匝匝地蜿蜒而上,像潰爛的傷疤一般刺目扎眼。

林立的煙囪佔據了原來的草原,濃煙滾滾,氣味刺鼻,城市和山脈都被遮蔽,在幾公里外,看不清城市和山脈的輪廓。如果近千家重汙染企業一起冒煙,方圓幾十公里之內,中午就像是剛落日的黃昏。

內蒙古西部這一片規模巨大的工業園區是從上世紀90年代末期開工建設的,在三地交界處的烏海市周邊99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雨後春筍般地建起了5處高載能工業園區,累計引進各類工業企業近千家。相鄰的烏海市、鄂爾多斯市和阿拉善盟立足於當地豐富的煤炭、電力和礦產資源優勢,紛紛制定優惠政策招商引資。

這些園區,無一例外都是以高耗能、高汙染的企業為主要的引進物件。公烏素鎮開發區、烏達工業園區、烏斯太工業園區、阿拉善左旗工業園區、棋盤井工業園區都擠在內蒙古西南部與寧夏回族自治區交界不大的空間裡。

黑龍貴、馬拉地,是其中著名的煤礦、焦炭、白灰生產基地,主要生產白灰,為電石廠、鍊鋼廠提供原料。石灰燒製工藝簡單,僅僅需要一口窯,再用煤炭將運來的石灰石燒製即可。隨著近年來高速公路等基礎設施建設力度的加大,石灰的需求量大增,**也一路**。

窯越開越多,對人力的需求也就一直不減。一萬多民工來這兒打工,他們拖家帶口,大多來自甘肅、寧夏、四川、內蒙等地的一些貧困地區。

他們在這裡開山採石、燒窯、敲白灰塊,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工作條件十分惡劣,濃濃黃煙和刺鼻的氣味讓人頭暈流淚,即使蓋上頭巾戴上口罩還是嗆得受不了。

煙塵中的二氧化硫每天都在威脅著民工們的呼吸道。人體吸入低濃度二氧化硫,會引起胸悶和鼻、咽、喉部的燒灼樣痛,以及咳嗽等不適。吸入高濃度二氧化硫可引起肺水腫,甚至立即死亡。

像開山採石灰石的民工危險性就很大,每年都死傷幾十人。燒窯工也很危險,經常中毒休克。技術含量最低的工種是敲石灰塊,這活雖然髒點,但相對安全。即便如此,也幹不了幾年。民工們患上咳嗽、咽炎的概率非常高,一旦病重就只能回老家了。

其實為了應付突擊檢查,不少窯已經添置了脫硫的除塵裝置。但為了控制成本,這些裝置大多成了聾子的耳朵,並不啟用。粉塵汙染依然非常嚴重。因此窯廠的老闆們都很少到這裡來,每天靠工頭監督幹活。

《視界》坎昆會議特刊 “走近2012” 系列:

no.1 受傷的地球:折翼雨林

no.2 受傷的地球:哭泣的冰川

no.3 中國!中國!:被掩埋的童年

編者按20%的世界人口消耗了80%的地球資源。

每天有5000人死於飲用水汙染,10億人喝不到安全的飲用水。

接近10億人面臨饑荒。

每年有1300萬公頃的森林消失。

四分之一的哺乳動物、八分之一的鳥類和三分之一的兩棲動物面臨滅絕。

四分之三的漁場已枯竭、廢棄或面臨減產的危險。

物種死亡的速度超過其自然繁殖的1000倍。

到2050年會有2億人淪為難民。

人類,這個地球上最頂級的食肉動物群、所有食物鏈的終端,用其二十萬年的歷史,暴殄地球四十億年累積的遺產。昔日加諸自然的種種,正以各種方式迴歸人類自身。

對生態危機的關注,迫使人類重新審視自身與自然之間的關係,繼而修正人類自身的生態發展觀。你我作為個體的存在,都拿不出一個關於生態危機的解決之道,但這唯一的解決之道恰恰存在於68億人群之中。

我們唯一能仰賴的,只有人類自身的覺醒、即刻的行動和不懈的努力。

別忘了,自然的最殘忍之處,恰恰是它以最有意義的方式創造生命,又以最無意義的方式消亡生命。世界末日並不是什麼瑪雅預言,而是我們一手書寫的結局。

地球或許是人類失敗的試驗場,但願上天還會給我們第二次機會,還容我們在自然的靈光下漫步,做一會兒流浪的聖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