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銅鼎價值飆升,國內青銅鼎保藏商場也日漸成形

2023-01-25 11:00:58 字數 1968 閱讀 8880

青銅鼎價值飆升,國內青銅鼎保藏商 場也日漸成形

青銅鼎鑑定畢竟是一種眼學,是對比、淘汰、排列,當經驗夠用的時候,買進真東西的把握就會大一些。而當收藏的經驗不夠,遇到一件無法用你的經驗和知識去解讀的青銅鼎,你又認為機會不等人,一旦錯過就沒有了,那麼你就不能不進行一次博弈了,這種博弈的結果往往就是打眼。很多人就是這樣,可以不懂,但不能不買,買回去再翻書、找人看,發現買錯了就扔床底下了。

青銅鼎在商代早期多為圓腹尖足,也有方鼎。到了中期泛起了扁足鼎等等。商代晚期尖足鼎逐漸鐫汰,圓腹柱足鼎居多,鬲鼎逐漸多了起來。《爾雅》紀錄“鼎之款足者,謂之鬲”。鬲鼎也稱為分襠鼎,是鬲和鼎的混淆體,鼎從商代鑄有各式樣的神祕紋飾,多為獸面紋,如饕餮紋、蟬紋、象紋等等,紋飾轉變巧妙。容器內部鑄有族徽或祖先的名字。青銅器的數目可以體現身世份職位的崎嶇,青銅器形制的鉅細也可以顯示出權力的品級。青銅器中,主要的器類就是鼎。遠古的青銅器可以分為食器、酒器、水器、樂器四大類。食器中包羅鼎、鬲等等。其中鼎是主要的禮器。

青銅器歷來是藝術品收藏品類中的重器,它是王權統治的象徵,是記載王潮興衰歷史和人物事件的標碑。它的用途一般是祭天地的禮器,及貴 族家庭使用的生活用具。青銅器包含著豐富的藝術性和高超的冶煉工藝,是歷朝歷代上 流社會和有身份的人鍾愛的藏品。

2005年,保利上拍的西周青銅波曲紋雙耳蓋壺,終遭遇了流拍的命運;然而就在當年,一把西周青銅周宜壺卻在上海拍出了2640萬元的**;2010年紐約蘇富比秋拍,一件中國商代青銅酒器終以810.4萬美元,溢價率僅在百分300左右。216.5萬美元的西周早期“母辛尊”,高25.5釐米,器內底鑄七字銘文:“亞其矣作母辛尊”,潘祖蔭舊藏,著錄清晰。“母辛尊”應是一套青銅酒器中之一,日本東京出光美術館和美國華盛頓弗利爾美術館收藏的兩件直筒提樑“母辛卣”紋飾風格一致、銘文相同,均為清末端方舊藏。保利推出一件戰國青銅錯金嵌綠松石貘尊,終以1200萬美元的天價。2010年,紐約佳士得推出的“思源堂中國古代青銅器珍藏”專場拍賣,總價達到了2075.1萬美元。其中,珍藏家盧芹齋舊藏,菲利普斯遞藏的商代晚期青銅獸面紋斝,以400萬起拍,價954.5萬;西周晚期妊小簋,同為盧芹齋舊藏,賽克勒遞藏,200萬起拍,506萬;西周厲王噩侯馭方鼎,陳介祺舊藏、敬修堂遞藏,280萬起拍,終以839.5萬……多件拍品價錢遠超外洋的青銅器拍賣價錢。

青銅鼎實質上是權力與財富的再分配所帶來的轉移,"九鼎"作為的象徵,誰佔有了"九鼎",誰就握有全國的權力。同時,各級在使用禮器的種類、數量上都有嚴格的規定,種類和數量的多寡直接代表了等級的高低。所謂"鐘鳴鼎食",即是表示了家族人丁興旺、僕役眾多的龐大場面,成為顯示自己身份之的標誌。正如學者張光直先生所言:"青銅便是權力"。

從衛盉上的銘文來看,裘衛的確掌有大量的皮貨,銘文中也出現“裘衛”名字。這時,衛已在王室擔任司裘之職,然後以官代氏。但是在與矩伯的兩次交易的時候文中都出現了大量的皮貨,而且,他能夠和其他貴 族用皮毛、車馬等進行交易,因而裘衛是西周王朝中一名主管皮裘生產和貯藏的官吏,絕不只是司裘那樣的一個小官,可以說是當時新興的貴 族。在銘文中,矩伯是與裘衛交易多的人。矩伯的“伯”,可以看出他也是貴 族,但他用土地向裘衛換取朝覲天子所需的瑾璋等禮器。矩伯他擁有土地了,是個貴 族,卻不能去朝覲天子。從中可看出,矩伯是舊式貴 族,世襲保有一定的特權,但是也許種種原因,使其身份被降到庶人平民的地位,但他仍保留著“伯”的稱號,也仍然擁有土地。相比於裘衛,矩伯的社會身份和經濟地位已遠遠低於裘衛。如果說沒落的貴 族不足以凸顯裘衛的身份,那麼與裘衛交易的一邦之君主——邦君厲可就不得不肯定裘衛的身份和地位。邦是當時一個地域範圍的名稱,而邦君厲很顯然是這個地方名叫厲的一邦之君。

喜歡青銅鼎——收藏之道就是如此簡單。但是,簡單的事情往往也包含著複雜的情感,收藏更是如此,帶著什麼樣的心態和情感進入收藏,就會產生不同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