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兔的速度,龜的耐心

2023-01-25 10:45:59 字數 2027 閱讀 4866

在過去的一年裡,中國企業家遭到了集體形象崩潰。富豪們的“高犯罪率”讓其的發家史遭到頗多非議。很多人都忘記了中國企業家身上的美德——耐心和速度的完美結合。而這個難能可貴的品質也是中國經濟發展的原因之一。(欒樹)

新聞原文:

中國:兔的速度,龜的耐心

華盛頓時報(譯言翻譯)

2009年5

月我在準備一本關於全球企業家精神的新書,未來的一年半我將以大約每月一個國家的進度訪問世界各地。計劃聚焦幾個差異強烈的熱點地區的企業家們,並在一年後回訪,觀察這段時間內企業家及地方經濟的進展情況。

不過現在還處於開始階段,我仍在持續的首次到訪一些地方,這確實是個挑戰。我不停的將自己暴露在一個新的文化當中,並儘可能的切身吸收當地的文化,和數百名企業家會面,並努力搜尋能告訴讀者的或寫進書裡的故事。兩三個星期一眨眼就過去了,每當離開的時候心中的問題往往比答案更多。我會變得更加瘋狂:這也通常標誌著我完成了工作,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在兩個星期內蓋棺定論,對中國來說尤其不可能。

過去五年左右,中國正經歷著企業家、資金以及經濟機會的快速膨脹。和世界大部分地區不同的是,這種膨脹似乎還沒有結束的跡象。

2002

年,美國投資者注入中國的資金為

4.37

億美元,

2007

年上升為

28億。去年更是激增至

42億美元。所有資料均來自

dow jones/venturesource

,本週他們將釋出其第一季的中國資料。想象

1999

年的矽谷乘以巨大幅員和人口基數,那就是我在未來兩週將投入的一個世界。

一方面,非常令人激動。在美國,我們聽說了太多事情,關於中國讓人驚訝的經濟引擎。我們懷著複雜的心情——恐懼、貪婪和敬畏——看待這些。從我們這裡看來這些情況確實令人驚歎。不過要從數百位、甚至數千位中國企業家中篩選出合適人選,也有點像是在試圖幫

howard hughes

(1905-1976

美國飛行家,實業家,導演及製片人等,譯者注)拍賣財產。那裡邊有價值連城的老電影膠片,明星贈送的紀念品以及古董飛行裝置等,但同時也有一些空牛奶瓶,報紙和指甲剪——這要何從下手呢?

我發現自己處於一種輕微的恐慌境地,這讓我思考很多,在過去的幾個星期中,當我在計劃自己的行程以及做行前採訪時,人們一直提醒我中國有兩種特性:耐心和速度。兩者似乎彼此矛盾,或許部分原因在於中國傳統與現代的碰撞。

必須要認識到耐心並不等於緩慢。耐心是心態問題,和行動快慢無關。中國人民一直知道並非常確信,自己的國家是世界上一個主要強國。他們只是需要將其展開,恢復它從前的模樣。即使網路企業家也持這種觀點,正如阿里巴巴的馬雲在兩千年的福布斯訪談中所說:“你必須像兔子一樣敏捷,但要如烏龜一樣有耐心。”馬雲有趣的挑選出了每種動物各自的優秀品質:要有兔子的速度,但不要兔子的急躁和自大;要有烏龜的耐心但又不能太慢。(你可能會爭論說,那些負面的品質正是美國肥胖、龐大、愉快的跨國公司的特質,不過中國人和矽谷的創業家們正努力克服這些。)馬雲也說過,員工和顧客至上,股東次之。為什麼呢?股東沒有長遠的眼界,而馬雲拒絕以季度為單位為公司制定規劃。對馬雲來說,十年是一個很短的時間。而對美國投資者來說——甚至對風險投資公司來說——十年都是個長期的投資年限。

令許多美國投資者不解的是在一個變化如此快的世界裡,耐心如何生存。昨晚,我和幾位僑民(

ex-patriot

疑為expatriate

筆誤,譯者注)企業家一起吃晚餐,他們說,如今要離開上海是件不容易的事,這城市的速度已經開始讓人上癮。每隔幾周就有一幢新的建築拔地而起。餐館飛快的開了又關。一位僑民說,他出門前總要打**給餐館,不是為了定位子,只是確定那家餐館還照常營業。另一位取笑自己過去的觀點,他曾經認為曼哈頓的節奏更快,結果他回去一看,完全一樣。

我在中國的探索還不滿一日,不過我非常感興趣,這裡的創業家們是如何在他們身上表現出這兩種性格的。我已經聽到一些不願接觸美國資金的聲音,因為美國的投資者總是要求可預期的甚至違反自然的增長神話。我猜測,成功的投資者,應該會是那些服從中國行事方式的人,而不是相反去違背中國的方式。的確,投資中的短期特質正是導致我們的資本市場崩潰的一大原因,而在過去的幾十年裡,華爾街的資金和捐贈已經成為風險投資公司的主要支援,這樣的短期思考病毒已經蔓延至——過去我們認為——愛冒險同時也有耐心的資產階級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