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逆行者”尹學穎 讓荷花盛開在鄉村的“烏托邦”

2023-01-25 10:41:24 字數 4571 閱讀 8450

2021年夏季的尾聲,重慶市北碚區靜觀鎮雙塘村的某片荷田裡,開出了幾朵不同尋常的花。其中一種花型周正,花瓣黃白漸變鑲著紅邊,不同於常見的純色荷花;另一種淡黃的荷花有著花型小、花期長、花瓣不易脫落的特點,順應鮮切花的發展趨勢,作為插花品種受到市場歡迎。這是荷田的主人尹學穎花兩年多時間研發的新型荷花品種,具有較高的觀賞價值。

11月,尹學穎正忙著為來年的生產銷售和新品種擴種做準備,按照計劃,他打算等秋冬季節的準備充足之後,去給這些尚未起名的“新孩子”申請植物新品種專利。

尹學穎的“新孩子”

“找眼鏡老闆?轉個彎兒往前走!”

黝黑的**、塑膠長筒靴、沾著泥點的粗製工作服,提著一把長柄鋤頭走在泥濘的田坎上,尹學穎招呼著說“紅薯熟了!”看上去和別的農民沒什麼兩樣。唯一和其他人不同的是鼻樑上的四方黑框眼鏡,村裡人稱呼他為“眼鏡老闆”。“這讓我聽上去像一位知識分子。”尹學穎笑言。

實際上,尹學穎的確是一位下鄉務農創業的知識分子,他是重慶大學的工科學霸,還是不折不扣的“荷痴”。這是尹學穎從城市“逆行”來到鄉村的第四年,也是他和荷花打交道的第六年。2018年,他在靜觀租賃了數畝水田來養殖荷花,開啟了自己的創業道路。四年來,尹學穎滿懷熱忱紮根靜觀的鄉土,每天同土壤、植物、昆蟲打交道,這是他以往不曾想象過,現今卻又是他最熱愛的生活。

荷花謝了,尹學穎在田裡收種子

一波三折,創業養荷

尹學穎與荷花的緣分可以追溯到他的童年時代,“七八歲第一次見到池塘的淤泥裡生出大片的荷花,我被震撼了。” 他笑笑說,“小孩子嘛,總感到新奇。”回溯幾十年前的場景,尹學穎依舊記憶如新。從那時,“擁有一片屬於自己的荷花田”的夢想在他心裡埋下了種子。

高中畢業後,得知兒子考上了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尹學穎的父母極力反對,“地還沒種夠嗎?”尹學穎出生在農村,幹著農活長大。祖輩父輩代代務農,父母一直都抱著“農村人一定要走出農村”的念頭,對農業有些許偏見。在家人的壓力下,尹學穎決定復讀,並於第二年考上了重慶大學土木工程專業。

此後的數年間,尹學穎與農業都沒什麼交集。畢業後他在建築行業待了十年,而後在設計院做一名建築設計師,擁有不錯的薪資。“但是我很痛苦,即使設計工作看上去很體面,收入也不低。”尹學穎坦言。

尹學穎的“碗蓮烏托邦”

那時的他心裡依然對農業、對種荷有著朦朧又誠摯的嚮往,他想回到農村、回到鄉間。一次偶然的機會,尹學穎與荷花再次不期而遇——妻子出國,為照顧孩子,他辭掉工作,成為一名全職奶爸。那顆兒時埋下的關於田園夢的種子,在幾十年後開始生根發芽。也是在那段時間裡,尹學穎家的小露臺開滿了荷花。很快,荷花又填滿了小區泳池旁的空地。再擇業時,恰逢國家鼓勵知識青年入鄉創業,支援鄉村振興,為農村帶去年輕的力量。尹學穎不顧家人反對,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入鄉養殖荷花、務農創業,他說:“我最想做的還是農民。人活一輩子就這麼一回,既然選擇了這條道路,我就不會後悔。”

一個人的荷田,十萬分的艱苦

2018年,尹學穎在靜觀鎮相中了一片水田,開始採用“線下農業種植+線上電商”的模式著手創業。懷著“我想為這片領域做些什麼”的念頭,他給自己的荷田和**店取名“碗蓮烏托邦”,寓意這片土地承載著他的理想,他要做不一樣的養荷人。

第一年,這個“門外漢”被現實蹂躪得吃盡了苦頭。他以偏高的**向周圍村民租了數畝田地,並支付了清理費。租地、租房、購買種子和杯苗、購買器械裝置……到處都需要錢,僅是養荷需要的盆就需要數萬。尹學穎頂著巨大的壓力向親友籌集資金,為荷田投入了十幾萬元,開始一場“夢想的豪賭”。

“一開始經營狀況很不樂觀,壓力很大。”尹學穎如是說。周圍的村民不看好他,偶爾在他背後搖頭:“勒個肯定不得行,勒個浪費錢。”雖然感到難過,但尹學穎沒有因此洩氣。

經費緊張,為省下人工費,尹學穎咬牙自己攬下了所有工作。從清理水田,到挖泥、裝盆、種苗,再到後來的剪裁、採種、收藕,他每天天不亮就起來工作,連鄰居家看門的狗都會被驚醒。一段時間下來,尹學穎的手臂肌肉腫得厲害,又紅又紫,他笑著說:“我第一次知道人的肌肉能腫成這樣。”

尹學穎正走在去荷田的路上

尹學穎依靠在電商平臺銷售荷花產品的收入,維繫著荷花田的運轉。最初,他一個人撐起了店長、客服、發貨員等所有職責。白天在田裡忙活,晚上列印訂單。每年春季三四月份是銷售高峰期,挖藕、整理庫存,採集產品、打包郵寄,一個人即使有三頭六臂也會感到力不從心。“春夏季節就會長時間睡眠不足,辛苦得很。忙到凌晨三四點鐘,睡上兩個小時再爬起來。”

工作如此艱難,得到的回報卻十分微薄。開始的兩年裡,剛剛起步的**經濟效益堪憂,勉強維持尹學穎的生活開支。

除了資金問題,氣候也讓這位初出茅廬的“新農民”難上加難。重慶夏季氣溫直逼40度,冬季潮溼陰冷。為了省錢,尹學穎租的房子直到第三年才安裝空調。高溫下熱浪翻滾,簡直要把人融化,田裡晒、屋裡悶,尹學穎說一天汗溼十件衣服也“正常得很”。冬天田水冰冷,尹學穎依然要下水,有時候雙腳凍得發麻,手也被水浸泡透了。他很擔心自己的膝蓋,隔著水靴拍了拍腿說:“在水裡泡的時間長了,種荷花的人很多腿都有毛病。”

尹學穎的妻子覺得這是一個任性的選擇,幾次勸說他改行。但是尹學穎卻說:“我認為這是個成熟的選擇。他們不懂,做農業時的我才是真正的我。”資金緊、農活重、氣候差、受質疑,從城市到農村的“逆行”很難走,當被問到會不會很累的問題時,他堅決地搖搖頭說:“做喜歡的事不會感到累,是有滿足感的。有付出就會有回報,只是回報可能來得稍晚。”

育新種,改技術

既然要為這個行業做點事兒,尹學穎就不可能安於現狀,他在自己的“烏托邦”內成功研發、培育出新型觀賞性荷花,並改進了冷庫的儲存技術。

育新種的過程並不簡單,全程靠尹學穎自己摸索。沒有書本提供理論知識,沒有業界的人士提供經驗,他就親自實踐,選擇不同的親本授粉、雜交,不斷試錯。育種的週期極其漫長,第一年初選適合的親本雜交栽種,第二年復狀、觀察,第三年擴粉擴種。他談道,培育新種的難點在於結果的不可控,其過程務必要細緻,儘量不出錯,“出錯了就要再等一年。”今年,尹學穎的荷田裡盛開著約二十種自己培育的新型荷花品種,其中四種將要申請植物新品種專利。

夏季的荷田

來靜觀的第三年,為了延長種子和蓮藕的儲存期,尹學穎投資五萬元建設了一間冷庫,由於缺少經驗,首次儲存的貨物一個月內腐爛率高達70%,幾乎前功盡棄,這給他帶來巨大的打擊。為此尹學穎專門拜訪養荷業的前輩請教冷庫儲存問題,卻得到了“沒用”的答案,前輩勸他放棄,街坊鄰居也看他笑話。

“肯定有解決辦法的。”尹學穎想。他不怕被否定,也不害怕失敗,用他的話來說,“我就是被一路否定過來的”。於是,從去年的夏天到今年春天,八個多月以來他潛心改進冷庫技術,用各種方法進行嘗試,不斷調節溫度和溼度,觀察不同批次貨物的腐爛狀況。如今,冷庫能保證存放五個月依然有50%的存活率,實現行業內突破性成果,而這一切都是他獨自完成的。提到這,他靦腆又自豪地說:“我算得上是第一名。”

立足當下,未來可期

很多人不理解尹學穎的選擇,“一個大學畢業的知識青年,為什麼會放棄體面的高薪工作,回農村種地呢?”回想起多年前在設計院工作的日子,尹學穎淡淡一笑:“關於工作體面與否,我更喜歡、適合做農業而不是其他,鞋子合不合腳只有自己知道,所以有時候要堅持自己的想法,為自己爭取一下,不要太在乎別人的眼光,不能活在別人的眼光裡。”

如今尹學穎的荷田裡生長著一百餘種的荷花,每到夏季都開得分外熱鬧,吸引很多人打卡拍照。他的**生意也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商品銷售到全國各地,尤其是廣州、福建和江浙一帶,高品質產品受到廣大顧客的好評,這是尹學穎最高興的事。

尹學穎在他的荷花王國裡,尋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歸宿。他說,這是他最熱愛的事業,外人看來是日復一日的疲憊和操勞,但他甘之如飴,樂在其中,始終做保持初心和熱情的“愛荷人”。他打心裡敬仰著同樣在農業領域奮鬥一生的袁隆平院士,袁老曾說:“青年農民是國家的希望。”於是,這位“80後”的新式農民“覺得自己還年輕,還能奮鬥呢”。

尹學穎常感嘆,自己生活在了一個好時代,國家支援鄉村振興,號召青年當自立自強,鼓勵更多的知識青年返鄉回鄉創業,紮根農村的廣闊天地,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作為眾多入鄉創業的知識分子當中的一員,尹學穎從不認為自己所做的是徒勞的,“只要沉得住氣,就能有所收穫。”他的荷田也帶動了周邊村民增收致富,電商模式的運用讓這片土地的種植業散發出鮮活的生命力。村民口中的“不得行”變成了“好得很”。

尹學穎坐在屋裡望著荷田

冬天是一年中難得較為清閒的時間段,尹學穎不用忙著收割,便坐在暖黃的燈光下烤種子。他看著屋外沉睡著的“碗蓮烏托邦”,期待來年春夏,荷田裡的蛙聲再次響起,新的杯苗抽枝長葉。他說:“我從不後悔,我相信在自己的努力和外界的支援下,未來一定能變得更好。”

(作者 朱芮逸 鄭皓佳)

總策劃:劉丹凌

指導老師:劉丹凌、楊紹婷

聯合出品:上游新聞 西南大學黨委宣傳部 黨委網路工作部 “快點”網路文化工作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