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我們只要精神專注,就能夠充分利用萬物

2023-01-25 10:41:19 字數 801 閱讀 8222

【原文】水火相憎,鼎鬲在其間,五味以和;骨肉相愛也,讒之間之,父子相危也。犬豕不擇器而食,愈肥其體,故近死。鳳凰翔於千仞,莫之能致。椎固百內,而不能自椽;目見百步之外,而不能見其眥。因高為山,及安而不危;因下為淵,即深而魚鱉歸焉。溝池潦即溢,旱即枯。河海之源,淵深而不竭。鱉無耳而目不可以蔽,精於明也;瞽無目而耳不可以蔽,精於聰也。混混之水濁,可以濯吾足乎?冷冷之水清,可以濯吾纓乎?素帛之為縞也,或為冠,或為襪。冠則戴枝之,襪則足蹍之。<?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譯文】水火互不相容,將鼎鍋隔在中間,五味就可以調和;骨肉之情本來是相愛的,但讒言間雜其間,父子也會互相危害。狗豬不選擇器皿而飲食,吃得越來越肥胖,就離死不遠了。鳳凰飛翔於千仞之高空,誰都不能抓到它。椎能楔入百樣物體內,然而不能自己幫助自己;眼睛能看到百步之外,然而卻看不見眼角。因為高所以成為山,再高也安穩而不危險;因為下所以成為淵,就因為深才有魚鱉歸來。溝渠被淹沒水就會滿溢,萬物遭遇乾旱就會乾枯。大河大海的源頭,是深淵而不會枯竭。鱉沒有耳朵但它的眼睛不可以遮蔽,這是因為精神專注於目明;盲人雖然看不見但他的耳朵不可以遮蔽,這是因為精神專注於耳聰。混混沌沌的水很濁,可以洗我的腳嗎?冷冷清清的水很清,可以洗我的帽纓嗎?素帛成為織物,或者可以做帽冠,或者可以做襪子。是帽冠則支在頭上,是襪子則用腳踩踏。

【說明】本節論述萬物各自獨特的效能,萬物雖然各有其獨特的效能,但只有人能夠協調利用,我們只要精神專注,就能夠充分利用萬物。我們如果專注於骨肉之情,那麼就是有萬千讒言間雜其間,也不會影響到骨肉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