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東風 之戀

2022-11-24 23:01:47 字數 1794 閱讀 1718

"東風"之戀

江浙一兵

||江蘇 

朱逢博的一首《那就是我》,一下子把我的思緒帶回到了我夢中思念的故鄉。"我思念故鄉的小河,還有河邊吱吱唱歌的水磨。噢!媽媽,如果有一朵浪花向你,那就是我……"不覺我離開故鄉已有34個年頭了,難忘那鄉音、鄉情,難忘那鄉土、鄉人,故鄉永遠是遊子心中魂牽夢繞的地方。

我的出生地在寶應縣東風公社陳灣大隊陳灣生產隊,如今已改為小官莊鎮祖全村陳灣組。無論行政區劃和地名如何調整改變,我就是那個地地道道的鄉下娃,農村是我的根、我的魂。我的故鄉小官莊鎮1944年始設官莊區,1959年4月改屬蘆村公社,是年6月劃出建官莊人民公社。1966年4月改稱東風人民公社,1981年12月改小官莊鄉,再後來撤鄉建鎮。

在我兒時的印象中,東風公社地名用的時間較長。那時的公社有人民大會堂、東風供銷社、東風浴室、東風織帶廠等,公社開大會放電影都在人民大會堂。記得看第一部功夫片《少林寺》時,人民大會堂每天人山人海、一票難求,那是兒時最美好的回憶。

我清楚地記得,當時公社有個馬書記,個子不高,長得十分墩實忠厚,老百姓戲稱為"馬矮子"。在普通百姓眼中,公社書記那是相當大的官。七八十年代,縣委書記才能夠格坐個"小包車"(北京吉普),公社書記有個小輪船,每次馬書記乘小輪船下鄉,老百姓那個稀奇勁甭提了,如同看西洋景似的。

馬書記儘管是個不小的官,但非常平易近人。下到大隊、生產隊檢查指導工作,從來不拿架子打官腔,如同鄰家大哥大叔。小孩子對馬書記卻是怕的要命,只要一聽說馬書記來了,孩子們立馬會嚎啕大哭地逃散開來,該躲的躲,該藏的藏。其實馬書記既不打小孩也不嚇人。

那時農村河道的水是清澈見底的,河水是可以直接飲用的。水泥船是農村最好的交通工具,河道里隨處可見各式船兒的身影,會撐船行水也是一種勞動技能。記得當時夏秋兩季賣糧時,在自家門口河埠頭將糧食裝袋扛到船上,行船要經過橋東、小閘轉入向陽河。那時覺得向陽河水好深、河面好寬,尤其是逆風行船是非常費力的。

將自家糧食運到公社糧管所,向陽河的河埠頭一長排都是船,一不小心會有被擠傷落水的危險。糧食扛到糧管所,有時因不夠乾躁,賣不出去那是老百姓最傷心的事。那個年代最苦的是農民,一年忙到頭,連肚皮都填不飽,甚至還會欠一屁股的債,那時的日子真的不好過啊!

小官莊是相對於境內大官莊得名。大官莊苗兆峨在京做大官,為方便眷屬敬香曾修路到此,後世便把這裡稱為小官莊。經過改革開放40多年的發展,故鄉小官莊鎮如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成了名聞遐邇的"東方聖誕工藝禮品小鎮"。城鄉公交實現了村村通,老百姓的日子過得一天比一天紅火。不出家門都能找到工作,既可以在村辦工廠上班,又可以管上幾畝農田。"電燈**、樓上樓下"早已成為了現實,在過去想都不敢想。

人是感情動物,無論你多富有,無論你官多大,不論離鄉多麼遙遠多麼久,你永遠是故鄉的孩子。那裡有思念的父老鄉親,那裡有兒時的童年往事,那裡有永遠割不斷的故鄉情思。故鄉是一片飄過的雲,故鄉是一條思念的河,故鄉是一棵門前盼歸的老榆樹。故鄉啊故鄉,永遠是我心中最溫暖最依戀的那方幸福港灣!

完稿於2019年5月2日太湖之州

/作者提供

作者簡介

長|按|二|維|碼|關|注

用詩和遠方,陪你一路成長

不忘初心,砥礪前行

冬歌文苑工作室

顧問:王樹賓  戢覺佑  

李品剛總編:冬   歌

副總編:蔡泗明

執行主編:倪寶元

執行主編:吳秀明

散文 民族團結優美散文

碧月流雲,明月當空。沉睡的夜,已經沒有久遠時戰亂硝煙的迷茫,進入夢鄉的人們,你是否會在夢裡問一下自己,是什麼讓我的生活如此可愛,是什麼讓我的靈魂如此幸福,又是什麼讓我的自豪如此孤寂。夜深人靜,歲月走遠。我只想用我平靜的語言,去懷念民族的無畏 我只想用我寧靜的耳朵,去諦聽那早已模糊的槍戰聲 我只想用我...

郎川河畔 秋風秋雨(散文)散文

秋風秋雨 都說 秋風秋雨愁煞人 我卻獨喜它們。春風太暖,夏風太悶,冬風則太寒,只有秋風不慍不火,恰到好處,找準了風中的 分割線 搖弋生姿,令人沉醉。秋風萬里芙蓉國 是何等華美壯觀的景象啊!芙蓉,自古被人們所愛,人們常說 芙蓉自天來,不向水中去 我總認為這句話是有問題的,不向水中去的,就不是芙蓉了,該...

散文是“老年”

我國是一個源遠流長 包羅繁複的散文國度,發展至今,與詩歌 戲劇相比,散文仍是難以定義的一個文學領域。肖雲儒先生提出過 形散神不散 之說,上世紀80年代已被質疑,理論界也不甚認同。閻綱先生重提 老年文體 針對的是人們喜愛 熟悉的敘事 抒懷類的部分散文,不涉及記史 傳狀 表章 檄文 祭悼 遊記 贈序及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