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3年,抗蒙名將餘玠在接到詔令後,仰

2022-11-24 23:01:39 字數 2171 閱讀 3271

1253年,抗蒙名將餘玠在接到詔令後,仰天長嘆:“我為大宋抗擊蒙古十餘年,可朝廷卻懷疑我有二心,收復四川再也沒希望了!”隨後他就自殺了。南宋朝廷為了掩蓋逼死功臣的醜聞,就給餘玠強加罪名。

餘玠年少時在淮東制置使趙葵麾下任職並得到了趙葵的賞識。1236年,餘玠協助蘄州守將擊退蒙軍,由此嶄露頭角。隨後數年,餘玠在兩淮地區多次率軍擊退蒙軍的進攻,從而得到眾人的認同,並因功升任淮東制置副使。

1243年,宋理宗考慮到由孟珙難以一個人兼顧京湖、川蜀兩大戰區,便任命餘玠出任四川統帥。餘玠臨行前,理宗向他表示緊急之事,可與“制臣共議措置,先行後奏”,餘玠則表示“定當收復川蜀全境,以報陛下知遇之恩。”

自1227年至1243年,四川地區共有過三任宣撫使、九任制置使。其中戰死沙場的丁穓並不知兵,有所作為的孟珙也只是暫管蜀地,至於其他人更是無所成績。因此川蜀戰區的局面在餘玠上任前一直沒有明顯的起色。

餘玠入蜀後,首先安定人心,整肅軍紀,修繕城池器械,而後借鑑諸葛亮治蜀的成功經驗,設定招賢館,廣攬賢士,提拔了王堅、張鈺等一批文武之才擔當重任,使基本癱瘓的蜀地各級官府有效地運轉起來。

同時為了完善四川防禦體系,餘玠採納播州冉氏兄弟的建議,重築釣魚城。釣魚城建成後,餘玠力排眾議,將建築山城的做法推廣至其他州郡,先後建成了十餘座山城。這些山城後來都給蒙軍帶來巨大**,甚至就連蒙古大汗蒙哥都因強攻釣魚城而間接殞命。

另外,餘玠還根據多年來與蒙軍作戰的經驗,總結出一套實用的抗蒙方法。後來朝廷將這套方法推廣至全國,對各地宋軍頗有幫助。1250年,餘玠趁蒙古爭奪汗位之機,主動率軍進攻漢中,以圖關上蜀地的北大門。雖未能成功,但卻極大地振奮了川蜀軍民的士氣。

1252年,蒙軍大舉進攻南下,全川大震。餘玠臨危不亂,在嘉定之戰中大敗蒙軍。然而就在川蜀形勢逐漸好轉之際,南宋朝廷又拿出了名叫“內鬥內行”的“法寶”。

此前,利州都統王夔為人殘暴,居功自傲,人稱“王夜叉”。他經常用酷刑來脅迫富戶給他“孝敬”錢財,“蜀人患苦之”。餘玠到嘉定府抗蒙,奉命前來救援的王夔想給餘玠一個下馬威,卻不料餘玠鎮定自若。餘玠擔心王夔將來會成為禍害,便用計擒殺了王夔。

餘玠順應民心除掉王夔這樣一個惡人,實乃無可非議之事,畢竟餘玠有便宜行事的權利。更何況在重文輕武的宋朝也不乏這樣的先例,而且朝廷都予以支援。然而餘玠因為曾得到前任丞相鄭清之的支援,朝中**或嫉妒餘玠的功勞,或反對鄭清之,便藉助此事攻訐餘玠。

宋蒙戰爭爆發後,宋理宗為了保住權位,起用了主戰的大臣、將帥,並取得了一定成效。不過宋朝因“陳橋兵變”而得天下,所以歷代皇帝都會對統兵將帥懷有深刻的猜疑,宋理宗自然也不能免俗。

參知政事徐清叟多次在理宗面前說:“餘玠不知事君之禮,陛下何不出其不意而召之?”理宗有所動搖。數日後,徐清叟為了讓皇上下決心,便再次鼓譟:“陛下豈以餘玠握大權,召之不至耶?臣度餘玠素失士卒心,必不敢。”

1253年五月,宋理宗終於聽信了徐清叟等人的讒言,向四川發出更牌(宋朝用於更改調動大臣的牌符),召餘玠進京奏事。餘玠接到詔令後,心裡明白皇帝已經對他產生猜忌,而且朝中也沒人能為他說話,於是他在絕望之下便選擇了自殺殉節,也就是開頭那一幕。

餘玠死後,餘晦接任四川統帥。然而餘晦上任後,各種丟城失地,與餘玠的勝多敗少形成了鮮明對比。可宋理宗等人為了掩飾過錯,竟然放任現任統帥餘晦的罪責不去追究,反而興師動眾地給前任統帥餘玠強加罪名。

謝方叔、徐清叟等人顛倒黑白,竭力汙衊餘玠生前在四川擁兵自重,懷有二心。他們甚至還翻出三年前的舊賬,稱餘玠主動進攻漢中是勞民傷財,而且蒙軍在次年抄掠成都,進攻嘉定是由此次主動出師造成的。

對於謝方叔等人的謬論,清乾隆皇帝曾於《御批通鑑輯覽》中指出:把嘉定被蒙軍攻打的責任歸咎於餘玠,不過是當時宋朝昏君奸臣用來掩飾自己過錯的骯髒手段,為人所不齒。乾隆皇帝的這一說法,道出了真相。

宋理宗為了替自己遮掩一二,便下詔宣佈餘玠的罪名,並以此所謂罪名抄沒了餘玠的家產,甚至還逼迫餘玠之子餘如孫以家財犒軍。數月後,宋理宗又追削餘玠資政殿學士之職。

餘玠忠心報國,屢立戰功,可謂南宋後期傑出的統帥。然而朝廷卻如此對待這樣一位功臣,使得浴血奮戰在前線的三軍將士深感寒心,再加上接任餘玠的人都不如餘玠,致使川蜀局勢江河日下,朝廷此舉真可謂是自毀長城……

參考:《宋史》、《續資治通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