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兒時的記憶如何被篡改成了“創傷”

2022-11-24 22:52:24 字數 3597 閱讀 8329

小明講《創傷心理學》

1信仰、信念系統能減少心理創傷後繼發的創傷性應急障礙發病率。

很多參加了抗日戰爭、國共內戰的老兵們意志異乎尋常的堅定,這些都屬於一個人的認知因素。

所有生物都有本能的恐懼。恐懼是動物在進化過程中的一種保護自己的機制,由於人類有自動的調控機制,人的認知可以對很多情緒體驗和感受進行自我調控

有些調控是反向的,比如說人們有一個恐懼本來是很正常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恐懼,但是這些人最大的問題,在於有一種放大的、災難化的、不健康的恐懼觀念。

另外一方面,恐懼出於一個人自己的認知調整,同時也可能處於一種群體的傳染。

比如說你在一個群體裡面,大家都非常恐懼的情況下,你就有可能會習得大家的恐懼,會導致你放大自己恐懼的感受。

在一個生活環境中,有些孩子小時候可能會習得他周圍某些人的一些對於恐懼的反應,包括對於恐懼的預期。

對恐懼的預期是什麼意思呢?

比如說明天要考試了,或者將有什麼事發生,有時候你會放大對這件事的恐懼。

對這件事情的恐懼反應就是一個預期的恐懼,如果你放大了它,可能就會產生一種不健康的恐懼。

假如說你周圍的人在你成長過程中有些人也是這樣的一種認知的模式,那麼你就可能從他的身上觀察並且學會習得他的一些關於恐懼的預期。

那麼對於恐懼的預期,如果有了不健康的一些放大的反應,甚至還可能會導致人們對於恐懼的一些泛化。

比如說你本來只是恐懼明天的考試,但如果恐懼泛化,可能會產生對周圍一系列相關事物或者不相關事物的恐懼反應。

這個時候我們就說恐懼的反應可能泛化了。

那麼假如說你在這種恐懼中產生了一些迴避的行為,比如說退縮和迴避,這種退縮和迴避的反應有可能會放大,也有可能會泛化,從而泛化成對周圍不同的場景,都會產生類似的恐懼和迴避。

2創傷後應激障礙,有非常典型的三種認知因素:

第一:消極的自我觀念。我不行,我不能。

第二:消極的世界觀。認為世界上一切都是危險,恐懼外界。

第三:自責自罪模式。產生問題之後,都會自我追究、自責和自罪。

這三個認知上的原因,現在又被很多做心理學培訓的,用來放大來訪者或參加培訓學員的反應。

放大他們的軀體化反應,放大他們的情感反應,什麼目的呢?

第一:通過不斷地在你大腦裡植入某一種認知,包括消極的自我信念,從你身上不斷去找很多問題、很多毛病。

第二:世界是危險的,不斷的放大你小時候所經歷的那個世界的危險性。

總是告訴你,原生家庭有很多病,有很多罪,有很多創傷,不斷培育你產生對小時候家庭的消極觀點。

第三:不斷的放大你的自責模式,讓你去尋找你身體上的一些有問題的地方;尋找自己的認知上有問題的地方;尋找自己的情緒上有問題的地方;尋找自己和父母關係中有問題的地方,不斷的去做這樣的努力。

通過這一系列的模式,目的就是為了增強啟用你的創傷反應,不斷的在你大腦裡面,有時候甚至通過虛構的方式放大你對於小時候某一段記憶的反應。

通過不斷地再次賦義,使得小時候發生的一箇中性事件,被他成功的改造成了一件創傷性事件,然後引發你的創傷性反應。

3拉康的精神分析認為人的創傷**於三個部分:

第一:小時候發生過的某一段經驗沒有被賦義過,從來沒有人給你做過任何解釋。經過一種創傷性的賦義,不斷把這個事情變成創傷。

第二:小時候發生的某一段事被賦義過,再次對這個事情進行創傷性賦義。

第三:只要發生過的事情,總會留下一個記憶的殼在那裡,不用改變的,它就像結痂,結了一個疤痕留在那裡。

前兩個恰好就是假冒偽劣的心理學培訓最喜歡的東西。

通過這兩種方法,就成功的把你改造成了一個創傷性的童年。你必然就會產生一個創傷性的情感的體驗。

然後就能夠維持對你及你的金錢的榨取,以及誘導你產生對培訓、對老師人格上的一種依附關係。

這是心理學培訓最可惡的一件事,也是隱藏最深的一件事。

很多人不明白這個道理,很多人去參加各種各樣的心理學培訓,以為得到療愈。

恰恰相反,他不是被療愈,而是他的童年被別人玩了一次,被別人愚弄了一次,被別人給改造了一次。

改造完之後又搞一些什麼愛的療愈。讓你哭的一塌糊塗,好像你又得到一個安慰,用這樣的方式,不斷把你小時候那個地方開啟變成創傷,然後再不斷的給點安慰。

這種的培訓就始終重複這個模式,因為它上癮,就像一種精神鴉片,不斷地吸引著中國心理圈裡面無數的心理工作者,無數的心理學愛好者去參加這樣的培訓。

正確的心理諮詢,應該是幫來訪者對本來的創傷事件進行重新賦義。而這種培訓是對本來中性的事件,進行創傷性賦義。

所以培訓中經常會有類似的語言,“你的心裡藏著一個受傷的小女孩,你要重新和小時候的自己相遇,你要重新回到小時候和你小時候的那些撫養人、父母去相遇”......

為什麼總是做這樣的一些設計呢?

目的就是不斷把你小時候的事情抓出來,進行創傷性賦義,然後在培訓中不斷暗示,小時候的創傷會影響我們一生。

這就是他們完整的培訓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