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只賣書無法適應時代發展 轉型成發展出路

2022-11-24 22:32:01 字數 2714 閱讀 2898

中國新聞網  2013-11-07 17:04:20

···實體書店何處去——武漢書店調查①···

5日,武漢卓爾控股集團逆潮流開書店的舉動,挑起了“實體書店何處去”的話題。在實體書店哀鴻遍野的當下,卓爾此舉是孤例、偶然,還是得風氣之先,引領書業新的方向?本報今日延續這一話題,採訪了武漢一些書店和業內外相關人士,推出首篇稿件——

記者萬建輝

“2000年前後,武漢市的實體書店有5000家,現在有一半已關門停業或者改行。”武漢新華書店提供的資料表明,在實體書店全國性的倒閉大潮中,武漢沒有成為例外。這家國有書店負責人說,傳統實體書店的不足,在數字化時代顯露無遺,它只賣書的經營模式無法適應時代發展,無以為繼。

無以為繼

書店關門,改弦更張變成了其他門面,在三鎮早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在文化人集中之地,比如大學附近,書店仍牢牢地佔據著一些角落,像湖泊退卻後留下的最後幾攤水。

這種狀況最近也在改變。

近日記者走訪了曾經書店林立的武昌八一路武漢大學門前一帶,發現這一路段竟已找不到一家書店。武大正門正對的街上,僅存幾家舊書店。其中名為“二樓舊書店”的老闆告訴記者,盤踞在這一地區的新書店,包括外文書店、新華書店、三聯書店、席殊書店、豆瓣書店,這幾年陸續關門了,僅剩廣八路上的天卷書店還在維持。

在天卷書店,不大的空間裡,地圖、雜誌佔去了四分之一面積。店主齊女士說,除9、10月份剛開學,新生來得多,生意好些,平時都是虧本經營。

在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首義校區門口,過去有幾十家法律、財經類專業書店,生意紅火。記者近日現場探訪,看到書店僅餘7家,除一家書店在賣法律專業書外,其他幾家已變身教輔和考試用書的小書店了。

位於漢口興業路的華中圖書交易中心,是武漢市中小民營書店的最大聚集地,在漢口菱角湖業務鼎盛時期,一度有267家書店。如今店面銳減,總銷量比之從前減少四到五成;從交易中心退出的書店店主,多改行做餐飲、培訓、娛樂行業了。該中心負責人說,交易中心的現狀是“三少三多”:經銷商大量減少,購書人群減少,銷售量減少;退貨多、積壓多、人力成本增多。

武漢市文新廣局新聞出版管理處負責人介紹,目前部分新華書店也只能依賴優越的地理位置出租門面,實行混業經營,雖然網點數沒有減少,但實際減少了出版物賣場面積。而我市現存的民營實體書店,主要是校園周邊一些小舊書店,銷售範圍主要以教材教輔和舊書為主。有特色、有影響的實體書店,只剩下“德芭與彩虹”、文華書城、崇文書城等為數不多的幾家。它們規模比較大,名聲和資源積累厚實,尚能勉力維持。

他說,在武漢,國有的新華書店因沒有房租成本,有教材發行收益,總體上尚能維持,沒有這些資源優勢的中小民營書店就先行“倒”下去了。武漢實體書店與全國同行一樣,步入了困境。

實體書店出路

世界性問題

綜觀全國書業,即使那些在讀書人中享有盛譽的書店,日子也不好過。在北京,第三極書局、風入松、豆瓣書店直營店倏乎倒地,單向街、三聯書店規模收縮;一度為國內最大民營連鎖書店的光合作用書店,2011年下半年,因資金鍊斷裂,其廈門店和北京店關門。去年初,成都時間簡史書坊、上海永珍書店關門。不久後,四川弘文書局主店倒閉。

由於成本高,贏利薄,全球著名的圖書連鎖業巨頭貝塔斯曼集團幾年前關閉了在中國18個城市中的36家門店。

“實體書店如何存在,這不是一個個性問題,應該屬於世界性的共性問題。”市文新廣局新聞出版管理處負責人說,與中國發生的時間基本吻合,歐美實體書店也陷入困境。

他介紹,著名的英國水石書店,宣佈2009年至2010財年利潤同比下滑了70%;在這一財年中,該書店還經歷了圖書集中訂貨系統故障、削減650名員工等問題。2011年2月,美國第二大連鎖書店borders申請破產保護,這家書店曾經歷了從一家小鎮書店到擁有數百家門店,年銷售額達40億美元的發展“神話”。美國最大連鎖書店巴諾書店的生存問題也浮上臺面,其華爾街**貶值,光顧書店的顧客減少,沉重打擊了包括電子書閱讀器、平板電腦及電子書等業務,這些業務一度是巴諾書店的增長之源。

今年1月,擁有百年曆史的英國福伊爾書店的執行長薩姆·侯賽因建議,圖書出版商和**商要吸取英國**零售巨頭hmv破產的教訓,應當採取相關措施,在書店衰落前給予書店一定的優惠條件,讓書店能夠良好地運營下去。

書店是城市氣質的

獨特載體

“書的利潤太薄了,單靠賣書,吸引不了人氣,肯定難以為繼。**、電子閱讀的興起,實體店持續**的房租和人力成本,是這種模式無以為繼的根源。其本質是科技進步和人們對閱讀體驗的多元文化需求,在呼喚新的書店經營模式和新的生活方式。”武漢天地的德芭與彩虹書店曾經理說,現在開書店門檻更高,書店不再只是個賣書的地方,要賣服務、賣文化、賣氛圍,要考慮讀者各方面需求,要為讀者提供生活方式。

今年兩會上,北京學者于丹說,實體書店是中國在城市化程序中文明程度的一個符號,城市能否建立一種氣質,氣質能否沉澱下來,得以傳承,這一切相關於城市的書店經營。書店不是一個恢弘的、喧囂的購物中心,它不見得創造很高的經濟利潤,但它是一個城市不可替代的都市氣質。文化習慣的培養是需要過程的,也需要載體。它是一種生活方式、一種有默契的文化場所、一個讀書人的圈子。

她說,書店的功能絕不僅僅是賣書,它是一種生活方式的引領,是一個人價值觀判斷的提升,是一種養成。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實體書店還遠沒有走到“窮途末路”,它還有很大創新空間,關鍵在於經營者的智慧。

南京先鋒書店總經理錢小華說,面對嚴峻形勢,實體書店應加快轉型,要從傳統書店思維模式向現代書店拓展和延伸,打造符合青年人時尚生活的美學書店、休閒書店、藝術書店;要從單純賣書向多元文化拓展,學會打組合拳,增加書店造血功能;要開發自主品牌產品,形成系列化、體系化叢集;要從關注人性的角度來豐富讀者的內心世界,應開展豐富多彩的藝文活動,帶動更多人群的集聚,為書店創造更多的靈感,輸送強大的正能量。

這些學者和書店從業者開出的共同藥方是:未來的實體書店,還會堅定地存在,但它不只是賣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