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無法斑駁的時光

2022-11-24 22:31:59 字數 2829 閱讀 7799

矮牆上的扶芳藤在蔥蘢的綠色中開出一朵朵白色的小花,我順著它攀援的方向,看見一株蓊鬱的七里香孤寂而清幽地佇立在時光的一隅,帶著些微的隱忍和點點蒼茫。

記憶開始鋪排,我竟不知道這株七里香是什麼時候種植的,原來蔥茂的香樟去了**?也許是父親對花花草草太偏愛,諸如銀杏、香桂、苦櫧、翠柏,還有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樹,都在我的庭院裡以它們靜寂的姿勢生長著繁茂著,並泛著各自的朗潤和季節的清香。初見七里香,彷彿前世,它圓潤的葉,濃郁的綠,待放的花苞,以及它名字裡悠長綿密的香,都慢慢幻化成那一刻鮮有的清寧。

好久恍不過神來,凝神看,連同不遠處的老井和長滿青苔的井沿。我已經忘記我有多久沒有這樣細細地端詳我老屋的庭院了,七里香,老井,還有老屋頹敗的牆,褪色的瓦,鏽跡橫生的窗櫺,它們都和我那年少的時光一起開始斑駁了嗎?

五月的風微醺,淡淡地飄過花香和清新泥土的氣息,一個人佇立,有些孤寂,卻也是少有的清閒,我不知道眼前這些景色是不是已經掩埋了所有的往事,當我目光再次邂逅那株七里香,我看見了我青蔥的歲月,也看見了那歲月裡我鍾愛的紫色單車、一張一張輕盈的笑臉,還有那棵香樟樹底下一塊被磨得平滑而光亮的巨石,以及上面端坐的少女:讀書,寫字,嬉鬧,發呆,憧憬。

這一切,那麼清晰。

我有些心酸。那些年,包括飛揚的單車,肆意的笑臉,爬滿扶芳的牆,磨得錚亮錚亮的巨石,它們曾經與我都如此親近,多年之後,它們卻只是那麼寂寂地躺在我的記憶裡,不再重來。

現在,眼前,彷彿只有這株七里香。

七里香。待放的花苞。我在它們的幽香裡有了一場宛若前世今生的尋找。

老屋。閣樓。歲月的塵霜。

馬頭牆和天井、廳堂一起在我的腦海裡有著深深的古意,站在老屋前,門楣上“鍾靈毓秀”四個繁體字帶著舊年的光陰立刻撲面而來,或者我看不懂那些或花草或動物雕刻而成圖案蘊涵的深意,但天井的上方是明朗潔淨的天空,抬頭望去,盈滿了寧靜安和,也浸染著寂寞。

我喜歡把那煙火的笑聲放置於身後,然後獨自走上老屋木製的閣樓。穿過天井和廳堂,長長的過道在陰暗的光線裡挾裹著蒼桑和清涼迎上來,連同雕著龍鳳門窗的五間廂房、漆痕斑駁的鐵鎖都突然有了陌生的感覺,我甚至突然想不起我曾經多少次在這條通往閣樓的過道里一個人靜坐,或者看一本厚厚的書,或者背一些單詞記一些語法,或者和鄰家嬸嬸細細地說少女的心事。眼前有些陰暗,有近乎腐朽的潮溼,有帶著古老塵埃的氣息,那一切不久前還那麼鮮活的時光,離我遠了嗎?

依舊是那木製的樓梯,很陡,很窄,年小時候總覺得老屋的樓梯很高很高,樓梯頂端雕花的窗格也特別神祕,現在,我一邊登樓一邊抬頭,明明滅滅的光線透過陳舊的窗格照射進來,它早已經染上了歲月的塵霜了,連腳步聲也開始空洞起來,無人居住,剎那間已經是幾百年的滄桑。

父親一定也和我一樣捨不得這老屋和閣樓的,要不他不會對這古老的屋子修修補補,我在樓上中間廂房裡住過幾年,至今父親還保持著我搬出去住時候的模樣。現在,我就在它門前。站定,凝神,看,有多熟悉?甚至是我曾經睡過的那祖傳的舊時雕龍附鳳的木床還放在原來的位置。在床前站定,看空空的床架,看開始腐朽的床板,看床沿依舊清晰的雕刻,突然有了前世今生的感覺,我掙大了眼睛,彷彿看等待了千年的戀人,一切開始恍惚起來:粉色的碎花被褥,輕柔的純白沙帳,床前臨窗放置的紅木書桌,一疊一疊的書本,以及桌前認真看書的少女。一切分明都在是不是?木床,桌子,斜斜放置的書,還有我。我以為是時光的錯亂。

這一刻,我是尋夢的人

我拿起一本書,輕輕彈去塵埃,那也是歲月的塵霜?那歲月已遠?可是一切如此親近,是我無法斑駁的時光。

邊房很偏僻,在老屋的東邊,那有石雕垂帶踏垛的臺階上,一步就是一千年。

我好象一直沒有這樣安然地行走過,邊房裡是舊式的灶臺,祖母總是在那裡一邊燒菜做飯一邊呼喚,那時候才多大呢?聽到叫聲早已經餓了饞了,**還會一步一個臺階走下去,三個臺階一起來吧,蹦下去的,還有我們飛揚跋扈的笑聲。

廳堂有些嚴肅,包括那固定的屏門、條石的階沿和卵石鋪成的甬道都讓我無法親近,我喜歡站在邊房的小天井旁,抬頭看上方清朗的天空,低眉看水裡的睡蓮,和那幾尾游來游去的小魚。

小魚**去了?睡蓮**去了?青磚砌成的精緻的圍欄什麼時候開始已經是斷壁殘垣了?它那麼蒼涼那麼絕望地躺在那裡,沒有半點生機,青苔到處都是,肆意地掩埋了往日所有的精彩。近五個平方的水池早已經乾涸,露出大塊大塊裂痕叢生的條石。我實在想不起來,我離開的那年,那一池的睡蓮是怎樣的?記憶裡,它在澄澈的水裡一直那麼安靜,我也一直安靜地看,初伸展的葉,緩緩開啟花苞,夏天來的時候縱情地綻放,秋風瑟瑟吹來,它又變成一莖一莖殘荷,彷彿一闋一闋來不及寫完的瘦詞。那幾尾小魚是它最忠實的夥伴,無論是初綻放還是最後的凋零,它們一直陪伴在它的身邊。

有些心酸。我終究看不見印記裡睡蓮柔靜的樣子了,包括清澈的水,調皮的小魚,和睡蓮底下幾棵隨意的水草。殘敗的牆,頹靡的天井,透著淺淺的疏落的光影,我的眼前,我聞得到歲月的腐朽的味道,我看得見空氣的冷寂的顏色,回過頭來,我卻再也尋不到祖父慈祥的模樣,是多久以前呢?他就那樣在天井邊坐著,一張搖椅,一杯濃茶,一副老花鏡,一本泛黃的古書。

眼睛開始潮溼。朦朧裡,灶臺的火開始燃起,煙火的霧氣開始氤氳,祖母嫻熟地張羅著我們的晚餐,祖父坐在搖椅上,不去理會她的絮絮叨叨,自顧自沉溺在書裡,斜陽透過天井安靜地印在睡蓮上,我站在天井邊,手扶欄杆,凝神看著,傾心接近著,內心充滿了愉悅。

這些時光啊,就這樣在我目光抵達的瞬間蒼莽奔來,我的天井,我的老屋的邊房,這一刻,雖然已經無可避免地舊去老去,卻依舊和我這般自然坦誠相見了,一如天玄地黃。

“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我相信這句話,譬如七里香、睡蓮,譬如我的閣樓和我的天井,多年以前,我們是怎樣的親近和傾心呢?多年後的今天,我們就這樣相遇了,這場相遇,是多少年後的久別重逢?是多少次心裡夢裡的縈繞,和淚飛如雨?

無論我曾經走過多遠,我的老屋啊,你一定不知道,你一直是我無法斑駁的時光,包括你老去,你舊了容顏,和你走過了滄海桑田,我記得,我會記得。

我開啟老屋的側門,站著,只站著。

我喜歡這樣站著,看眼前的風景,鄰家青磚的圍牆上爬滿了粉的、紅的、白的薔薇,有白茅草正發了瘋一樣地生長。這一刻,花事如此熱鬧,而我卻如此安靜,我安靜地翻騰著過去的影象,追憶著那些久遠的時光。

恍如隔世。

文 / 飄ping

我是你的彼岸,你是我的花開

唯美古風 那一世,你我的遇見如此倉匆,我的指尖微顫薄涼,你眉鎖心愁,戎裝戒馬,千里奔赴,河山蒼蔥,馬蹄聲漸遠,揚塵迷途蹤,秋水憂瀾,掩襟黯然,菱花鏡裡容顏瘦,瘦盡千年,幽蘭暗閣羞,落梅涼階砌.那一日,一見傾心,緣落今生,紅燭搖曳,珠簾繽鈴,撩開眉間的硃砂紅,紗綾盈幔,桃夭粉顏,靨嬌矜,情傾紅樓,月華...

我真怕我給你的是心,你還我的是刀子。

一句話心語 有沒有一個詞,一句話,讓我們莫名的淚流滿面 有些話說與不說都是傷害,有些人留與不留都會離開。如果我放棄了,不是因為我輸了而是我懂了。距離之所以可怕,因為根本不知道對方是把你想念還是把你忘記。有時候,同樣的一件事情,我們可以去安慰別人,卻說服不了自己。簡單的是我想你,困難的是我們不在一起。...

我是你今生的水,你是我前世的茶

我是你今生的水,你是我前世的茶 人,有時候就應該像一杯茶一樣,學會沉澱自己,讓自己心靜,讓自己少一點浮躁,多一分淡然,懷一顆平和之心去看待世間的一切,遇事不避,遇名不爭,遇苦不怨,做一個真正的懂茶人,品一杯清苦,享一份超然!人活一世,其實,有些東西,要學會思而勿亂 有些情感,要懂得痛而莫恨 有些追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