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天地間,怎麼便是得罪

2022-11-24 22:31:54 字數 2087 閱讀 3395

2015-11-18 20:01 | 豆瓣: 

“為人生在天地之間,怎麼便是得罪?”

這話是孫悟空問百花羞的。

百花羞是寶象國的三公主,大約在17歲左右的時候,她在皇宮花園裡被黃袍怪一陣風擄走,做了13年的夫妻,生了2個孩子。說起百花羞和黃袍怪,其實他們之前還有段姻緣,百花羞原本是披香殿侍香的玉女,黃袍怪本是二十八宿之一的奎星(主管文運,《三俠五義》中說包拯是奎星下凡)。百花羞思凡下界,投胎做了寶象國公主,奎星就去找她,但此時的百花羞早已沒有前世記憶,她投身於人間,就守著人間的倫理規則,奎星在她眼中是長相醜陋、嚇人的黃袍怪,一人一怪,也就這樣過了13年。等唐僧遇到黃袍怪這一劫時,百花羞已經成了一個矛盾體,一方面記掛著父母恩情人間倫理,另一方面她和黃袍怪也有些許日久生情的情愫,只是這樣的情感一旦被質問起來,百花羞最終都要羞著臉撇清。

唐僧遇到黃袍怪是在悟空三打白骨精之後,他把悟空趕走,化緣無人,就讓豬八戒去,可豬八戒偷懶睡覺,遲遲不回,沙僧便去找豬八戒,兩人回來發現師傅不見了,唐僧被抓到了黃袍怪的波月洞裡。

百花羞在洞內發現了唐僧,一番瞭解後,她準備解救唐僧,並託唐僧送一封家書給寶象國國王,信中把自己的經歷說了一遍,最後希望父親能夠救自己回去。此時豬八戒、沙僧和黃袍怪正在外面打得不分仲伯,百花羞在洞口喊了一句“黃袍狼”,黃袍狼一聽,立馬丟了豬八戒、沙僧,問公主:“渾家,有甚話說?”百花羞說要放了唐僧,黃袍怪也二話不說放了唐僧。

黃袍怪對百花羞越好,就越容不得百花羞背叛。當豬八戒和沙僧受寶象國國王所託救百花羞時,黃袍怪的內心就已動盪。抓住沙僧後,黃袍怪找百花羞要她去和沙僧對質,這時的黃袍怪完全沒有昔日的體貼溫柔,一把抓住公主頭髮拉到沙僧那邊。此時沙僧抖了一個機靈,撒了個謊幫百花羞圓了過去,黃袍怪立馬幫百花羞整理衣服、髮飾。到後來,孫悟空讓豬八戒、沙僧將百花羞和黃袍怪的兩個孩子摔死,悟空假扮百花羞流淚心痛,黃袍怪也毫不猶豫將自己的舍利子玲瓏內丹給了“假百花羞”。

黃袍怪是愛百花羞的,被捉拿回天庭後,玉帝曾問黃袍怪,“奎木狼,上界有無邊的勝景,你不受用,卻私走一方,何也?”當然是為了百花羞,但在經歷一番變故後,面對玉帝質疑,奎木狼說是百花羞“欲與臣私通”,將責任推給了百花羞,不知是因為受到了百花羞的傷害,還是奎木狼本身想規避更大的懲罰,總之倆人只能緣盡於此。曾為了百花羞放棄上界無邊勝景的奎木狼,終究在謊言與倫理面前敗下陣來。

悟空在假扮成百花羞前,曾和百花羞見過一面,他問百花羞,“為人生在天地之間,怎麼便是得罪”。這句話是悟空站在倫理的高度質問百花羞,他問百花羞,父母尚在,你怎麼常伴妖精旁邊,不思念父母?果然百花羞面紅耳赤,慚愧說,“五刑之屬三千,而罪莫大於不孝。”百花羞雖然從內心深處遵照人間倫理,但在這13年中,她或許也曾對奎木狼有過真心罷,悟空在決戰奎木狼前讓百花羞迴避,他說“只恐你與他情濃了,捨不得他。”

等到奎木狼被抓去天庭道出了所有原委,他和百花羞已姻緣該盡,再也回不過去。不知道百花羞聽悟空講完自己的這段前世姻緣後會做何感想?而奎木狼在和百花羞共度13年的時光裡,只是一個勁地對百花羞好,想消除百花羞對自己的恐懼,卻從未跟百花羞講起這段前塵往事。

《西遊記》三十七回,唐三藏也曾問過烏雞國太子相似的問題,他問:“殿下,為人生在天地之間,能有幾恩?”太子回答:“感天地蓋載之恩,日月照臨之恩,國王水土之恩,父母養育之恩。”

但人生天地之間,原本就應該有得罪和不得罪之分嗎?

電影《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裡,有句臺詞非常有名,“生而在世,我很抱歉”。女主角松子因為童年缺少父愛,花了所有時間和精力去愛,去愛出現在她生命中、愛她的男人,也企圖通過放棄自我而留住這些男人,保留他們的愛,到最後,她誰也沒留住。在人生很絕望的時候,她說“生而在世,我很抱歉”,她對這個世界抱歉,但其實,她欠自己最多,她最應該道歉的,是她自己的一生。

《莊子》說,“人生天地之間,若白駒之過隙,忽然而已。”

《古時十九首》說,“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

人生短暫而不可重複,有些恩情的確需感懷在心,並時時付諸行動去回報,但這並不應該成為人生的枷鎖,當倫理的分量過重,甚至成為外界評判一個人存在的標準時,生命的本真反而會褪色不少。世界需要倫理,但生命也需要自由和尊重。對於難能可貴而又唯恐時短的人生來說,原本就沒有什麼得罪和不得罪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