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秀於林風必摧

2022-11-24 22:31:52 字數 3178 閱讀 4308

從播州開往養龍司的大巴車上,乘客們昏昏欲睡。

林沖以囚徒之身,竟得柴大官人青睞有加,惹得洪教頭妒火中燒,百般挑釁。

想林沖,只因娘子貌美,遭高衙內嫉恨陷害。堂堂大好男兒,體制內不敢得罪上司,空有一身武藝卻毫無血性,忍氣吞聲也擋不住大禍臨頭。

在上司面前唯唯諾諾、吃了冤枉官司的倒黴蛋,居然有資格令洪教頭嫉妒:頸戴枷鎖已成了階下囚,可曾經的“八十萬禁軍教頭”名頭太響,仍叫洪教頭心頭不是滋味。

常言說:生氣,是用別人的缺點懲罰自己;嫉恨,卻是用別人的優點來懲罰自己。洪教頭嫉恨林沖受柴大官人高規格款待,一心想給林沖下馬威,結果反而自作自受,自食惡果。

嫉恨,咱們本地話也說“看不慣”。

一句“看不慣”,飽含多少資訊量:不但反感、嫉妒恨,而且藉機報復,甚至欲除之而後快。

“看不慣”之念,猶如毒草,一不小心就在心頭瘋長。

二十多年前,我在高青場口開店。一個趕場天上午,店門口突然有幾個青年上演武打片,勸都勸不住,搞得頭破血流才罷。

原來,一個青年回鄉,手拎密碼皮箱,革履領帶西裝,墨鏡架在鼻樑,摩絲抹順頭髮,哇,驚豔了鄰里街坊!

有三四個閒逛的毛頭小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眨眨眼、動動眉毛、努努嘴巴,突然嗨呀一聲,一人揪領帶,一人踩箱子,另兩個一齊拉住摩登男子假裝拆架。

七手八腳,你推我搡,吼聲四起,場面失控。本來趕場天,立馬引來吶喊圍觀。

那時的高青場還是高青鄉,派出所、鄉**巍然而立。有人飛奔報警,民警立刻趕到,全部請到派出所。

打架原因?

三個字:看  不  慣  !

小地方的男人愛酗酒打架,女人愛閒聊八卦,蚊子飛過、風吹草動都會嚷嚷一陣。什麼張家長李家短就不說了,有人長得好看點,穿得特別點,也能成為磨牙的焦點。

那時候的簡子,年少無知,張揚率性,衣著鮮豔,還抹口紅,沒少被當面一套背後一套之人說三道四。

擱今天,女人不打理收拾一下,都不好意思出門。可當初,在那個偏僻的鄉旮旯,打扮得明媚靚麗可是大忌。

可我不但不知低調,反而認定“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才高於眾,人必非之”,有人羨慕嫉妒恨?好啊,請便吧。

聽到閒言碎語,我也懶得生氣,把“能受天磨真好漢,不遭人忌是庸才”奉為金科玉律,依然我行我素。

甚至,幻想著某一天,等我有能耐了,高調地來一場“笑傲江湖”之“俠客行”,氣死那些亂嚼舌根的老土土。

一晃二三十年,彈指一揮間。

簡子已然步入中年卻一事無成:夢想中的“能耐”也遙遙無期,一不小心就加入了庸庸碌碌平凡大媽的隊伍,早就沒了讓人“嫉妒恨”或“看不慣”的資本。

回首往昔:當時的簡子,真心討人嫌,活該遭人“看不慣”。還好簡子心大,沒心沒肺的,自以為活得有滋有味。

其實,童年時期,我也有兩個“看不慣”的發小。

當然,她們並不知情。而我深藏於心,從未吐露一字,不說閒話,不給難堪,更不會報復。

我對她們,是極致的欣賞,真心的羨慕,和滿滿的心疼。

一個是我小學同學兼表姐,另一個是我家巖下的李三妹。

三姐她家兄弟姐妹六人,她排行老三。她小小年紀就是做家務的一把好手:洗衣做飯、割豬草牛草、砍柴鋤地,手腳麻利、精力旺盛、不知疲倦,而且懂事開朗,愛說愛笑。

老人都說,孩子勤快嘴巴甜,沒有人會不喜歡。

我生在農家,且在家中排行老大,“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我也樣樣會做。只是,我沒三姐愛說話,沒她力大,不如她手腳麻利。她行如衝、動如風,我望塵莫及。

這可不能怨我,自幼我奶奶耳提面命:姑娘家站有站相,坐有坐相,吃有吃相,小事有條不紊,大事從容不迫,可別給老簡家丟臉!

我要膽敢急慌慌扒拉飯碗,興沖沖嘰嘰呱呱,蹦跳跳東遊西逛,謹防奶奶賞賜一大柺杖沒商量!

奶奶去世了。

我也漸漸長大了。

貌似,我既沒長成奶奶教導的淑女,也沒能成為老媽期待的漢子。

老爸常年不在家,總是在外邊修公路建水庫掙工分,年底拿工分回隊裡分口糧。

老媽焦頭爛額,巴不得把我一個小丫頭當兩個小子使用。

生產隊天天出工;家裡一頭牛,幾頭豬,還有幾畝自留地,弟弟妹妹也還小。

長年超負荷勞作,老媽肝火旺,脾氣急:動輒打罵或念“緊箍咒”——

“你看看豬槽堂的劉三,一大家子家務活,她啥都能幹!你看看你,磨磨蹭蹭,慢條斯理,老孃看到都冒火!你當得住人家哪點嘛你……”

“你看看下石橋李三,人家哪樣不比你強?支人待客,有禮有節,大人不在家,她都推豆花款待兩桌客!你看看你,悶包一坨,像沒長嘴巴樣,人都不曉得喊一聲,你得行哪樣嘛你得行……!”

只要心情不好,老媽就衝我撒氣:我頭痛欲裂,氣恨不已,卻無從反駁。因為,這是事實,我自愧不如。

我家的大石磨,不像別人家一人就能操作的那種小磨,是“磨子口”最好最硬的石料打就,爸媽各自推著還嫌重呢,我和妹妹十好幾歲才能合力推動它。

劉三姐聰明能幹,李三妹伶俐乖巧,好像能一個頂倆,是老媽給我和妹妹樹立的行動標杆,是我倆無法企及的榜樣。

可是,那是別人家的孩子呀!我們再努力,都沒法趕上。

首先體質差異就是硬傷:你能期待曾經書香人家的柔弱女兒,拼得過世代農家的彪悍女子?

每次老媽一提起她倆,就眉開眼笑,讚不絕口。可一轉身,就憤憤然責罵我和妹妹不爭氣、不及人家萬一。

老媽唸叨:她們的父母有福氣啦,她倆鐵定會嫁好人家啦,一輩子衣食不愁啦,好日子有盼頭啦 ……

我懼怕老媽碎碎念,聽著就腦殼痛;更害怕賞我“筍炒肉”,老媽暴怒之下打得你雙腳跳,還不敢哭更不能逃。其實,老媽那個陣仗,我都嚇得面無人色腳趴手軟了,**還有力氣逃?

我暗自腹誹:是,我不能幹,我力小,她們力大如牛,我又不是牛;我是悶包,沒她們能說會道,三姑六婆才能說會道呢,哼,我稀罕!

我會唱歌畫畫,她們會麼?我年年三好學生,獎狀貼一牆壁,她們有我多麼(這念頭只能悄悄想,這些個虛的、不能填飽肚子的東東,說出來肯定又捱打)?

幾年後,兩個出色的大姑娘,確實嫁得本村如意郎君,小日子也蠻幸福甜蜜。

她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重複著從小就幹了千萬遍的活兒:做飯,餵豬,打柴,鋤地……風裡來雨裡去。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也許,她倆太能幹、太討人喜歡,老天爺都嫉妒了,“看不慣”她們了:

三姐的丈夫突發心臟病……

三妹的老公因病身亡……

三十餘歲,英年早逝!

老媽傷感。從此閉口不言她們的能幹,再也不把她倆拿來和我倆一比高下。

其實,才上中學時,我對她們就沒了一丁點的“看不慣”:她們太能幹了,小學畢業就輟學分擔家務,讓弟妹們繼續讀書。

尤其是她們的愛人離世,我也難過不已,心酸不禁。只有牽掛和心疼,**還有其他心思?

三姐,三妹,你們還好嗎?

想念你們,多多保重!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堆高於岸流必湍之,你怎麼理解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堆高於岸流必湍之,你怎麼理解?測評要素 綜合分析能力 答案要點 1 這句話的含義是 當一個樹木高於如果一顆樹木高於整個森林,那麼大風來的時候必將摧殘它 如果堆積物高於堤岸水流來的時候必先沖刷它。2 這句話告訴我們不在一個團隊裡不能太標新立異太突出自己,雖然自身很優秀但必須學會適應環...

鮮卑的故事(二十七)木秀於林

西晉末年,內有 八王之亂 司馬氏自相殘殺,外有 五胡內遷 勢力日漸強大。與此同時,遼西遼東地面上也不太平,遼東太守龐本因私仇殺害東夷校尉李臻,致使邊塞鮮卑素連 木津等人以為李臻報仇為藉口,乘機作亂,為禍一方。為壯大慕容部的實力與聲望,慕容廆採納庶長子慕容翰所提出的 勤王之計 親帥大軍征討素連 木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