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把少女心寫得最好的男人

2022-11-24 22:22:34 字數 1348 閱讀 1934

有的時候很怕看男作家**裡的女性,特別是少女。

就像女生寫的言情**裡的霸道總裁根本不存在一樣,男作家寫的少女,很容易寫得毫無脾氣又毫無靈氣。就像007系列的所有劇集,我只記得邦德是個英雄,不記得每一位邦女郎有什麼特殊。

曹雪芹寫女孩子就不是這樣。《紅樓夢》裡的女孩子,即使是生活在深宅大院裡,她們的靈氣都能衝破書頁。

看過這本書的人,都能說出幾個確鑿的女孩子形象。

敏感的黛玉、穩重的寶釵、嬌憨的湘雲、英氣的探春……黛玉葬花的場景,寶釵撲蝶,晴雯撕扇。87版《紅樓夢》把這些形象搬上了熒幕,影響了一代女孩子對於“美”的嚮往。每個女孩子都能在她們身上尋找自己青春期的影子。

有人說,《紅樓夢》是中國歷史上第一部把女人當人來寫的**。

比如,第三十二回,史湘雲勸寶玉要上進,寶玉說:“林妹妹不說這樣混帳話,若說這話,我也和他生分了。”

這句話被林黛玉聽見,寫她:“不覺又喜又驚,又悲又嘆。所喜者,果然自己眼力不錯,素日認他是個知己,果然是個知己;所驚者,他在人前一片私心稱揚於我,其親熱厚密,竟不避嫌疑;所嘆者,你既為我之知己,自然我亦可為你之知己矣,既你我為知己,則又何必有金玉之論哉;既有金玉之論,亦該你我有之,則又何必來一寶釵哉!所悲者,父母早逝,雖有銘心刻骨之言,無人為我主張。”

中國古代**,並不會把女孩子的心理當成一件重要的事情來寫。但《紅樓夢》裡,曹雪芹真的會關心彆彆扭扭的女孩子在想什麼。

他寫林黛玉吃醋,就像寫一個現代的女中學生在吃醋一樣。

寶釵病了,黛玉去探病。原文說,她一見寶玉,便笑道:“哎喲!我來的不巧了!”寶玉等忙起身笑讓坐,寶釵笑道:“這是怎麼說?”黛玉道:“早知他來,我就不來了。”寶釵道:“這是什麼意思?”黛玉道:“什麼意思呢:來呢一齊來,不來一個也不來;今兒他來,明兒我來,間錯開了來,豈不天天有人來呢?也不至太冷落,也不至太熱鬧。——姐姐有什麼不解的呢!”

這段兒把黛玉吃醋之後還要找個理由的小女生情態寫得超級到位。有點酸,又不惹人煩;這種吃醋是青春期的特權吧。

他是從心裡愛著女性的,也就最能寫出她們的少女心。他反對的是用權力禁錮一切美好的事物,是權力,讓一切青春活力枯萎。

與其說《紅樓夢》是反封建大書,不如說更像是清朝一個心存溫柔的男性,寫給處在青春年華的人的一本青春**,讓我們這樣的讀者能看到他心中少女的美好。

有人說這個年代的人已經不讀《紅樓夢》了,然而一定還有人能感受這本書的美好。

讓少女心動男人的基本特質

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說,有以下特質的男人,更容易受到少女的歡迎。1.看到漂亮的女孩能夠自信的上前聊天,敢主動向女孩子要 2.女性朋友很多,非常擅長與女孩子相處。非常受女性朋友的歡迎。3.第一次見面就能讓少女動心。4.有情緒,有幽默感,會和女孩子調情。5.不會提女孩子禁忌的話題,比如說體重,年齡等。6.喜...

我不依靠男人,但我需要男人!說出了多少女人的心聲

一個女人,無論你的事業再成功,無論你的社交再廣泛,無論你的學歷再高,無論你的才華再出眾,無論你長的多麼漂亮,無論你生的多麼嬌媚,唯一能檢驗你幸福的標準 就是婚姻的成功。也許有人說,現在是獨立社會,女人能頂半別天,離了男人照樣過,錯了,人類從遠古到今,男女就是一個整體,誰離了誰都不行。看過一句話叫 我...

上帝把最好的賜給完全信賴他的人

從前,有一個人祈求上帝給他一朵花和一隻蝴蝶。但上帝卻給了他一顆仙人掌和一隻毛毛蟲。那人很傷心,因為他不明白為何天上帝出此差錯 後來,他想了一想,也罷,可能上帝有太多人需要照顧,因此,他決定不再過問。過了一些日子,他重新翻看了一下那早已被他遺忘了的禮物。他驚訝地發現,滿身是刺的仙人掌上正盛開著一朵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