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爾登湖》共讀第三天 有色有味

2022-11-24 22:22:27 字數 3120 閱讀 1719

讀書會正在開展#和我共讀一本書#活動,本月共讀《槍炮病菌與鋼鐵》和《瓦爾登湖》。我們逐日將兩個群內打卡集錦刊發出來,作為記錄,也方便其他書友欣賞。

第 三 天

早上好,各位。

從5:30一6:55我都在安靜地看著書。我竟然看到了p80頁。雖然在後來的一刻鐘裡稍有些浮躁,但放在以前,我是沒有這麼大耐心並深入到讀書當中去的。在過去,我也許會在這一個半小時去幹家務了,並且覺得時間過得好快,而今天看書得到的收穫好像讓時間變慢了變長了。可能也是由於今天休息,可以放鬆心情,不必想著要去上班。

既然今天休息,那麼就辛苦大家多讀幾頁到p80頁,我們把第一篇節儉篇看完。

今天提2個問題是:

1.梭羅的生活方式對我們有什麼影響?

2.你對慈善這件事怎麼看?

打 卡 集 錦

紫星:在這一段中,作者詳細的描述了他是怎樣自給自足的生活的,自己種菜種糧食做麵包,做糖漿。作者提到“在這個世界上,只要我們過簡樸明智的生活,養活自己不是件苦事,而是個消遣。”

作者希望每一個人都非常謹慎地找到並追隨自己的生活方式,而不是它父親的或母親的或鄰居的生活方式。

如果自己所有生活所需都可以自己創造,也是一種很奇妙的經歷,大概這是一種極致簡單的生活方式,只要最基礎的就可以滿足。

每個人都應該有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就像作者說的,不應該模仿任何人的,但如果是自己認同的也未嘗不可。

如果將來我退休了,也許會嘗試一下這種生活方式,但只是嘗試,我知道我不是這樣能遠離世俗的凡人,我不可能甘於這樣的寂寞,覺得人還是要融入社會。

且不說前兩日在群中討論朋友圈的問題,就個人來說,有幾個人可以默默的做著自己的事,完全不介意外界的一切呢?朋友圈的分享不也是一種想和外界溝通的需求嗎?

其實看到這裡,我突然很想有一次一個人的旅行,不知道能不能成行。(感覺自己也有點像梭羅了,他想到哪寫到哪,我看到哪說到哪)

這段文中還提到了慈善,要確保你給窮人他們最需要的幫助,如果你給他們錢,你們自己要和他們一起去花,而不要僅僅把錢一給了事。

這是要表達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嗎?但是後面看來又好像不是這個意思,我覺得梭羅認為慈善應該是“看人下菜碟”,慈善不能盲目,要看接受慈善的是什麼樣的人,就像有的沿街乞討的人並不是真的窮人,有的甚至是靠乞討過的比我們都好!如果這個時候不記原因的給他們的錢只會助長他們不勞而獲的惡習!而且現在也不乏有的慈善家做慈善只是滿足了他們的自私心理,如果認為我做了慈善你們就要尊敬我讚美我,從而忽略其他的不堪,那也不是慈善應該提倡的。

以上只是我從看這段文字之後揣測作者的想法,我個人相信大多數做慈善的人還是出於本來的善心的。

馮萍:作者描述了自給自足的一種生活狀態,自己種菜,種甜玉米,種楓樹取楓糖漿,自己做沒有酵母的麵包,化繁為簡。

這讓我想起了兩種生活狀態:

一是現在的西方國家全職媽媽們自己開墾個小菜園,家家院子裡有果樹,吃的東西都是媽媽們自己做的。

二是三十多年前的我奶奶家屋後菜園子裡種的一園子新鮮蔬菜,前院子裡養的雞鴨鵝,都是自給自足啊!

但是不一樣的是作者只是過簡單的生活先滿足基本生存再追求精神滿足。而我奶奶那代人辛辛苦苦地只是為了生存。                   

關於慈善,我感覺大家都有一顆善良的心,隨著年齡的增長負面資訊聽的越多,人們會變冷漠了。

安然:今天談論主題一:何為節儉?

梭羅指出就是直面生之必需品。讓身外之物和生活充滿了美,就如同貝類動物的殼一樣渾然天成,不去過份修飾。

節儉,是為了讓生命不要受到物慾的禁錮。

主題二:慈善。

梭羅理解的慈善應該是授人以漁而不應該是授人以魚,你給窮人錢,其實他也許並不是又冷又餓,而只是骯髒邋遢,破衣爛衫,舉止粗俗,間或這些只是他博同情的道具,讓你主觀的相信自己的判斷,被人利用騙取了你的同情心。這也是為什麼會有職業乞丐。

人應該有愛心,有功德心的,小區中那個慈善總會的捐衣箱,我總是將家中閒置的衣物洗淨包好,送進去,我相信會有真正需要它們的人。

路邊地鐵裡抱琴彈唱的年青人,我也總會默默地在他的琴盒裡聊表寸心,殘疾人的路邊表演我也無法做到見之不理。很佩服江一燕的年年支教,這是大愛,不是作秀,而我只是普通人,只能在小事上盡一點綿薄之力。

莫問前程:

梭羅在瓦爾登湖畔時的飲食所用基本食材如下:

自己種的土豆、玉米、豌豆,採買的大米、蜜糖、黑麥、玉米粉、豬肉。

對照網路上流傳的五彩斑斕的膳食搭配圖,梭羅兩年多的生活一直堅持如此簡單的食譜,不禁讓我為他的營養狀況和健康狀況捏把汗。

然而連梭羅本人都覺得不可思議——獲取必需食品所費的周折是何其之小,人可以像動物那樣非常簡單地進食,但依然會保持健康和力氣。

反思自己的生活,飽食終日四體不勤,健康和力氣絕比不上這個粗茶淡飯辛勤勞作的男人。至簡的生活也使得梭羅能夠更加專注於對真理的探尋。

這讓我想起另一位英國的哲學家德里克帕菲特,此人秉持著和梭羅相似的生活態度,一樣的衣服買十件,去食堂每天都點同樣的菜,就是為了把這些瑣事刪繁就簡,精力更多地花在哲學思考上面。

借用心流理論來說,梭羅和帕菲特想必在各自生活中總是能進入全情投入,高度專注充實而愉快的心流狀態中,這樣的狀態本身就有益於人的身心健康。受此啟發,我也很想抄起奧卡姆的剃刀,將自己的生活再剃剃乾淨了。

對於梭羅所講述慈善的話題,我想他大概是想說,行善本身是一種行為,而行為背後的動機,有真心的善意,也有道德優越感的滿足,他對前者尊重,對後者抨擊——老子壓根兒就不需要,哪來的回哪去吧。

這可真是不知好歹喔,可這看起不知好歹的態度卻也能給我們些啟示,那就是在我們關愛他人的時候,要試著去設身處地理解對方真實的需要,如若只是一廂情願的話,那些以愛的名義傷害對方的事情大家想必都見過不少。

個人並不認為經營慈善事業需要揣測行善者的動機,畢竟公益事業的目的是讓急需援助救濟的人們確實得到幫助。而且慈善事業的良性發展是建立在合理的政策法規和管理制度,而並非個人動機。論跡不論心,論心世上無完人,這話用在這裡挺合適。

may:

梭羅不願意任何人選擇他的生活方式,他是希望每個人都謹慎的尋找追尋自己的道路。做自己願意做的事,就好比我們幾個選擇在這裡讀這本瓦爾登湖一樣!

其實我想我們裡面如果有一個人能過上梭羅這種方式的生活,那他一定不是一個沒有錢的窮人!因為這樣的生活在當今是最奢侈的!(似乎是個矛盾的病句)

其實,我覺得要汲取的是梭羅那種簡單與安寧!而不是學他一天只吃一頓飯,那樣身體真的就受不了!

再有對於慈善,我覺得梭羅引用的這句說很好。——“如果你的手頭很寬裕就像棗樹那樣慷慨大方;但如果你手中拿不出任何東西,柏樹一樣做一個azad或自由人。

領讀書友: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