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定土地產權是農民致富之本

2022-11-24 22:16:44 字數 1461 閱讀 7415

勞動能夠致富是騙人的。勞動可以讓人溫飽、小康,但是絕對不能讓人富裕。

費歇爾講:凡是能夠帶來收入的都是資產,機器、廠房、知識、技能、漂亮的臉蛋都是資產。資產的市值就是資本。收入是資本的利息。利息不是收入的區域性,而是收入的全部。因此,增加收入的唯一途徑是增加資本存量。在這個意義上,勞動也是資產。但是勞動這個資產一天最多隻能工作24小時,因此勞動收入是有極限的,要富裕就得靠其他資產收入。增加知識,提高技能,積累財富都是增加資產。而一種最重要最豐富的資產就是土地資產。

一塊土地,兩種狀態:一種狀態是農民只有使用權、收益權,而且是50年的使用權,另一種狀態是農民不僅擁有使用權、收益權,而且還有轉讓權、抵押權等一切權利,永久地擁有這些權利。試問,那種狀態下土地更值錢呢?毫無疑問,是後一種狀態。所以,增加農民收入其實是一件極其簡單的事情。把土地產權完整地界定給農民,讓他們回家睡個覺,做個夢,一覺醒來就有錢了,富裕了。這個夢就是中國夢。

把土地產權界定給個人,不僅可以讓土地流轉到最能發揮其價值的用途上,讓土地得到最有效率的使用,而且也為貨幣找到了廣闊的洩洪的地方,可以有效避免房地產漲價,降低工商業的成本,提高工商業的競爭力。這也可以有效增加收入。中國的房價為什麼這麼高?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土地產權沒有界定給個人,錢因此而沒有洩洪的地方,全部集中在房地產這個堰塞湖裡。三十年的高增長,這些年又發了那麼多的貨幣,都堆積在房地產市場,房價能不高嗎?反之,如果土地產權界定給了個人,那麼人們就不會只買房子,還會去買土地。960萬平方公里每一寸土地都成為吸收收入的海綿,那麼房地產的**就不可能那麼高了。

我們有些人,當初支援分稅制,現在又轉過來反對分稅制。說什麼分稅制下大頭收入被**財政拿走,小頭留給地方。地方**要做很多事,沒有錢,所以搞土地財政。他們不明白,人們之所以撿地上的錢,不是因為沒有錢才撿,而是因為地上本來就有錢。地上有錢,難道因為你有錢就不撿了嗎?土地產權歸地方**,土地收益本來就歸地方**,它怎麼可能不搞土地財政呢?表面上我們看到的是收入分配問題,深層次其實是產權界定問題。

有人說,教授,你們杭州土地值錢,把土地產權界定給個人,農民會因此而富裕,但是我們那裡窮鄉僻壤,土地不值錢,即使把土地產權界定給個人,農民也不會因此而富裕。我說,我有本事把你們那兒窮鄉僻壤的不值錢的土地賣出杭州的地價來呀。要知道,中國有個“十八億畝耕地紅線”制度,農業用地轉做工商用地要受這個紅線的約束。因為這個原因,沿海地區工商用地指標極其緊張,地價也因此而奇高。但是,如果土地被界定給了個人,那麼沿海就會和中西部進行土地交易。不是土地實物的交易,而是用地指標的交易。中西部地區可以把很多土地平整出來,改良成農田,然後把這個指標賣給沿海發達地區。如此,發達地區的土地就可以大範圍用作工商用途了。這可以大幅降低沿海發達地區的地價,提高經濟的競爭力。而中西部地區窮鄉僻壤本來不值錢的土地也可以賣出發達地區土地的地價來。

又有人說,教授,把土地分給了農民,你分不到怎麼辦呀?對此,我的回答是:不把土地分給農民難道就有我的份嗎?不分,沒有我的份;分了,還是沒有我的份。但是分了,土地得到更好的利用,社會財富增加了,我也會因此而受益。全社會每一個人,都應該明白:想從窮人那裡賺錢那是發神經,讓自己富裕的不二法門是讓身邊、社會上有更多的富人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