懲罰需要講究方法

2022-11-24 22:02:04 字數 1519 閱讀 3381

在教育中,適當的懲罰必不可少,日本學者小原國芳講過:“必須用適當的懲罰來充實教育。懲罰不是殺人,而是救人,是使人新生,使人復活。”的確,“懲罰”可以達到“警戒”的目的。對學生的缺點和錯誤,適當的懲罰將有助於其克服和改正。關鍵是,懲罰要講究方法。所以,懲罰作為教育手段本身沒有錯,錯的是懲罰的方式和內容。

首先,要把哪些行為會受到懲罰和受到怎樣的懲罰跟學生講清楚,最好和學生一起來制定這樣的紀律。這樣做不僅會使孩子提高遵守紀律的自覺性,而且會自願接受懲罰。很多老師對學生的懲罰,往往是對學生主體意志和力量的否定,是教師單邊意志的體現。這樣的懲罰,似乎沒有存在的必要,往往脫離學生的真實情感體驗,從而使學生在心理上反感和拒斥。

其次,懲罰必須適度。薛法根老師在《教育的幸 福》中曾經講過:“我深信愛的教育力量,在教學中對於那些常常走神的同學,我總是邊講課邊走到他們身邊,用手輕輕地撫摸一下他們的頭,抑或輕輕地拍拍他們的肩膀,孩子們總能領會我的意思,專心地聽講起來。這就是教育的藝術,蘊含著教育深愛的藝術,足以讓所有的學生感受到教師那無言的愛,感受到教育的幸福。”反觀今天的一些教師,打學生的耳光,在學生的臉上畫些紅色警告標記,讓學生在太陽下暴晒,把一些學生講成垃圾糞堆……這怎麼能令人信服?

再次,懲罰要考慮學生的身心特點和承受能力,採取合適的方式。教育家陶行知“四顆糖果”的故事,值得每位教師去思考和借鑑。陶老在擔任校長時,看到男生王友用泥塊砸班上的同學,當即制止了他並令他放學後到校長室。放學後,王友已早早地等在校長門口。陶老沒批評他,反而送了一塊糖果給他,說:“這是獎給你的,你按時來到這裡,我卻遲到了。”陶老再掏出一塊糖果給他,說:“這塊糖果也是獎給你的,我不讓你再打人,你立即住手了,說明你很尊重我。”陶老掏出第三塊糖果,說:“我調查過,你用泥塊砸那些同學,因為他們不遵守遊戲規則,欺負女生,你砸他們,說明你正直善良,有跟壞人作鬥爭的勇氣,應該獎勵!”王友流著淚承認錯誤。陶老滿意地笑了,掏出第四塊糖果,說:“為你正確地認識錯誤,再獎你一塊糖果。糖果分完了,我們的談話也完了!”面對孩子的錯誤,陶老沒有疾言厲色地批評,沒有狂風暴雨般地責罵,而是從細小的事情上,發現他身上有尊重人的品質和自我矯正的潛力。四顆糖果,一席言語就像春風般拭去了孩子心靈的灰塵,體現陶老高超的育人技巧。因此,懲罰必須講究方法,好的懲罰,不是讓學生遭受皮肉之苦,而是觸動其心靈。

最後,懲罰過後,要及時地給與應有的關心,避免不良後果。教師要明白,學生各方面不成熟,懲罰的作用是短暫的,不要期望學生一下子就能痛改前非。要特別指出的是,懲罰應有時限。一般來說,孩子的行為得到了制止或已完成懲罰的“作業”,懲罰便應自動解除,不能對孩子揪住不放。對他們的改過,我們要恰當地給與讚賞,正是懲罰的存在才凸現了賞識的價值。賞識給與學生更多的是快樂、自信;而懲罰給與學生的是負面情感因素,如後悔、羞愧等。正是這兩種有著巨大反差的情感的彼此關照,才給了學生強烈的趨避動力:珍惜賞識,避免懲罰,才會完善自我。

一位學者曾經指出,懲罰是一把雙刃劍,是一種危險的、高難度的教育技巧。作為教師,必須對教育中的懲罰有正確地認識,這樣才能審慎、適當地應用這一教育手段,使之有利於學生的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