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政經博弈呈現大熊分餅格局

2022-11-24 21:41:57 字數 2204 閱讀 8782

兩隻大熊分一張餅,可是這張餅僅夠一隻大熊吃飽。

兩隻大熊都只想“吃自己的餅,讓別人捱餓去吧”。於是爭執起來。

無奈,兩隻大熊實力相當,一時爭執不下。

這時,來了一隻小熊,同樣餓著。小熊說,兩位老大別打架,

我來為你們分餅吧!

兩隻大熊面面相覷,想不出什麼別的辦法,於是同意了。

小熊隨手一掰,一張完整的餅變成了一大一小的兩個半塊。

大熊們正要爭奪大塊的餅,只聽見小熊又說:且慢,一大一小不公平。讓我咬一口大的,就公平了。

兩隻大熊還是沒什麼別的辦法,於是又同意了。

小熊咬了一口左手拿著的大的一半,只見這大的一半變得比小的一半還小。

小熊趕緊又說,那就再咬一口右邊!

就這麼左一口右一口地咬了不知道多少口以後,兩塊餅終於一樣大了。

小熊心滿意足地挺著肚皮走了。

兩隻大熊守著兩塊吃剩的小餅面面相覷,誰也吃不飽。

有些讀者可能已經發現:這不是書上的童話嗎,只是小熊和大熊的角色顛倒了。

是的。書上的童話是兩隻沒有經驗的小熊爭奪一張餅,一隻狡猾的大熊趁機佔了便宜。

我把這個故事裡的大熊小熊角色顛倒了一下,

不僅更加戲劇性,也更接近東亞地區國家博弈的真實情形。

按照國際貨幣**組織(

imf)公佈的

2010

年底的資料,中國的名義國民生產總值(

gdp)是

7.0萬億美元,日本是

5.9萬億美元。

如果不把歐元區成員國的經濟資料加總計算,那麼中日兩國分別是世界第二大和第三大經濟體,是東亞地區僅有的兩隻大熊。

韓國是東亞地區第三大經濟體,

2010

年底的名義國民生產總值僅有

1.0萬億美元。

東南亞國家聯盟(簡稱東盟,英文縮寫為

asean

)由十個國家組成,

2010

年底的名義國民生產總值加總起來才

1.8萬億美元,還不到日本國民生產總值的

1/3,略高於中國國民生產總值的

1/4。

就算東盟能夠成功實現一體化(現在還差得很遠),也僅僅算得上是東亞地區的一隻小熊。

中國的外交官時常講:“弱國無外交”。

如果觀察歐元區,似乎是那麼回事兒:德國和法國是歐元區內僅有的兩個大經濟體。每當歐元區面臨重大公共決策的時候,只要德法兩國首腦達成了一致,那麼最終方案就不會難產。

在歐元區內,德法兩國首腦當仁不讓地擔當起大國的責任,其他國家在多數情況下樂得搭便車。這種博弈的結果是:大國通常分得較大的利益,小國通常得到較小的利益。

可是東亞與歐元區大不一樣。

中國和日本這兩個大國相互之間外交失敗,東盟卻能夠在兩個大國的夾縫當中左右逢源。

在面臨某些重大的東亞區域公共決策的時候,兩個大國無法決定方向,小國的傾向性起到決定性作用。

這種博弈的必然結果是:東盟一再獲得較大的利益,中日僅僅獲得較小的利益,就像前文童話故事裡的大熊分餅。

最新而且典型的案例是東亞自由**區談判。

自由**區是一張大餅。雙邊自由**協定可以讓雙方受益,多邊自由**協定可以讓多方受益。

在發展階段相近的經濟體之間,與較小的經濟體簽訂自由**協定獲益較小,與較大的經濟體簽訂自由**協定獲益較大。

中日是“大東南亞”(東亞、東南亞和南亞之和)地區僅有的兩個大經濟體。

2010

年底,兩國的國民生產總值之和達到

12.9

萬億美元,佔“大東南亞”國民生產總值的

70%。

只要中日之間談成了自由**區協定,“大東南亞”自由**區就建成了

70%。相反,如果中日之間沒有自由**協定,東亞的自由**一定是扭曲的。

“大東南亞”自由**區的現狀就是扭曲的。

中日兩國之間沒有簽訂自由**協定,卻分別和東盟簽訂了自由**協定。

於是,有一些中日兩國之間的**,繞道東盟國家中轉能夠享受到更低的關稅和更多的便利。

原本屬於中、日這兩隻大熊的大餅,就這樣被東盟左一口右一口,獲得了巨大利益。加之東盟已經和韓國簽訂了自由**協定,還要與印度、澳大利亞和紐西蘭談判“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

rcep

)。東盟正在成為“大東南亞”的**中心。中日韓等經濟體則繼續充當“大東南亞”的生產車間。

別再說什麼“弱國無外交”。

小國不一定無外交,大國也不一定有外交。

有外交則國強,無外交則國弱。

這次中日領導人在首爾會面,難道兩隻大熊的下一個目標是餵飽另一隻小熊?

2013年第1期drc青年學者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