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家寬頻戰略蓄勢待發 以國家意志鑄就寬頻之戟

2022-11-24 21:41:53 字數 1948 閱讀 4017

中小

】自去年下半年以來,一連串觸目驚心的數字刺痛著我國電信業和社會公眾的神經。

短短一年半,中國寬頻網速國際排名如此大幅下滑。此外,我國寬頻人口普及率僅11.7%,與發達國家的普及率差距從2005年的10個百分點已經擴大到了13.4個百分點。我國在網速、網路質量方面與全球平均水平的差異,在網路覆蓋率方面與發達國家的差距都在急劇拉大。這與我們作為全球經濟第二大國、電信使用者和網路使用者第一大國的國際地位形成了巨大的落差。

一時間,“假寬頻”、“壟斷阻礙發展”等觀點廣泛傳播,我國通訊行業承受著無情的奚落、難堪的指責。

這些沉甸甸的數字背後,是不是中國通訊行業不努力不作為?中國寬頻落後的根源在**?

事實是,在中國電信等運營企業的全力推動下,2011年,中國網際網路接入速度增長了43%。但同期國際寬頻增速在巨大基數的基礎上仍增長了39%。

在利潤連續多年下滑且缺乏**引導資金和政策支援的情況下,2011年,我國運營商毅然承擔起寬頻光纖化的社會責任,投入巨資啟動 “光網城市”等計劃。我國寬頻使用者去年淨增逾3000萬戶,總數達到1.56億戶,僅中國電信一家就新增光纖接入使用者2000萬戶。根據2010年工信部等七部委下發的《關於推進光纖寬頻網路建設的意見》,全國三年內光纖寬頻投資超過1500億元,“埋單者”都是電信企業。但城市緊張的管線空間資源、各類坐地起價的穿行費賠償費入場費以及中西部廣袤的農村與偏遠地區,這些都嚴重阻礙著企業獨力推進寬頻化的腳步。

事實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後,寬頻化已成為各國發展的重點。目前全世界有112個國家和地區推出了國家寬頻戰略,數千億美元的**資金投入高速光纖寬頻網路,構成了全球經濟復甦和發展的新基石。同期,中國**向“鐵公機”(鐵路、公路、機場)等重大建設專案投入4萬億“救市”資金,寬頻卻未能分一杯羹。我國的寬頻發展主要依靠產業自身力量,靠企業自主推動。

“連通美國”、“數字英國”、“數字法國”、“智慧國新加坡”、“u-japan”……美國發布寬頻戰略,建立寬頻扶持**;韓國提出有線1g,無線100m的建設目標;日本**加快寬頻建設企業折舊,並提供無息貸款;瑞典**承擔了農村寬頻網建設成本的二分之一。這股風潮,席捲歐美與非洲,大國與小國,發達市場與金磚國家……反觀中國,網路建設缺乏統籌規劃,國家引導和服務機制尚未建立,在國際資訊科技與創新**會發布的全球寬頻報告中,中國都沒有進入前30名。全世界144個發展中國家,有99個提供**普遍服務,有36個提供寬頻普遍服務,用發達地區補貼農村等欠發達地區。而中國連**都沒有設立普遍服務**,在各部門各類涉農政策中,對農業機械、農資、農藥、化肥等都有優惠或政策支援,唯獨對農村寬頻卻沒有采取任何措施。

短短几年間,中國寬頻急遽落後了。更讓人難以接受的是,這一落後恰恰是在中國國力高速崛起的程序中發生的。正當發達國家、金磚國家和多數發展中國家都意識到寬頻化對於重塑經濟乃至國家競爭力的戰略意義時,紛紛舉國家之力主導或扶持寬頻建設,給予投資、稅收、補貼等一系列優惠政策,而在中國,依然把發展寬頻主要視做運營商社會責任或普通商業行為。如此背景下,我們怎麼可能看到一個覆蓋無所不在、應用支撐有力、資費又儘可能低廉的寬頻中國?

放眼全球,寬頻已經成為世界經濟、軍事、文化、商業競爭的**舞臺。在這個舞臺上,絕大多數角色無不把寬頻化視為贏得未來的法寶,並集合**、社會、企業之力揮出一記記重拳,中國卻只能伸出電信企業這個指頭來迎戰。在這場較量,中國已落在下風。而落後的原因,正是舉國上下對寬頻認識和投入的不足。至於深受百姓詬病的寬頻實際網速過慢、寬頻**相對偏高等問題,無不與此緊密相關。

令人振奮的是,我國國家***、財政部、工信部、科技部、***國資委等多個部門已成立工作小組,將共同組織“寬頻中國”戰略研究。在戰略性新興產業和資訊產業兩個“十二五”規劃中,也分別提到實現“寬頻中國”戰略和啟動“寬頻中國”工程。可以說,國家寬頻戰略已經呼之欲出,只欠最後樹起一面獵獵招展的大旗。

世界潮流,浩浩湯湯。新一輪全球制高點的爭奪,面向未來國家競爭力的打造,中國不能錯失良機。2011年歲末,《人民郵電》報連用五個“不能再等了!”向全社會發出最強烈的呼籲——中國國家寬頻戰略到了可以揭開蓋子的時刻。面對社會的殷殷期盼,面對產業界的翹首以待,我們仍要不停歇地大聲呼喚:儘快吹響國家寬頻戰略號角,以國家意志鑄就中國寬頻之戟!(記者 胡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