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的第一次出場

2022-11-24 21:41:47 字數 2831 閱讀 9735

從今天起,每天一回,

入群后可自由交流,錯過講課時間可回聽。

林黛玉的第一次出場

文、西嶺雪

林黛玉的第一次出場在什麼時候?

受電影電視影響,大多人對黛玉的第一印象就是她的初入賈府,“不肯輕易

多說一句話,多行一步路,惟恐被人恥笑了去。”並借寶玉眼光濃墨重彩,形容其神情樣貌,給了一個很驚豔的亮相,詳見於書中第三回。

那是全書的第一場重頭戲,不但上演了“寶黛初見”這樣的大關目,還借黛玉的眼光腳步細寫了榮國府的輝煌鼎沸。所以不但很多影視劇以此為開篇,就連一些白話縮水版紅樓書也是從這裡開始,這就給很多讀者和觀眾造成誤解,以為這就是林黛玉的第一次出場。

但其實早在第一回故事開篇時,就藉著甄士隱的夢境鄭重介紹了林黛玉的根基來歷的。只不過,那時候她還不叫林黛玉,而只是一株草,絳珠仙草。

古代的大戶人家,房子前一定會有照壁,不使人直見內廷;同樣的,一位真正閨秀的出場,又怎能揭簾直見?非但要千呼萬喚,更需要層層鋪墊。

黛玉在作者的心目中太高貴太清靈了,以至於作者不敢直呼其名,直出其人,而要藉助一個夢來介紹她。

那麼美麗柔弱的女子,也只能出現在世人的夢裡吧?

這還不算,即使在甄士隱的夢裡,他也不是直接見到了她,而只是聽見了一僧一道講的故事,真是虛之又虛,幻之又幻。

在夢裡,一僧一道且行且說:

“只因西方靈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絳珠草一株,時有赤瑕宮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這絳珠草便得久延歲月。後來既受天地精華,復得雨露滋養,遂得脫卻草胎木質,得換人形,僅修成個女體,終日遊於離恨天外,飢則食蜜青果為膳,渴則飲灌愁海水為湯。”

多麼空靈虛幻卻又鄭重華麗的出場!

難怪甲戌本在此有側批:“飲食之名奇甚,出身履歷更奇甚,寫黛玉來歷自與別個不同。”

前世今生輪迴之說原出自佛教,這使我想起另一個佛經故事來:傳說孔雀王有五百個妻子,卻只鍾愛青雀一個。因為青雀喜歡喝甘露,吃蜜果,孔雀王便每早採來奉養,就像差役那樣甘為隸使,以至於為獵人所乘,設陷阱捉了它獻給國王。

這麼巧,絳珠草也曾得甘露灌溉,且以蜜青果為食,但卻多飲了灌愁海的水,至於鬱結纏綿,多愁善感,與青雀的命運剛剛相反——孔雀王是因為青雀而誤墮紅塵的,絳珠草卻是跟隨著神瑛入世。

“恰近日這神瑛侍者凡心偶熾,乘此昌明太平朝世,意欲下凡造歷幻緣,已在警幻仙子案前掛了號。警幻亦曾問及灌溉之情未償,趁此倒可了結的。那絳珠仙子道:‘他是甘露之惠,我並無此水可還。他既下世為人,我也去下世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淚還他,也償還得過他了。’”

這段話說得極為婉約動人,幾乎替天下所有的痴情女兒說出了心裡話,翻譯成大白話就是:我上輩子欠了你的,所以今生來還債,為你傷心,為你流淚,都是我心甘情願,無怨無悔。

——後來,她果然為他流了一世的淚,並且“至死不幹,萬苦不怨”(蒙府本批語)。

程偉元、高鶚的120回《紅樓夢》裡,讓林黛玉臨死前咬牙切齒地喊著“寶玉你好……”嚥了氣,

有些讀者會覺得夠慘烈,夠煽情,是續書裡的精彩篇章。

但是從情感上說,把“萬苦不怨”改成“死不瞑目”,這個境界顯然低了很多個檔次,原本悽美空靈的“三生石畔舊精魂”的木石仙緣,如今變成了一場“痴心女子負心漢”的俗世苦情戲,表面是同情黛玉,其實是褻瀆仙子,完全違背了絳珠草“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淚還他”的初衷了;即使從寫作手法上來講,續書裡一邊是寶玉成婚,一邊是黛玉喪命,也實在太戲劇化了些,全不符合前八十回慣用的白描手法。

且說那一僧一道講故事的時候,原有兩個聽眾:一個是甄士隱,另一個是石頭。

石頭後來也跟著神瑛侍者下

了凡,成為賈寶玉口中銜著的通靈玉,從頭至尾旁觀了整個“還淚”的因果,之後仍回到青梗峰下,變回一塊大石頭,“復還本質,以了此案”。但是與石頭有一面之緣的甄士隱呢,出家之後是否另有作為?與寶黛二人又有過什麼樣的遇合?八十回後遺失,令我們不得而知,因此便有了眾多猜想,莫衷一是。

但可以肯定的是,夢裡僧人在講完這個“三生石畔舊精魂”的故事後曾嘆息:“因此一事,就勾出多少風流冤家

來,陪他們去了結此案。”

此前兩人亦曾對話,僧曰:“如今現有一段風流公案正該了結,這一干風流冤家,尚未投胎人世。”道曰:“原來近日風流冤孽又將造劫歷世去不成?但不知落於何方何處?”

其後又道:“想這一干人入世,其情痴色鬼,賢愚不肖者,悉與前人傳述不同矣。”

“你且同我到警幻仙子宮中,將這蠢物交割清楚,待這一干風流孽鬼下世已完,你我再去。如今雖已有一半落塵,然猶未全集。”

——這裡說得很清楚,正因為這段“還淚”公案,才勾出了眾多風流冤家跟著下世陪同,所以很明顯,神瑛與絳珠的因緣,便是整部《石頭記》的根本。

可笑近年來紅學家多有為“誰是紅樓第一女主”的問題打破頭的,有的說是史湘雲,有的說是王熙鳳,還有的甚至說成是曇花一現的秦可卿——然而在僧道歷述木石前緣的夢境中,史、王、秦蹤影何在?不過是“又將造劫歷世”的“一干風流冤家”、“情痴色鬼”中一員罷了,又怎麼可以同神瑛與絳珠相提並論呢?

悲哀的是,甄士隱在夢中聽到這一番對話時,竟不知自己的女兒甄英蓮,也是其中的一個“風流孽鬼”,屬於“已有一半落塵”中間的一個,猶自向一僧一道再三打探典故,真不愧名喚應憐矣!

第一次的碰撞

第一次的碰撞 一隻躺在廣場上的豆莢突然啪的一聲炸開了,幾隻圓滾滾的豆子跳了出來 可是,豆子們在掙脫豆莢的束縛時發生了什麼?一隻蒼鷹站在懸崖邊上,把身邊的一隻小鷹一掌推下山崖,小鷹在下墜的過程中,突然展開翅膀,飛上藍天!每一個孩子,就如豆子,就如雛鷹,在脫離開豆莢 翱翔藍天之前,與豆莢 與母鷹都有過第...

第一次學著做人,第一次學著愛你

人生是一條無法回頭的路,這條無法回頭的路讓我們擁有了無數個第一次。第一次做人,第一次哭,第一次笑,第一次遇見你,第一次學著愛你.生而為人,遇到你我很幸運。我不是作家,真心不會用華麗的語言去修飾遇見你後的複雜心情。首先,感謝遇見,給了我愛你的可 其次,感謝你,到現在還沒有變心 最後,感謝自己,學著去愛...

從林黛玉的一次洗澡,看黛玉究竟有多聰明

林黛玉第一次進賈府,大家問起她讀書情況時,她依人而答,回答賈母一個樣,回答賈寶玉又是一個樣。黛玉吃過晚飯後喝茶,敏銳地感覺到賈府與自己家中的方式不一樣,便照葫蘆畫瓢,很快依照賈府的規矩改了過來。黛玉和賈寶玉一起讀 西廂記 短短時間內,黛玉十六出全部看完,而且過目不忘,巧用書中之語笑諷賈寶玉。劉姥姥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