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情願的心臟

2022-11-24 20:56:52 字數 2152 閱讀 7001

多年來,有一個話題一直吸引著人們的注意力:下一個超級大國是誰?但現在看來有一點是漸漸清楚了:無論如何,那大概不會是歐洲。2004年時還曾有人充滿信心地寫了一本《歐羅巴共和國:新超級大國和美國霸權的終結》,但自2008年經濟危機以來,已經少有人還如此樂觀。別說取代美國的霸權,歐洲自身的一體化都陷入了停滯。它就像是一具無法行動自如的軀體,胸腔內緩慢地跳動著一顆不情願的心臟。

和東亞的政治力學結構不同,歐洲的力量中心一直在遷移中。最初,歐洲文明幾乎就意味著是地中海文明,希臘—羅馬是其天然的心臟,即便在羅馬帝國崩潰之後,經濟和宗教的中心仍在義大利,與遠在德意志的政治中心之間屢屢產生摩擦;當地理大發現和工業革命使得歐洲轉向大西洋沿岸後,歐洲的中心便轉向了英法兩國,尤其是英國——然而英國自從百年戰爭失敗後退出歐洲大陸,轉向整合海外領地,它那時倒像是歐洲的一顆倒掛在體外的心臟。最終德國的統一才逆轉了這個趨勢,但它崛起得太快,打破了英法的格局,最終以兩場不幸的熱戰和一場冷戰才使人明白了一個簡單的道理:如果歐洲要在大洲一級的規模上整合,那它的心臟只能是德國。

在戰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眾所周知,法德軸心是歐洲一體化的發動機。那時法德兩國關係中的核心是“你們假裝不強大,我們假裝沒注意到你的強大”(tonyjudt語)。但一場經濟危機無情地暴露出真相:不僅德國無法再假裝不強大(它的經濟甚至在此之前就已擴充套件到了整個歐洲),歐洲鄰國也無法再對其強大裝聾作啞了,法國無論在政治上還是經濟上都已被邊緣化。有人就此譏諷說,德國人當年沒能通過戰爭做到的事,如今卻不費一槍一彈就做到了:他們終於統治了歐洲。1948年,美國國務卿george c.marshall曾不解地表示:“法國人總是把德國看成巨大威脅......我們覺得這是過時和不現實的。”他如果知道幾十年後還有人這樣看待德國,也許就不會這麼說了。實際上,自1871年德國統一以來,其鄰國一直對這個強大且擁有自身利益的德國感到不安,不管這種強大是體現在軍事上還是經濟上、又是用在什麼目的上。

現在歐洲一體化所面臨的問題,乍看起來只是一貫吵吵鬧鬧的歐洲國家“可與共富貴,不能共患難”,但從長時段的歷史來看,只是深遠背景之下的一朵浪花。概言之,德國本應是歐洲天然的心臟,但卻錯誤地打了兩場戰爭(兩次世界大戰,在這一意義上可視為德國以鐵血政策來統一歐洲的努力),結果留下了許多陰影,造成一個迄今未能正常化的德國。有道是“千年易過,德意志的罪孽難消”,戰後的德國人從根本上反思了德國文化,否認了早先的政治理想。德國雖然在經濟上強大,但卻不願當大國(更別提重整軍備了),害怕被視為霸主而激起鄰國的反對,這使它更像個大號的瑞士而不是超級大國。如果說早先的德國太過咄咄逼人而讓人頭痛,那麼現在的問題則是它的消極性:它有整合歐洲的能力(也只有它有這個能力),但它意願消極,不願領頭。

如今的歐洲,並不是一個地理概念,而更多地代表著某種理念——歐洲意味著共享的某種“文明”,是基於合作和利益共享的和平,是商品、思想和人員的自由流動,如此等等。這種新的歐洲模式曾以嚮導和希望的形象出現在世人面前,彷彿它是某種即將到來的未來,尤其對於東歐國家的公民來說,加入歐盟儼然是他們成為文明人的洗禮。德國政治家一度提出讓小部分核心歐洲國家儘快實現一體化,但為參與國設定了極高的巨集觀經濟門檻。在經濟危機之後,這一點越發明顯:不要說歐豬四國,甚至連英國都可能永遠不太可能達到德國人定下的標準,加入這個頂級俱樂部。

對德國的主導作用,這兩種指責乍看起來有些矛盾:一方面德國被認為對起帶頭作用不情不願;另一方面,它參與制定規則時又很嚴苛。但兩者其實是一體的,其內在的沒有說出的共同邏輯是:如果你們都像我一樣就好了。

公平地說,在某種程度上也不能過分責怪德國人,畢竟退潮時出問題的都是那些“不負責任”的南歐國家。在歐債危機中,一幅葡萄牙的漫畫中畫著:“安吉拉(德國總理默克爾的名字),葡萄牙已經盡力了!”似乎心酸地哀告德國人別再提出過分苛刻的條件,然而如果不這樣又如何解決危機?以德國現在在歐洲舉足輕重的分量,它的任何提議都不可能讓所有人滿意,而它的過分積極更是會讓鄰國重燃對德意志民族野心的擔憂。正如一位德國作家曾說過的,這其中的兩難在於,無論出於何種良好意圖,德國必然會造成歐洲的不穩定。

然而歸結起來,德國又不能脫離歐洲。雅斯貝爾斯曾致函阿倫特說:“德國只能存在於統一的歐洲,復興它的昔日榮耀只能通過歐洲的統一,我們將不可避免地同自私的法國中產階級社會這個魔鬼簽訂契約,這就是(我們)今天的命運。”這也就是說,這其中存在一個弔詭的邏輯:正因為德國以往的黑色歷史讓人不快,所以不論德國是否情願,它只有“溶化”在歐洲之中,才能消除人們對德國力量的擔憂,因為它現在以“歐洲”的名義出現。從這一點上來說,就像對其鄰國而言一樣,歐洲也是德國的未來。

不該說的不說,不該問的不問 好文

活在這個世上,學會說話只需一年,學會閉嘴卻是一生。說話是一種本能,閉嘴是一種修行,沉默是一種聰明。不該說的不說,不該問的不問,看懂了不問,看透了不說,是聰明人的選擇!別說,誰的行為傷了你,別問,誰的冷落苦了你,別說,誰的話語淡了你,別問,誰的眼神藏著你.有些事自己知道就好,沒必要去追問,因為答案未必...

夫妻不離不棄不抱怨的情義

夫妻不離不棄不抱怨的情義 我那批2000年來的中國新移民,出國時,得到的訊息不像現在這般豐富。很多人,開始是非常失望的,總以為加拿大富饒,插一個題外話,在奧斯維辛集中營,犯人們管一個存有被納粹搶去物品的大倉庫叫 kanada 即是加拿大富饒的意思。在多倫多這個大城市,除了市中心的高樓多些,周遭太平淡...

失去的不後悔 得到的不欣慰

或許我們就這樣錯過,再來後悔為何當初不說。摘不到的星星,總是最閃亮的。熘掉的小魚,總是最美麗的。錯過的電影,總是最好看的。失去的情人,總是最懂我的。這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有個想要尋找的人。是的,我知道了,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因為你就在我心裡,無論你去任何地方,我們都永遠在一起,永遠,永遠。愛一個人就是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