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寫到麻雀

2022-11-24 20:47:57 字數 654 閱讀 3209

麻雀是高度警覺的小鳥——它算鳥嗎?過於普通,遍地都是。觀察到黃昏時麻雀的棲落和飛行,都是成對的。兩對麻雀,面對四個方向。那是剛剛落下,嚴陣以待,合作監視環境。穩定下來後,變成每一對監視一個方向。

有一對飛走了。剩下的一對麻雀立刻變成背對背,各朝一個方向。

有個美國人著一書《鳥的故事》,董繼平兄翻譯,他近年譯了許多美國自然文學的著作。那是一冊真正堪稱講述鳥類生活的書。比如講到麻雀的智力活動——有隻雄麻雀撿到一根好看的羽毛,銜回窩裡,得意得嘰嘰喳喳飛高飛低叫。像村人發了財滿村炫耀。它鄰居一隻母雀,羨慕得不行,它一飛走就飛進去偷出來。但並不銜回自己窩,而是飛到樹上找濃密樹葉藏起來。

一會兒雄雀回窩,羽毛不見了。氣得暴跳如雷。它首先飛到鄰居母雀窩裡,看看羽毛在不在。沒有。於是躥高飛低嘰嘰喳喳,那是罵了。

那隻母雀在附近樹上,假裝沒事人看熱鬧。

等那隻雄雀安靜了,又飛走了。母雀飛到藏羽毛處,銜著返回自己窩裡。它多麼開心啊!於是躥高飛低,嘰嘰喳喳。那不是炫耀,是按捺不住的開心。

這作者花了多少時間、精力,來研究一隻鳥兒的活動。麻雀——這麼普通得簡直不能稱鳥的鳥兒——我們對它們幾乎一無所知,只有單調的表象化的知識,只知道它們嘰嘰喳喳。

在風中,又一次,碎碎念

在風中,又一次,碎碎念 秋風瑟瑟,草木正在凋零的路上,黃色主打的場景,有靜美的思緒,更有人生易逝的唏噓感慨,具體如何來表白,不得而知。聽方清平說了一段脫口秀,跟著他抖的包袱,哈哈一笑之後,難免心酸了一下。人活著,何其不易。他的段子中講到,一個人死後,他的追悼會上,領導會來鞠一躬,親朋會繞著他的遺體轉...

官德 又一次“造詞運動”?

僅憑一套理論的完善遠遠無法提升普遍道德水平。只有在法律健全並且有執行力的基礎上,道德才不僅是一種高尚情操,更成為一種理性的選擇。僑報6月21日中國 據 報道,北京市社會科學院組織骨幹專家進行專題研究,其成果 中國古今官德研究 叢書近日面世,該書包括 史說官德 大道官德 為官史鑑 申論官德 四本,是中...

罕見現象,又一次出現了

外出向研究員朋友學習去,晚歸。回家路上,碰到一美團小哥一頓猛奔,哥當時騎著膜拜單車。美團小哥向我問路,我答完,他一頓道謝。我看他跑的氣喘吁吁,說 兄弟彆著急啊,就在前面了。他一邊跑一邊說,快超時了。我說,超時會怎樣。他說,罰款。我問,多少啊 他說,8塊五!他 恩,是這裡,找到了。謝謝!其實,哥也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