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 漢武託孤

2022-11-24 20:33:46 字數 3956 閱讀 6612

其實漢武帝心裡早就定好了新任太子的人選,卻遲遲沒有立儲的動作。原因不言自明。劉弗陵年幼,缺乏政治實力,倘若率先暴露,難免遭受那幾個心懷叵測的哥哥們的暗算。

然而,每況愈下的身體,讓漢武帝意識到,自己恐怕很難一直保護劉弗陵到他成年了。如此一來,早日為其挑選忠誠可靠的輔政大臣就成了刻不容緩的要務了。

於是,後元元年,漢武帝命人畫了一幅周公抱著周成王接受天下諸侯朝拜的畫,送給了一個人。

周公負成王

為什麼是霍光?

回答這個問題前,我們得先弄清楚什麼是“周公負成王”。

周公旦,中國政治家的楷模,周武王姬發的弟弟。在姬發繼位後,是朝野之中權力和名望僅次於姜子牙的人物。後來周武王早死,周公受命輔佐其子周成王管理天下,主持國家大權。期間,周公為鞏固周王朝的統治做了許多努力,包括:平定管蔡的叛亂,肅清殷商的殘餘勢力,建立了分封制加強對**王朝的保護,製作禮樂,等等。可以說,周公是周朝初期一個極其重要的承上啟下的人物,在周武王早死、周成王年幼的情況下,實現了國家政局的平穩過渡,為周朝八百年國祚奠定了堅實基礎。

周公旦,中國古典政治家的楷模

更重要的是,周公在輔政七年後,“致政成王”——將大權毫無保留的、不帶任何附加條件的還給了已經長大的周成王。這種對王權的忠誠,對權力毫不留戀的態度,受到後人廣泛敬仰和歌頌。

因此,漢武帝命人畫了這麼一幅畫,用意是很深刻的。對比周公的輔政歷史,從這幅畫中至少可以讀出三個寓意。

最顯而易見的,自然是要讓輔政大臣學周公那樣,輔佐幼主、主持朝政了。由於當時漢武帝未明立太子,但又不希望輔政大臣沒有準備,因此通過這種方法提前給他透了個底,讓他早做準備,以備不測——學習周公保護幼主登基。

第二層寓意,是提防“管蔡”。管叔、蔡叔是周武王的弟弟,是周成王的叔叔,最後卻在成王年間聯手作亂造反。平定管蔡之亂是周公執政期間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聯絡到漢武末期的實際情況,劉旦、劉胥一直都對皇位虎視眈眈、抱有幻想,在漢武在世的時候就有“入京宿衛”的打算,若待漢武帝駕崩,指不定會搞出什麼么蛾子來呢!因此,防備——甚至平定——這些有實力的藩王作亂,是輔政大臣所要承擔的第二重責任。

第三層寓意更深一點。周公對於周王朝最大的貢獻是將姬發克商的軍事成果轉化為周王朝穩定執政的政治成果。漢武帝是聰明人,他在位期間南征北戰,擴大了漢朝的國土,但他深切的知道,軍事上的征服並不代表政治上的穩定,漢家鐵騎贏得了敵人卻換不來民心,因此,在經歷了積極進取的漢武朝之後,漢朝更需要一位穩健、相對保守的掌舵人來鞏固統治成果。承上啟下,是周公對於周朝八百年王政的最大貢獻;而這恐怕也是漢武帝對於輔政大臣的最深刻期望。

為什麼是霍光?

那麼,為什麼這個人是霍光?

如此重要的責任,自然是需要選拔朝中德才兼備的人來擔任;然而,不選別人,偏偏選擇霍光,恐怕是很讓人大跌眼鏡的。

當時的霍光至少在兩個方面是備受質疑的。

第一個方面,是他的能力和作為。漢武一朝,英才輩出,霍光的才能和功勳,在當時真的是毫不起眼。事實上,他在漢武一朝幾乎毫無傑出作為,只是按部就班的一級級升遷,做到了奉車都尉、光祿大夫的位置。這樣一個看似“庸才”的人來輔佐幼主,會不會因個人能力不足而把小老闆帶溝裡去,實在是很令人擔憂的。

第二個方面,是霍光的家世背景。霍光之所以能入朝當官,完全是仰賴他的哥哥霍去病。霍去病是衛氏(即前太子劉據)的血親,如此一來,霍光在政治陣營上,自然也要歸入劉據一派。當時,巫蠱風波剛剛平息,在衛氏一派幾乎全遭覆滅的情況下,讓這樣一位衛氏血親去輔佐另一位皇子,難保他不會有二心。

那麼,霍光有什麼優點?

《通鑑》上寫道,霍光出入禁闥二十餘年,一直在漢武帝身邊侍奉,“小心謹慎,未嘗有過”;為人“沈靜詳審”,“止進有常處……不失尺寸”。

寥寥數語,便是霍光能受到漢武帝青睞的根本原因。

大家仔細思考一下週公的地位,不難發現,他名為“輔政”,實為“攝政”。何為“攝政”?就是掌握了天下所有實際權力的“無冕之王”。周公如是,劉弗陵的輔政大臣同樣如是。一旦這位攝政動了什麼歪腦筋,那改朝換代就是分分鐘的事。所以,在攝政的選任要求中,忠誠可靠是最重要的,是裡頭的“1”;才能功勳,是“1”後面的那些“0”。“0”再多,若沒有最前面的那個“1”,也是白搭。

從這點上來說,霍光正是當時最合適的人選。“小心謹慎、未嘗有過”、“止進有常處……不失尺寸”說明了他對皇權的極度敬畏和忠誠,而且行事一板一眼,絕不會也不敢有任何僭越的行為。

巫蠱之亂中未受牽連便是最好的例子。那麼多大臣、貴族、妃子、皇子都先後因莫須有的巫蠱之事死於非命,但霍光這位衛氏的近親卻能毫髮無傷地全身而退,未被政敵抓到任何把柄,這不正說明霍光是位潔身自好、忠實可靠的大臣嗎?把年幼的劉弗陵交到這樣的人手裡,不正是最好的選擇嗎?

說到這裡,我們可以把三國時期的白帝城託孤與之做個對比。當時劉備跟諸葛亮說:“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國,終定大事。若嗣子可輔,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諸葛亮聽了,淚流滿面,回答:“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貞之節,繼之以死!”後臺君小時候每次看到這裡都要狠拍大腿,大罵諸葛亮死腦筋,劉備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為什麼還不自取蜀國皇帝之位,修文備武、一統天下?後來年紀大了,才明白劉備當時的說法是多麼的狡猾。他之所以要特意提到曹丕,就是在提醒諸葛亮不要學曹丕那樣欺負孤兒寡母、篡位奪權,落下天下罵名——說到頭,劉備認可諸葛亮的才能,卻仍然對他的忠誠程度有所擔憂。

白帝城託孤

相比於劉備,漢武帝劉徹對霍光的態度則要爽快得多,在臨死之際,他直截了當的告訴霍光:“立少子,君行周公之事!”絲毫沒有顯示出任何顧忌和擔憂——這全部來自於漢武帝對自己識人用人的自信:他知道,霍光絕不會做出篡位奪權的事情來。

事實證明,漢武帝沒有看錯人。儘管霍光後來的作為受到頗多非議,但其始終沒有僭越“輔政”的本分,勤懇敬勉,最終開創了昭宣中興的盛世,其功不輸周公。

霍光的故事,接下來會細講。畢竟,之後的數十年,他才是中國歷史的第一男主角。

遺產:盛世還是亂世?

後元二年,劉徹病入膏肓。在彌留之際,劉徹下詔立劉弗陵為太子,並任命霍光、金日磾、上官桀、桑弘羊四人為輔政大臣。做完了這一切不多久,劉徹便撒手人寰了。

嗣後的史家對他褒貶不一。有說他“雄才大略”、“雖詩書所稱何有加焉”的(班固《漢書》),也有說他“窮奢極欲、繁刑重斂”、“其所以異於秦始皇者無幾”的(司馬光《資治通鑑》),各執一詞,也都有幾分道理。

誠然,公正地評價漢武帝確實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他東征西討,為漢朝打下了大片江山,也讓無數漢家子弟因此喪命;他改革政治制度,為中國後來的大一統政制打下基礎,卻也開了奴化思想的先河;他創新財政,大幅提高了**的財政收入,也導致許多家庭家破人亡;他從民間選拔人才,讓衛青、張騫、主父偃、桑弘羊、汲黯、張湯等人能各盡其用,卻也會聽信李少君、江充這類奸佞小人的讒言……誠然,站在不同的角度和立場上,對漢武帝的作為會有完全不同的評價;但不管是英主還是暴君,不論留下的是盛世還是亂世,他都在中國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不過,這並不妨礙我們從漢武帝的身上學點什麼,即便是在兩千多年後的今天。

第一是要有“做夢”的勇氣。漢武帝一生完成了許多大事,比如遠征匈奴,比如聯通西域。由於這些事情往往實現起來難度極大,放在當時的他人看來,是不可能實現的幻想。但漢武帝就是敢於做夢,並且一直堅持自己的初心,最終完成了這些常人眼中的“幻想”,實現了偉大的成就。

第二是無懼失敗的做事態度。漢武帝一生,失敗無數。就拿幣值改革來說,他在失敗很多次、經歷了數十年後,才取得了最終的成功。人人皆知,“失敗乃成功之母”,然後能夠戮力踐行的人,卻少之又少,漢武帝恰是其中之一。更難能可貴的是,他能夠在每一次失敗後都總結經驗教訓,通過前幾次的失敗提高後續的成功概率,最終走向了成功。

第三,則是創業者的精神。漢武帝生於天子之家,但他從未把自己限定在“守成者”的角色上,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前人的基業上尋求進一步的突破。如果沒有漢武帝當年打下的基礎,很難想象中國後來的疆界會是什麼樣子;而這一切,都是**於他生命不息、折騰不止的“創業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