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無極 畫畫就要不停的畫

2022-11-24 20:33:31 字數 1530 閱讀 7668

“ 繪畫是一輩子的事情,像做和尚一樣,要不停地畫,不停地畫,一天都不能停。我能夠生活,我要畫畫,我不能夠生活,我也要畫畫。一個人選定了畫家這個職業就苦了,所以,你要是吃不了苦,還是找別的事幹吧。”

“ 我畫畫從來沒人來搗亂,我不讓人家看。我的畫室四面是牆,後面一塊玻璃從來不開,光都從上頭來。沒有人能看到我畫畫,我覺得畫畫叫人看,總不免有點做樣子。我就避免這種影響。自己一個人畫畫,無意之中,感情和畫面就連在一起了。就連弗朗索娃絲叫我,也先打個**,同意後再進去。”

“ 你看安格爾、夏爾丹、庫爾貝、塞尚這些大師,他們的功夫都很好,但他們的畫除去畫內的功夫外,還有畫外的功夫。還有倫勃朗的畫,他的畫有深度,不只是功夫。所以繪畫沒那麼簡單,功夫好並不是最好。這個功夫只要有時間就能做的,大家都能做到,問題是理解方面要深刻。理解的深刻畫的就深刻。”

“ 我的大綱就是單純而有內容。簡單裡面要有東西看,看得多,但不會疲倦。現在有些功夫好的畫,一看就累得不得了。他畫的累,看得人更累。”

“ 中國古代的好畫也是這樣,比如范寬他功夫很好,但你覺得鬆得很,看得很舒服;倪雲林也是,淡淡幾筆,卻表現了很多東西。”

“ 油畫,所有的畫,不僅是功夫好就能畫好。畫到一定程度功夫應該忘掉。功夫要變成你的工具,你看馬蒂斯的畫好像很笨的樣子,其實一點不笨。你們的功夫好,到處都緊,緊的透不過氣來。”

“ 臨畫是要去理解作畫人當時的心境,不要抄,不要臨表面皮毛的東西。比如中國畫,不要僅僅臨結構,要臨他的呼吸和精神。要去理解認識塞尚、馬蒂斯、畢卡索,不能只學人家的外表形式。一個創造型的畫家總在變,你臨他的外表是跟不上的。”

作品欣賞

來自寫意油畫會,侵權必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