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被黑夜吞噬後,依舊無法癒合

2022-11-24 20:01:48 字數 2272 閱讀 3345

執筆,不知道該寫什麼。

或許這篇日誌會是我人生的轉折點吧,也許它會很亂。

無論你們怎麼評價我我都無所謂,或許你們都不屑看我寫的文章吧。

沒關係,這是我寫給我自己的。

其實,我自己都沒想到我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也許在旁人看來我變了,變了好多。

兩年,足以讓我變成一個笑裡藏刀的人。

兩年,足以讓我變成一個自私自利的人。

兩年,足以讓我變成一個消極頹廢的人。

潔白的衣袖裡面是隱忍的傷痕,那是我親手刻上去的。

清楚的記得那把美工刀,還有一個削鉛筆的小刀,真的好尖銳。

清楚的記得刀子刮過**後的疼痛和冰冷。

清楚的記得那天酒的香醇,酒精吞噬了身體,終於知道原來醉了就可以丟下一切。

每次每次我都後悔,原來我真的變壞了,可是這樣的生活就是我想要的嗎。

時而快樂時而憂傷,快樂的時候放肆的沉淪在歡笑中,憂傷的時候又頹廢到自殘。

以前膽小懦弱的那個我已經不在了,變成了一個像罌粟一樣狠毒的女孩。

我到底是怎麼了,不明白是什麼讓我變成了這樣。

表面那麼安靜,那麼卑微,那麼淡定,內心又有誰懂。

簡單的一句話就能上當的我,依然還是被騙了,被一個無情的**耍的那麼可憐。

原來所為的一切,就是我孤獨的表演,像小丑一樣。

等我明白過來也就晚了,從來沒有想過原來我也會這麼落魄。

想想當時,我多麼的傻,自告奮勇的扛起你虛偽的愛,跌跌撞撞的向前走。

以為這就是所謂的永遠,可是我錯了,等到為你頭破血流的時候才發現,原來只剩下我一個人。

愛的時候那麼轟轟烈烈,恨的時候卻只有我一個人獨自懺悔。

我曾告訴自己要偽裝成一個快樂的人,可是我做到了麼,沒有。

我自己都想笑我自己是個傻子。

是啊,我多傻,每次執筆,寫的都是你。

好吧,就算我辦不到我也要說,親愛的,這是我最後一次為你執筆。

親愛的自己,你若笑得出來,就請放肆的笑吧。

親愛的自己,你若笑不出來,就請放肆的哭吧。

笑不出來的時候,不要強求自己,因為那隻會讓你笑的比哭還難看。

我還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朋友說我是為了他。

其實我一直想澄清,我不是為了誰,也許永遠也沒有人明白,真的不為任何人。

眼淚無聲無息的掉下來,慌忙的擦去,卻永遠也抹不掉心裡那份傷感。

我很在以前就暗下決心要和她分開,可是每次看到她只有我一個朋友,寸步不離的跟著我的時候,我發現我不能。

可是痛是短暫的,我必須和她保持距離,就算是朋友也好。

否則,我怕我會影響她。

也許,我什麼都不懂,只是表面上做做決定而已,但是內心卻搖擺不定不知如何是好。

其實,我很懦弱,不管是什麼事情,我都是一個不敢面對的人。

我很後悔當初的當初,選擇了他,原來丟下的那個才是對的人。

在別人看來我也許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吧,沒有人可以看見我內心的傷感,只是看見我做事的果斷。

我也不想這樣,曾經問過我自己,到底要有怎樣的決絕才不算懦弱。

現在我明白了,懦弱,是我人生註定逃不過的形容詞。

我就是這樣的人,在找最好的辦法時,傷害了自己,也傷害了別人,永遠做不到完美。

其實人生就是一場戲,吹吹打打的開幕,卻只有一個無人知曉的落幕。

煙花燃盡,夜空就會變得很寂靜。

也許人生也一樣,璀璨是短暫的,不可能有絕對的永恆,那些浪漫的詞彙與現實成反比例。

我所走過的路,足以證明,天長地久是多麼可笑的逆命題。

現在我明白了,愛情是身外之物,像錢一樣無奈,來到這個世界是為了創造精彩,而不是為了談一場短暫的戀愛。

其實有時候放下也是一種獲得。該捨得舍該惜的惜,一個人承受不了太多。

放下一切吧,重新做自己,從零點開始看,未來依舊是那麼美好,沒準現在回頭還來得及。

親愛的自己,無人之處,請允許你自己放肆的流淚。

親愛的自己,疲憊過後,請允許你自己靜靜的休息。

親愛的自己,歡笑之餘,請允許你自己小小的傷感。

親愛的自己,頹廢過後,請允許你自己重生的渴望。

光,蔓延了整片土地。刺痛身體。

我懼怕那刺眼的明媚,生活在滿目的暗光之中。躲在黑暗裡透過眼眸,在冗長的夢境看著未知光明。

生活總是這樣,走到了盡頭,才會明白,最好的,是過程,而不是結果。

等失去了一切,才會從頭來看,才會反思,才會後悔。

可那已經沒有意義了。

只能換個地方,重新開始,才會慢慢去珍惜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是因為習慣了悲傷的口吻,還是自己想和他人隔絕。

浮華的青春裡,我們只能做配角,主角依然是時間和青春,我們要做的並不多,寫寫畫畫就過了。

青春的那些瑣碎,轉眼似水流年,痛過、愛過、恨過、笑過、幸福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