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爺爺講故事 陳濟身

2022-09-23 10:18:19 字數 2326 閱讀 8240

陳爺爺講故事

陳濟身小朋友們,親愛的小朋友們,六一兒童節快到了。陳爺爺祝你們節日快樂。

今天,我要和你們講故事。講講你們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小時候的故事,大家想聽嗎?大家愛聽嗎?

想聽的愛聽的小朋友,大家鼓掌,好伐。

你們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小時候,我們的國家還沒有現在這麼強大,科技沒有這麼發達,生活也沒有今天這麼富裕。也就是說,那個時候,大家過的日子還是很艱苦的。非常困難的。

那個時候,絕大多數人家裡,不用說沒有電視,沒有冰箱和手機。連座機**都沒有。電視和手機都還沒有發明呢。

住在郊區,住在鄉下的,連個電燈都還沒有。多數家裡都是點的煤油燈,點的蠟燭照明,火苗不大,一閃一閃,光也不亮,還有難聞的煙氣。晚上圍著豆大的燈光做作業是很傷眼睛的。

汽車那就更不用說了,沒有哪家有汽車的。出門辦事十來里路的一般都全靠走路。有自行車的人家都很少很少。那個時候,自行車不叫自行車,叫腳踏車。你不用腳去踏,輪子就不會轉,它怎麼會自行呢?

那個時候,吃的用的物資不豐富。尤其是肉呀,蛋呀,糖呀,米呀,油呀,布呀等等都要憑票買。都要定量**。所以一個月也吃不到二三次肉。那怕是一點點。那個時候的衣服大多也是買了布請師傅做,買布要布票,所以小小孩也是常常穿的大人的,哥哥姐姐們穿過的改的衣服。沒有現在這樣花花綠綠式樣又多又漂亮直接去服裝店買。連好多鞋子也都還是媽媽奶奶們用舊衣褲自己一層層一線線縫做的呢。小孩好動,跳跳蹦蹦,”新鞋”也往往穿不了多久,就破了,也不防水。

小時候也沒有如今這樣多的玩具。那個時候,玩得最多的也就是那種就地取材不花錢的跳跳繩,滾滾鐵環,玩玩泥巴,丟丟手絹,石頭剪刀布,和放放自己糊的風箏等。因為那時還沒有細細牢牢的尼龍線,放不多高也就倒栽蔥了。

說到學校讀書,**有現在這樣好的環境條件。有這麼氣派舒適的校舍,這麼明亮白凈的敎室。這麼寬闊標準的操場啊。尤其是鄉下,大多是一些舊民房,幾張破桌破椅一擺就是學校。有時候一個房間一個老師幾個年級,左邊幾排三年級右邊幾排四年級的,叫做複式班。學生也大多沒有像樣的書包,有的只是用一塊舊布一張討來的牛皮紙包一包,更不用談今天大家都在用的多功能書包和文具盒了。就幾本書,幾支鉛筆,毛筆,一瓶藍黒墨水,一隻卷筆刀。每支鉛筆用到只有小拇指長,拿都拿不穩了都還捨不得丟。乖小孩小時候就知道爸媽掙錢不容易,省一點是一點。

說了那麼多,我的意思就是說,你們現在真是太幸福了。生活要比過去好的太多了,學習環境也要比過去好的太多了。所以,一定要好好的珍惜。所以,一定要認認真真的學習,讀好書,長本領,聽老師的話,聽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的話。將來做個對國家對家庭有用有貢獻的人。好嗎?

陳爺爺今年七十九歲了,心態還很年輕天真著呢,有時竟然想能重活一次就太好了,這樣就能和大家一起,揹著書包上學,這該有多好。

陳爺爺是浙江人,老家在海寧。上個世紀四五十年代,在新倉完小讀的小學,在湖州菱湖讀的中學。那個時候從家鄉新倉到硤石縣城,要起很早,摸黑走到鎮上,坐一天只有一趟的人搖的“快班船”。也就是烏蓬船。輪船是後來才有的。因為家裡沒有鍾,摸不準準確時間,生怕誤班,幾次在露天碼頭一等就是一二個小時。夏秋蚊子多,冬春寒又凍。二三十里彎彎窄窄的水路,嘰咕嘰咕要搖半天,還稱是快班船。現在想起來都要笑。

後來到著名的菱湖青樹中學讀書,還要到長安鎮轉輪船,早上從長安出發,晚上才能到校。當時縣委在學校辦公,解放軍站崗。因為離家遠,半年才能回一次家。媽媽每次都要為我準備一點零食,就是我愛吃的一罐子黃豆炒米粉,香著呢,好幾斤。有幾次心急嘴饞一嗆口沒有吃好,不但咽不下喉嚨,反而一嗆噴出一大片。得不償失。眼淚汪汪。說是計劃要吃一學期的,**放得住,二個禮拜全吃光了。

那時市面上很大的桃子才一分錢一個,花生幾分錢一斤,糖粒子一分錢一顆,也捨不得買。為什麼?因為窮呀,爸媽沒有錢,小孩手裡也就沒有錢。你們想一想,現在你們有多少壓歲錢呀?一天要花多少錢呀。現在的小朋友,你們真是太幸福了。

陳爺爺今天就講到這裡。下一次什麼時候講,陳爺爺還得聽老師的安排。再見。

陳濟身2018.05.20於成都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陳濟身,79歲。浙江海寧人。裝置工程師。中國中車株機公司退休。愛好寫作。文字散見多地報端和網路。一家小報有我的專欄,《陳爺爺講故事》。

主        編 :張    彥

執行主編 :槐自強     巨石

執行主編 :郭   旭      韓曉

顧主編問 :周海峰     苦艾  

涇渭文苑:

一、關於稿費,打賞所得的稿費,

60%為作者所有,七日內結算。

剩餘用於平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