掙脫不自由的羅網,郎平再度攀頂有感

2022-09-23 09:58:14 字數 3400 閱讀 8620

曾經,在我們父輩還年輕的時候,她已經為萬眾膜拜。在急需精神支柱的萬廢待興的年代,中國女排,和著名學霸陳景潤一樣,猶如一劑強心劑,激勵著那一代的中華兒女。

一晃多年過去,突然間當年的神話又成了一堆人批判的物件。原來,當年大名鼎鼎的郎平,後來奔往了米國,效力於美國女排的國家隊,並率隊打敗了中國隊。罪名的極致,莫過於:叛國。我叛你弟!

今天,當年的神話再度崛起,她帶領中國女排奪得奧運冠軍。於是乎,各種膜拜又不絕於耳,雖然比起那個急需精神食糧的年代已經健康許多。

郎平在這三段不同又關聯的人生歷程中所經歷的人間冷暖,是不是值得我們思考呢?

哦,文鴻在這裡不想思考體育競技對國家進步作用的大小,正如不想思考奧運會對世界和平和國家友誼的推動作用。文鴻只是想,同樣的一個人,一直在毫無二致地為自己的理想拼搏,一直在盡責本分地完成自己的職業,為何前前後後得到的評價是如此差別巨大。

不得不說,我們這個民族,對本群體其他個人的指手畫腳或者所謂關心,實在是太過頭了。

先讓文鴻挑個簡單入世容易理解一點的問題。在中國的諸多地方,如果有男女晚婚,那麼,他們所要遭受的評點是不可思議的多。而評點的人,是真的關愛他們麼? 不得不表示有少部分是真心愛,但大多數不是的。他們只是平乏的生活需要嚼舌的材料,但冠於關心的名頭。而被評點的,受到的壓力也不是一般的大,甚至這種壓力延伸到了他們的家庭。有父母甚至因子女晚婚而陷入自卑。他們不會思考一下,那些評點的人,會因你的困而伸出援手,會因你的喜而歡顏麼?基本不會。還有更多其它的事情。比如你工資高低,比如你買房與否,甚至比如你穿著上“檔次”與否。然後,他們自己也為了別人對自己一樣的評點而碌碌,以至於大街上你多能看到臉無表情的走肉而難以看到真心的笑容。

就是這樣,我們的民眾,一方面用自己虛假的“關心”給他人羅織著難以動彈的羅網,一方面,自己深深陷入了這張自己一起幫忙編織的羅網。

這真是令人不解。哦,你會問,難道這比政治體制更要命麼?文鴻想說,是的,的確如此。體制改變雖難,卻是可以做到的,民眾文化這塊土壤,魯迅死的時候你我的祖父母都還是小孩,如今你我父母都已漸老,但文化改變如何,你我也看到了。

自由,唯有自由,才能掙脫這個羅網,才能讓我們每個人展現最大的的潛能和自我。

八十年代的郎平的確贏得了舉世美名,但她是不自由的。為了掙脫那種束縛(當然,也可能是為了新的嘗試),她到了美國。在經過了一樣的艱苦努力之後,她成功了,是金子總是會發光。我們應該為她感到高興。恰恰相反,很多朋友舉起了那張不自由的羅網,打著愛國主義的旗幟,對著郎平比劃一番。他們從未思考,就對國家貢獻而言,自己作為碌碌之輩,面對郎平這種巨人般的存在,怎有指手畫腳之臉面。

很高興郎平回到了中國,更令人高興的是,有關方面在邀請郎平執掌女排帥印時給了她足夠的自由,而郎平總結了自己在美國的經驗,也給予了女排隊友們足夠的自由。這一切,造就了更加健康的女排,她們一樣如前輩那樣,不負眾望。

在這裡不得不再次提一下偉大的華人數學家張益唐先生。他數十年如一日鑽研他所感興趣的數論。作為北大才子的他,在經歷一番煎熬之後拿了美國的博士,卻被迫無奈在餐館打工,直到年近五十才因學弟拉了一把,被聘為新布罕什大學的講師;才娶了一位同樣上了年紀的餐館的華人服務生;直到了快六十,他才以一篇幾近破解孿生素數猜想的文章一鳴驚人,人生從此不一樣。按我們民族的世俗“文化”,他不是早死在各種蚍蜉的口水之中,也早已在家人的壓力下淪為蚍蜉的一員。捫心自問,你,對,就是你,在讀本文的你,如果老張是你的同學,你是不是會把他作為話柄,甚至在你都快花甲時還唾沫橫飛喋喋不休?萬幸,他的這段人生,不在中國,而是在美國。他是如此評價我們這種劣質“文化”的:

它的世俗壓力太大了,你躲不開的,你要不出**,你就會怎麼樣怎麼樣。我自己可以沉住氣,我不要這些東西,但你的家人、親朋好友不答應,在美國就沒有這個問題。我欣賞美國的地方是你在一個快餐店打工,在一個超級市場收錢,沒有人看不起你。

曾經她讓全國民眾歡呼雀躍;曾經,又有一群實際上只會混吃混喝過日子的批判她為美國女排效力,是背叛祖國;現在,她又迎來了萬眾熱捧。實際上,大家要讚美她的,不該是什麼為國爭光之類的,而是她一路走來,對夢想的堅持和拼搏。要混吃混喝的都這樣,不必高呼愛國,國就強了,也不必高喊博愛,人類就進步了。而最利於這種堅持和拼搏的,便是寬鬆的環境,大家不要對別人的自由指手畫腳。中美沒啥大區別,最大的區別,莫過於在於這種對他人自由的尊重。

文鴻對上面提到的文化的改變實際上並不悲觀。大家一定還記得這次來自杭州的奧運健兒傅園慧給我們的驚喜。拿到了銅牌,她喜出望外,面對鏡頭也充分展現出真實的自我。這就是我們民族久違的自由。以為只有拿金牌才是為國爭光的年代已經過去,我們已經邁入更加務實和真實的時代。記得看過一句話,大概是說,傅園慧的出現,我們足足等了四十年(大意如此)。一種文化的改變的確太艱難,幸運的是我們生活在正在改變並可以繼續改變的時代中。我們只有珍惜這種機會並努力推動它改變,別無其它。

另外要指出的是,文鴻不是建議大家對他人置之不理了,不是建議大家只是keep to yourself,文鴻建議的是,對他人不妨礙其他人的私事和他人的自由選擇,能少管就儘量少管,而面對不幸和困難,能管還是要管的,而且這種管才是有意義的,值得我們點讚的!

哦,文鴻這篇文章所批判的文化,它有一個大家喜聞樂見的子集,就叫“攀比”。面對這些文化所編織的羅網,網上也早已提出破解的方法:1、心裡面回一句:滾一邊去,關你鳥事。2、強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

投稿civil rights,讓更多華人聽到您的聲音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