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故事丨痴情舊壇

2022-09-23 09:38:16 字數 825 閱讀 9479

◆◆與蜻蜓fm獨家合作

點上方綠標即可收聽主播朗讀音訊

痴情舊壇

喻    雲

還是上個月的事,週末去江心洲葡萄園摘了好些葡萄。一顆顆玲瓏剔透,狀如寶石。葡萄園主人說,這是優質的紅提,美名紅寶石,吃好,做葡萄酒更好。於是買了十斤回家,自釀葡萄酒。

幾年前的秋天,曾經自己釀過葡萄酒的。新的罈子、紫的葡萄、細的砂糖,釀出的酒,味道醇正。酒盡壇空後,我又用此壇,醃上了鹹鴨蛋。只是,鴨蛋不久就壞了,不明白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心想,或許是鹽放少了吧。

那個綠釉的舊罈子,寂寞地隱在廚房一角。現在,我要重新啟用它。搬出罈子發現底部深綠的釉上,不知何時結了一層白白的鹽漬。於是使勁用布擦拭,用水沖洗,看著淨亮了。可是放上一天,鹽漬又頑固地冒了出來,如同汗液!把罈子放水裡浸泡一夜,依然如此。不能再等了,葡萄已開始萎蔫,只得草草入了壇。

今年的葡萄酒,雖然用了優質的紅寶石,味道卻與幾年前的那壇酒差遠了,酸澀而鹹,並且透著苦!

和朋友說起這件事,他十分驚詫我的做法:“你不知道嗎?罈子非常專情。一隻好罈子,你釀過葡萄酒,就不能用來醃鹹鴨蛋,更不能一錯再錯,醃過了鹹鴨蛋,又來釀葡萄酒,罈子是有記憶的。”

他娓娓說著罈子的事,我卻感覺到,他述說的,該是一種心情。不出所料,朋友說他離婚了,他的痴情,也沒能留住她。他說,感情的事,不是可以隨意替換的,一旦深愛過,就很難再容得下別人。如果一定要勉強,也許就會多一顆受傷的心,如同我那罈子裡的變味鴨蛋與葡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