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西醫結合觀談面癱

2022-09-23 08:58:15 字數 3561 閱讀 7169

國人患面癱後習慣找鍼灸醫生,鍼灸**又以“面口合谷收”

為主線的面部陽明經辨證選穴方式為主。若西醫,除用藥外,多以莖乳突部為中心的少陽經外治法為主,中西醫基本上是各說各話。實則,中醫、西醫並不矛盾,只是相互間不願承認對方而已。只是許多中醫還是固守著古人原有的中醫辨證論治觀,卻置西醫的診療方式於不顧,往往誤認病情而不自知的境地。我目前基本上以中西醫結合觀為指導,覺得在盡力確定了西醫診斷結果後,再結合中醫的整體觀辨證施治,就會取得了理想的療效。

我個人認為,推拿、

鍼灸**中,西醫的**、病理對我們的指導意義更大,它可以確定病痛的部位和性質,使之在下手之前能有的放矢,也易於將西醫的診治觀揉合於中醫的辯證方法之中。以鍼灸常見的面癱而言,有周圍性和中樞性之別,這裡所談不包括中樞性的在內。周圍性面癱的病損區在耳後,而非古人所看到的面部這一表象。所以傳統的認識是:面癱多因正氣不足、面部感受風寒等外邪所致,又,面病多屬陽明,故有“面口合谷收”之說。以致從這一原始的觀點出發,不論採用鍼灸,還是推拿**,通常會以病損表現區的面部和遠端的陽明經作為取穴的主要區域。這樣**當然療效不會理想,因為它被病症的表象迷惑,偏離了病之本。耳後莖乳突周圍的病損是造成面癱的根本原因,現代醫學已經解釋和研究清楚了,將其融入中醫辯證觀之後,取穴原則就應當改變。我在京上學實習期間,曾遇過一位患周圍性面癱的中年婦女,屢經鍼灸無效。細詢之,之前在北京某市級醫院的**方法與我所學無異,不解?教學醫院的一位老師接診後,僅變通、增加了外關、支溝、以及醫風周圍的幾個穴位,一個療程基本痊癒。討教之,曰經驗,再無後話。吾不深信,亦理不出什麼頭緒,工作數年之後,方解其意。

現代的研究結果是:周圍性面癱是指原因不明、由莖乳突孔內面神經的非化膿性炎症引起的、急性發病的面神經麻痺,又稱面神經炎、特發性面神經麻痺。**不盡明瞭,病理過程卻很清楚,主要是面神經管內面神經和神經鞘的水腫,病變部位就在耳後莖乳突的附近。病症初期,可有麻痺側耳後或下頦角後的疼痛、緊張,多以乳突部為甚。面癱的認識已經相當明瞭,而大多數人只是固守中醫的傳統認識,對此視而不見。實則,只要在臨床思維上轉變一下

,不拘泥於老祖宗的或是中醫教科書上的說法,將現代醫學的研究成果結合到中醫理論之中,問題就會迎刃而解。

面癱多因正氣不足,感受風寒所致,這與西醫的認識沒有多少矛盾。傳統中醫根據面癱的表象,認為此病症的主要部位發生在面部或陽明經區域。西醫認為由莖乳突孔內面神經非化膿性炎症引起的、急性發病的面神經麻痺,即直接的**是面神經管的障礙,中、西醫在這一點上的認識相矛盾。此時就應當以事實為準繩,尊重科學,改變原有的中醫觀點,將致病部位或病之“本”確定在莖乳突孔的周圍,而此處屬中醫少陽經的範疇。所以可這樣理解:面部麻痺,表象在面,為標,屬陽明;本質在耳後,為本,屬少陽

(古人不會知道

)。依此類推,學生時期的疑問也就豁然開朗。在**時只要根據遠近取穴原則,

將主穴選擇在耳後與少陽經區域

,,配穴選在“面口合谷收”的面部與陽明經。那麼不論選用鍼灸、推拿,或是選擇辯證用藥等**,**的原則和方法隨之變換,從少陽為病這一關鍵點著手,療效就會較傳統的方法有很大提高。

西醫的**原則非常明確:減輕面神經的水腫與壓迫,改善區域性血液迴圈,促進功能恢復。與鍼灸、推拿**相近的物理**,就是直接在病變區,即在莖乳突孔的附近採用熱敷、紅外線照射、超短波透熱等方法。從**的角度理解,我們在鍼灸、推拿時,只要將西醫這種針對性明確的**思路融和於傳統理論之中,抓住主症,選取好枕後和少陽經區域的穴位即可。我認為,這就是**面癱的中、西醫結合法。從通督正脊術的角度來說,還要從頸椎上段考慮,主要檢查其頭頸的後部,那麼大多可發現莖乳突、頸椎

2橫突部的水腫和壓痛,其頸椎上段的偏歪亦較為明顯。所以本病的手法操作,首先是要整復頸椎上段的錯動,點壓頸椎上段的周圍和頭頸後部少陽區痛點,其次再從頭面部和上肢遠端的陽明經與少陽經取穴,這樣就

能獲得良好療效。

國人患面癱後習慣找鍼灸醫生,鍼灸**又以“面口合谷收”

為主線的面部陽明經辨證選穴方式為主。若西醫,除用藥外,多以莖乳突部為中心的少陽經外治法為主,中西醫基本上是各說各話。實則,中醫、西醫並不矛盾,只是相互間不願承認對方而已。只是許多中醫還是固守著古人原有的中醫辨證論治觀,卻置西醫的診療方式於不顧,往往誤認病情而不自知的境地。我目前基本上以中西醫結合觀為指導,覺得在盡力確定了西醫診斷結果後,再結合中醫的整體觀辨證施治,就會取得了理想的療效。

我個人認為,推拿、

鍼灸**中,西醫的**、病理對我們的指導意義更大,它可以確定病痛的部位和性質,使之在下手之前能有的放矢,也易於將西醫的診治觀揉合於中醫的辯證方法之中。以鍼灸常見的面癱而言,有周圍性和中樞性之別,這裡所談不包括中樞性的在內。周圍性面癱的病損區在耳後,而非古人所看到的面部這一表象。所以傳統的認識是:面癱多因正氣不足、面部感受風寒等外邪所致,又,面病多屬陽明,故有“面口合谷收”之說。以致從這一原始的觀點出發,不論採用鍼灸,還是推拿**,通常會以病損表現區的面部和遠端的陽明經作為取穴的主要區域。這樣**當然療效不會理想,因為它被病症的表象迷惑,偏離了病之本。耳後莖乳突周圍的病損是造成面癱的根本原因,現代醫學已經解釋和研究清楚了,將其融入中醫辯證觀之後,取穴原則就應當改變。我在京上學實習期間,曾遇過一位患周圍性面癱的中年婦女,屢經鍼灸無效。細詢之,之前在北京某市級醫院的**方法與我所學無異,不解?教學醫院的一位老師接診後,僅變通、增加了外關、支溝、以及醫風周圍的幾個穴位,一個療程基本痊癒。討教之,曰經驗,再無後話。吾不深信,亦理不出什麼頭緒,工作數年之後,方解其意。

現代的研究結果是:周圍性面癱是指原因不明、由莖乳突孔內面神經的非化膿性炎症引起的、急性發病的面神經麻痺,又稱面神經炎、特發性面神經麻痺。**不盡明瞭,病理過程卻很清楚,主要是面神經管內面神經和神經鞘的水腫,病變部位就在耳後莖乳突的附近。病症初期,可有麻痺側耳後或下頦角後的疼痛、緊張,多以乳突部為甚。面癱的認識已經相當明瞭,而大多數人只是固守中醫的傳統認識,對此視而不見。實則,只要在臨床思維上轉變一下

,不拘泥於老祖宗的或是中醫教科書上的說法,將現代醫學的研究成果結合到中醫理論之中,問題就會迎刃而解。

面癱多因正氣不足,感受風寒所致,這與西醫的認識沒有多少矛盾。傳統中醫根據面癱的表象,認為此病症的主要部位發生在面部或陽明經區域。西醫認為由莖乳突孔內面神經非化膿性炎症引起的、急性發病的面神經麻痺,即直接的**是面神經管的障礙,中、西醫在這一點上的認識相矛盾。此時就應當以事實為準繩,尊重科學,改變原有的中醫觀點,將致病部位或病之“本”確定在莖乳突孔的周圍,而此處屬中醫少陽經的範疇。所以可這樣理解:面部麻痺,表象在面,為標,屬陽明;本質在耳後,為本,屬少陽

(古人不會知道

)。依此類推,學生時期的疑問也就豁然開朗。在**時只要根據遠近取穴原則,

將主穴選擇在耳後與少陽經區域

,,配穴選在“面口合谷收”的面部與陽明經。那麼不論選用鍼灸、推拿,或是選擇辯證用藥等**,**的原則和方法隨之變換,從少陽為病這一關鍵點著手,療效就會較傳統的方法有很大提高。

西醫的**原則非常明確:減輕面神經的水腫與壓迫,改善區域性血液迴圈,促進功能恢復。與鍼灸、推拿**相近的物理**,就是直接在病變區,即在莖乳突孔的附近採用熱敷、紅外線照射、超短波透熱等方法。從**的角度理解,我們在鍼灸、推拿時,只要將西醫這種針對性明確的**思路融和於傳統理論之中,抓住主症,選取好枕後和少陽經區域的穴位即可。我認為,這就是**面癱的中、西醫結合法。從通督正脊術的角度來說,還要從頸椎上段考慮,主要檢查其頭頸的後部,那麼大多可發現莖乳突、頸椎

2橫突部的水腫和壓痛,其頸椎上段的偏歪亦較為明顯。所以本病的手法操作,首先是要整復頸椎上段的錯動,點壓頸椎上段的周圍和頭頸後部少陽區痛點,其次再從頭面部和上肢遠端的陽明經與少陽經取穴,這樣就

能獲得良好療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