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背誦100天《傷寒論》81 83

2022-09-23 08:58:13 字數 1430 閱讀 2010

發汗、若下之而煩熱,胸中窒者,梔子豉湯主之。(81)

解析本條論述火鬱影響氣分而見胸中窒塞的證治。

心主血,肺主氣,二者同居胸中。火鬱胸膈,既可影響氣分不和,亦可影響血分不利。本條所論則是火鬱之邪使胸中氣機不暢而見“煩熱,胸中窒”的證候。“煩熱”,或謂心煩、身熱;或謂因熱而煩,心煩特甚,二說皆通。窒者,塞也。“胸中窒”,指胸部有堵塞憋悶不暢快之感。本證是在前述虛煩不得眠的證候基礎上出現的,因其僅覺窒塞而無疼痛,說明火鬱所及,只在氣分而尚未影響血分。治則仍用梔子豉湯清散火鬱。火鬱得宣,則氣機自然暢達,其證自會迎刃而解,故不必加用枳殼、香附一類理氣之藥。

傷寒五六日,大下之後,身熱不去,心中結痛者,未欲解也,梔子豉湯主之。(82)

解析本條論述火鬱影響血分而見心中結痛的證治。

“傷寒五六日,大下之後,身熱不去”,而不見惡寒,說明邪已化熱,與傷寒表證初起不同。以方測證,可知表邪已化熱入裡。火熱鬱於胸膈,必有心煩懊儂等證。然本證火鬱所及,不僅影響氣分不和,而且進而影響血脈不利。心主血脈,心中結痛”較“胸中窒”之證更為深重。因其**仍是火鬱,故仍用梔子豉湯**,不必再加丹蔘、鬱金等活血化瘀藥物。由此聯絡到《醫宗金鑑》所載之“截法”**心痛,方用梔子、鳥頭二藥,偏熱者重用梔子,偏寒者重用鳥頭,以及傷科常用梔子泡黃酒外搓筋肉,以消瘀止痛等方法,均說明梔子除清熱瀉火的療效外,還具有調理血脈的作用。

傷寒下後,心煩,腹滿,臥起不安者,梔子厚朴湯主之(83)

梔子厚朴湯方:

梔子十四枚,擎 厚朴四兩,姜炙 枳實四枚,水浸,去穰,炒

已上三味,以水三升半,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二服。溫進一服,得吐者,止後服。

解析本條論述虛煩兼腹滿證治。

“心煩”、“臥起不安”與“心煩”、 反覆顛倒”詞異而義同。“腹滿”即腹脹。傷寒見心煩、腹滿,當認真辨證。若放滿而痛、大便祕結者,多屬陽明腑實:若腹滿不痛二便尚調,則多屬氣機壅滯。本條為“傷寒下後”之證,可知表邪己化熱入裡。火鬱胸膈則心煩、臥起不安;熱及脘腹,氣機被鬱,而見腹滿。但其熱並未與有形之物相結,僅是無形之熱蘊鬱胸腹,故治以梔子厚朴湯清熱宣鬱,利氣消滿。梔子厚朴湯即小承氣湯去大黃加梔子而成,亦可以看做是梔子豉湯與小承氣湯化裁的合方。因其腹滿僅是氣滯而無腑實,故不用大黃瀉下;又因其表邪已化熱入裡,迫及脘腹,故不用豆豉之宣透。方用梔子清熱以除煩,枳實、厚朴利氣以消滿。

曾在湖北潛江治一董姓婦女,心煩懊儂,晝輕夜重。夜間常欲跑到野外空曠之處,方覺舒適,並有脘腹氣脹如物阻塞之感。脈弦數,舌尖紅,根部苔黃,小便色黃,大便尚可,辨為胸膈火鬱,胃脘不和之證,遂用本方施治而取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