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JT叔叔譚傑中在講《傷寒論》時,提到

2022-09-23 08:58:12 字數 643 閱讀 5950

臺灣jt叔叔譚傑中在講《傷寒論》時,提到的一個說法非常有意思,值得我們思考。

他說,張仲景的《傷寒論》裡面所有的經方並非來自《內經》理論,而是古中醫的另外一派——湯液經方派,也就是《史記·殷本紀》說的“伊尹以滋味說湯”的“湯液本草”。他稱這一派為”古方派“,現在我們稱之為”經方派“,而後世,特別是以金元四大家為代表的後世醫家,他們的方子都是”遵經派“,就是完全按照《內經》的理論來組方的,現在我們稱之為”時方派“。讓我們所有人都大跌眼鏡的是,如果以《內經》作為經典來看,後世的”時方派'才是真正的“經方派”。

譚傑中說,上古時代存在二個大派,一個是以湯液經方為主的“經方派”,另一個是以《內經》為理論的”內經派“,而張仲景在寫《傷寒論》時,試圖將二個派別融合在一起,所以,《傷寒論》才會用《內經》熱論的六經作為大綱,而將所有的湯液經方貫穿其中,但是,裡面的方子並非都符合《內經》的理論。舉個例子,比如眩暈,《內經》說”諸風掉眩,皆屬於風“,**眩暈應該從肝論治,可是我們發現張仲景**眩暈的幾個方子,如苓桂術甘湯、澤瀉湯,沒有一個是“治肝”的。

但是,張仲景卻做到將上古的”經方派“的方子,用六經的框架將它們分類,讓後世更容易使用,譚傑中說,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傷寒論》的六經辯證和經方,用現代的話來說,幾乎可以”包醫萬病“。更為神奇的是,如果是腫瘤,如果符合六經辯證的某一型,那麼用經方會有很神奇的效果,這就是經方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