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與成長

2022-09-23 07:28:22 字數 3693 閱讀 2189

繼續**:價值與成長(2009-11-10 20:28:39)

分類:**

繼續**:價值與成長2009-11-10

有博友說,**這個問題需要有個定義,好!現在我就先給個定義吧:

1,價值投資,淨資產收益率在15%以下,經營利潤的年均增長在10%以下,市盈率在15倍以下的高分紅公司就可以定義為價值投資,因為其投資回報已能夠抵禦通貨膨脹率,完全可以做到資產的增值保值。

2,成長投資,淨資產收益率在20%以上,經營利潤的年均增長在20%以上,市盈率在20倍以上的低分紅公司就可以定義為成長性投資。

遺憾的是這個話題的**並不熱烈,不知道什麼原因?也許大家都在心裡考慮該怎麼辦的問題,也許大家覺得這個東東沒必要**,也**不出個名堂來。是的,在**市場,有些概念確實是沒辦法**個子醜寅卯來,就是個見仁見智的話題。但是,我個人認為不等於作為個人就沒必要去思考這個話題。所以,我還是讓有志於價值投資的朋友們有必要去思考一下這個話題。所以,我還是就固執的讓大家繼續!繼續**!

這個案例中 ibm股價年複合增長11.36%,美孚石油是9.45%,這巨大麼?不大。53年下來一個300倍,一個120倍,這個案例用來說明覆利的威力是一個很好的案例,但是用來比較價值和成長卻是一個“偽案例”。因為成長型投資者的根本是用“接力跑”。比如老股民們都知道的中集集團,接力蘇寧電器,而不是拿著中集集團53年的**年均複合增長率用來代表成長型投資的效果。

再接著57樓說:

1、如果拋開具體的公司,那麼就是資料計算的問題,簡單假設,a公司為成長性公司,股價每年增長20%,沒有分紅;b公司為價值公司,股價每年增長10%,每年年底分紅5%(全部投入b);初始投資每**1萬元,那麼,投資b**永遠也趕不上a**;第10年,a回報6.19倍,b為4倍;第30年a回報237倍,b為72倍;這樣下去b永遠改不上a 。從數學上講,這個假設下這兩個數列差是發散的,而不是收斂的。有朋友說巴菲特的公司不分紅,就是屬於a 類公司,正常情況下,b類公司是無法跑過他的。

2、如果,把b**的股價增長率調為15%,其他不變,則在第9年b就超過a了。但是這個現實中15%的增長,5%的分紅,估計沒有這樣的公司。這個也說明了ibm和美孚石油案例的問題,就是兩個的年均增長率過於接近,也只有股價增長率比較接近,再加上分紅b才可以跑過a.

3、如果,把b**的分紅率改為10%,增長率還是10%,那麼在第12年b超過a.不過常年保持這個分紅的公司應該沒有。

(2009-11-10 16:05:14)

wo91888(第135樓)呵呵。。。。

這個53年的時間確實太長了。“成長”股已經不再高成長了,相對於“價值”股的市場估值長期平均比較穩定而言,“成長”股大的市場估值的降低也是不小的一塊損失。

說穿了,要拿幾十年、上百年的一個企業股權,風險其實是比較大的,或者說拿“對”的概率是非常小的。從這個角度看,老股民先生的騰挪術在依據比較紮實的基本面分析和估值對比的基礎上,階段性(其實持股時間也比較長,操作很少——穩定)換股的方式,確實是最佳的辦法!

※是的,關於ibm還是美孚石油的案例可能時間太長,在我們實際**的時候就覺得意義不大。但是,假如我們深入思考一下,我們可以從這裡很輕鬆的得出幾個結論:

1,對於長期的投資,只要你投資的企業不會倒閉,那麼雖然說投資收益並不怎麼出色,但保證資本的升值保值、抵禦通貨膨脹應該沒問題,從長期投資的角度來說,這依然是投資回報最高的一種模式。高於任何一種可交易的投資品。

2,作為自然規律,任何一個偉大企業都不可能長期高速增長。在一個相當長的時間段內,無論它如何優秀,如何高速發展,最終的結果必然將回歸這個經濟體的平均增長。其中的原因之一是任何行業都有著其天花板。時間這個媒介會抹平初期的高速發展。

3,鑑於以上的事實,作為一個**市場追求收益最大化的價值投資者,費盡心機去尋找所謂的偉大企業進行長期投資就顯得微不足道,不值得也難以奏效;還不如去尋找未來三年能夠高速增長的標的階段性持有。何況長期高速發展的偉大企業鳳毛麟角,未來兩三年高速增長的企業卻比比皆是。當然,這個也取決於個人的預期收益率去取捨。

比如說在20年前你能看明白今天華為的如日中天而不是胎死腹中?天方夜譚吧。比如說三年前的國美電器與蘇寧電器,誰能看清楚今天的此消彼長?所以,有些事物只能事後總結而難以事前判斷的。

附件:**:價值與成長2009-11-9

※博友轉來一篇東東,很有趣的問題,就是選擇買ibm還是買美孚石油的問題,這就是個成長與價值的問題。說實話,我現在為止還沒有找到這個平衡點。不是找不到,而是並不實用。

從理論上來說,在這個方面是可以有個公式來平衡這個問題的,但由於我缺乏數學知識,所以就還沒有摸索出這個公式。當然,我採用我的土八路方式,還是可以找到這個理論上的平衡點,但似乎有點並不實用,而且也上不了檯面,在目前反對者不少的情況下,我也就不願意顯醜了,望大家見諒。所以,就放上來大家**一下。

我不知道這是誰的作品,但道出了一個投資的深層次話題:價值與成長!

我希望,有志於價值投資的朋友重視這個話題。

東財網友(第50樓)

回到1950年,我們可以有兩個選擇,買ibm還是買美孚石油?相信大部分現代人會選擇前者,ibm是一個時代的科技象徵。來個比賽吧,兩隻股各投資 1000美金試試。嘩嘩譁,53年過去了,ibm的股價漲了300倍,美孚石油的股價漲了120倍。在漲幅這一項上,ibm獲勝。但投資呢,當初美孚石油的1000美元現在變成了126萬美金;投資ibm的1000美元,變成了96萬美金。兩者相差24%,咋回事兒?明明ibm的漲幅大啊?

原因很簡單:定價和股利。ibm的定價太高了,但發放的股利卻沒有美孚石油高。53年來,大家不斷地分紅,由於股價低,美孚石油的投資者可以拿分紅繼續投入,幾乎可以積累到原有**數量的15倍;而ibm的股東僅能積累到原有**數量的3倍。因此,儘管ibm在漲幅上擊敗美孚石油,但加上分紅積累**的價值,美孚石油在投資收益總額上卻輕鬆打敗了藍色巨人。

由此引出西格爾投資收益基本原理:一隻**的長期收益並不依賴於該公司實際的利潤增長率,而是取決於該增長率與投資者預期的比較。

根據這個原理,不管**的利潤增長率是高是低,只要它超過市場預期水平,投資者就能贏取高額收益。比如,人們對ibm的預期較高,ibm的增長率雖然高,但股價當然也高;人們對美孚的預期低,美孚的股價也低。即使是同樣的分紅,再投入的時候,我們就能獲得更多美孚**,美孚就是靠著這些多出來的**,打敗了ibm。

簡單說,從長期來看,投資的收益取決於股價的高低和分紅的多寡。如果股價低,分紅多,即使沒什麼增長,也能賺大錢;股價高,同樣的分紅卻不能買更多的**,到頭來還不如分紅多的低價股。

(2009-11-09 11:39:51 ip:116.24.112.*)

※我本來準備把這個計算結果放在前面的,但想想還是放在後面吧,這可以讓朋友們在驚喜以後再冷靜的思考這個問題。

這個計算結果就是:在53年之中,假如你長期投資,ibm的投資年均收益是13.83%,美孚石油是14.42%。

當然,這裡還有著當時的美國**處於底部的原因,所以,其實際收益還可以提高一點,但對於53年的年均收益來說,幾乎是可以忽略不計的。

附表:年均收益計算表

ibm美孚石油

1950年

1000

1000

2003年

960000

1260000

53年累計利潤

95900%

125900%

年均收益

13.83%

14.42%

在**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可以同時考慮兩個方面:

1,價值與成長的問題。

2,長期投資的收益率問題。

其實,在**這個問題的時候,還會涉及到有效市場與無效市場的問題。當然,這個深層次話題就不在今天的**此例。

該文章**自">東方財富網部落格:/zyl01698/blog_180167078.html">繼續**:價值與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