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商時期的手工業生產

2022-09-23 07:18:24 字數 3023 閱讀 8562

核心閱讀

3000多年前的殷商王朝在手工業方面有高度的發展,以青銅鑄造業為代表的手工業專業化程度很高,玉器、骨器、陶器等手工業生產達到相當的規模。不同手工業作坊相對集中分佈的模式也影響了西周及之後的手工業生產。

現收藏於中國國家博物館的後母戊大方鼎是世界上現存最重最大的青銅禮器,是殷商時期青銅文明的典範之作,標誌著當時青銅鑄造的水平。考古學家認為當時的青銅器鑄造是專業化程度很高的技術,鑄造後母戊大方鼎的技術難度並不亞於當今任何一項高科技,需要嚴密的組織和合作,而一些核心技術更是隻有極少人嚴格掌控。

通過多年的考古發掘和研究,我們現在可以基本瞭解當時不同手工業生產的佈局,劃分出中部、南部、西部和東部4個大的手工業作坊區,每個手工業作坊區內部又有多種手工業生產並存。這種分工明確又相對集聚的模式承自早期的二里頭文化,並在之後的西周發揚光大。

手工業作坊相對集中分佈

甲骨文中有“百工”的記載。百工雖是虛指,但也能說明殷商時期的手工業門類相當齊全。殷墟自1928年開始科學發掘,就有大量的手工業製品出土,青銅器、玉器、陶器、骨器、蚌器、漆木器、紡織品、車馬器等器物數量巨大。僅婦好墓就出土青銅器460餘件、玉石器近千件。隨著考古工作的持續進行,考古工作者陸續發現多處手工業作坊遺址。截至目前,已發現鑄銅作坊7處、制骨作坊4處、制玉作坊1處、製陶作坊1處。另外還發現一些制石作坊、制蚌作坊的線索。因地下埋藏3000多年,我們已很難發現漆木器、紡織、釀酒、皮革等手工業遺存。這是目前我國發現的手工業作坊最多的單個遺址。

根據已知手工業作坊遺址的分佈,我們大概可以劃分出中部、南部、西部和東部4個手工業區。

中部手工業區位於小屯宮殿宗廟區內,已知的作坊遺址主要有鑄銅、制玉,另有制骨、制石、製陶的線索。南部手工業區位於宮殿宗廟區以南約1公里的區域,由苗圃北地鑄銅、鐵三路制骨和劉家莊北地製陶三處作坊遺址組成。西部手工業區距宮殿宗廟區2—3公里,分別發現有孝民屯鑄銅和北辛莊制骨兩處規模較大的作坊遺址。東部手工業區與宮殿宗廟區隔洹河相望,發現有鑄銅、制骨與製陶等作坊遺址。另外,在任家莊南地、北徐家橋、戚家莊東等地也發現有鑄銅、制石、制玉等作坊遺址,但因周邊區域相關考古工作較少,是否也會是手工業聚集區,尚待以後的發掘。

大規模的手工業作坊區和大面積的宗廟宮殿區、規模巨集大的王陵區共同構成了30萬平方公里的殷墟大遺址。手工業作坊區在龍山時代就已有雛形,到了二里頭時期已較為明確。考古工作者在二里頭遺址內就發現有鑄銅、綠松石加工等專門的手工業作坊分佈。在二里頭文化的基礎上,商代的青銅鑄造業更加成熟,種類越來越多、紋飾越來越複雜,所發現的鑄銅遺址也越來越多。

手工業區內分工明確

1999年,考古工作者在殷墟東北部發現一座屬於商代中期的都城,命名為“洹北**”。這座早於殷墟的都城由郭城、宮城、宮殿、手工業區、貴族與平民居住區等構成。在手工業區內發現大量鑄銅、制骨與製陶遺存,集中分佈於宮城北城牆以北約570米,面積不小於8萬平方米。

從時間與規模來說,殷墟的中部手工業區生產規模偏小,持續時間短,特別是鑄銅生產。之所以如此,可能與洹北**的廢棄有關。大量火燒廢棄堆積表明,洹北**毀於火災。遷都不久,仍在營建的都城成為廢墟,倉促間於洹河南岸恢復生產、重建宮室實屬無奈之舉。隨著大量宮殿建成,鑄銅、製陶等生產用火行為同樣對安全造成巨大威脅,異地生產成為必然。南部手工業區在此背景之下產生。

南部手工業區開始於殷墟一期,與中部手工業區相銜接,持續生產至殷墟四期。其中苗圃北地以鑄造青銅禮器為主。鐵三路制骨生產規模較大,僅在有限的區域內就出土了廢棄骨料、邊角料36噸,推測當時應生產了幾十萬根以骨笄為代表的骨器。劉家莊北地是殷墟目前唯一的製陶作坊,以生產泥質的陶豆、陶簋、陶盆等為主。

青銅禮器的需求在不斷增加,原有的生產能力無法滿足巨大的消費需求,增建手工業區勢在必行,西部與東部手工業區應運而生。西部手工業區以孝民屯鑄銅作坊規模最大,主要生產青銅禮器和兵器,時間則從殷墟二期延續至西周初年。這裡發現的陶範、模、芯等鑄銅遺物10餘萬件,數量驚人,由陶鼎足模、範芯座等推測,當時應該還鑄造了比後母戊大方鼎還要龐大的青銅器。

東部手工業區主要分佈在大司空南地,鑄銅作坊於1936年被發現,但相對而言規模不大。制骨、製陶作坊生產規模也較小,制骨材料以牛骨最多。

研究表明,手工業區內部生產分工已較為明確,生產工序清晰,產品也有所區別。比如在孝民屯鑄銅作坊,西部主要生產兵器與工具,而中部、東部主要生產禮器;劉家莊北地製陶作坊主要生產泥質的豆、簋等,沒有發現夾砂的陶鬲。

殷墟時期採用族邑模式,都城之內由相對獨立的眾多族邑聚落組成,既是生產、生活的區域,也是死後家族集中埋葬的墓地,“居葬合一”。目前仍在發掘的洹北**手工業區內已知鑄銅、製陶、制骨作坊由東向西相鄰分佈。在鑄銅作坊區發現百餘座墓葬,其中50餘座排列有序,隨葬有陶範、鼓風管、銅刀、磨石等生產工具,無疑是工匠之墓。由此可知,很多手工業區內也是居葬合一。

嚴格控制關鍵技術的流失

有考古學家分析指出,青銅容器和大型玉器生產是政治性產品,不是可以流通的商品。夏商周時期,“器以藏禮”“器以載道”,所以對以青銅器為代表的禮制產品的生產、流通加強管理、有效控制是統治階級的必然選擇。

如何控制與管理?辦法主要有3種:其一,設立集中的手工業區;其二,採用家族模式,這樣既有利於生產技術的傳承,更有利於嚴格控制關鍵技術;其三,國家設立專門的職官從事管理。

考古已知,在二里頭遺址內,鑄銅、綠松石等重要的手工業區主要分佈在宮城核心區以南,四周建有圍牆加以保護。商代早期的鄭州**也是如此,鑄銅作坊外挖有圍溝用於防護。以青銅鑄造為例,複合泥範技術要經過制模、制範、熔銅、澆鑄、打磨等工序,熔銅後還要按比例摻雜鉛、錫製作合金。無論是王室管理還是家族式管理,關鍵技術的傳承都有嚴格的規定。

當時不同手工業區內技術如何交流、骨器等非政治性產品如何進行**等問題,我們還不得而知,期待通過考古的推進找到答案。

我們也關心殷商之後的周朝如何佈局手工業生產。在陝西的周原遺址,考古工作者在鳳雛、雲塘、齊鎮、召陳等地發現有規模可觀的鑄銅、制骨、制石、製陶等手工業作坊遺址,不同的手工業作坊分工明確,相對集中。在河南洛陽北窯發現了面積超過10萬平方米的西周大型鑄銅作坊遺址,出土了數以萬計的陶模陶範,且以禮器陶範居多。發掘者認為武王滅商後,大量掌握青銅鑄造技術的殷商手工業家族被分封、遷徙,繼續為周王室服務,手工業的管理模式也被繼承。西周時期封國眾多,在晉國新田故城遺址、燕國琉璃河遺址、齊臨淄城內都發現有手工業區存在。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