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談我論,中國畫的筆墨新解 直擊書畫

2022-09-23 07:18:23 字數 933 閱讀 8954

關於筆墨,黃賓虹先生曾有言:“論用筆法,必兼用墨,墨可生韻,全從筆出。”清代笪重光也有“墨以筆為筋骨,筆以墨為精英。”之說。可見中國畫所講的“筆墨”實則為一,是筆在紙面行走中帶動墨色產生的效果,這個效果是操縱筆墨中主觀與客觀混合而成的,筆力而生的筋骨為主觀,墨色韻味為客觀。筆墨就是骨肉關係。這個道理龔賢也做過講述:“墨氣中見筆法,則墨氣始靈;筆法中有墨氣,則筆法始活。筆墨非二事也。惟筆墨俱妙,而無筆法墨氣之分,此真渾淪矣”。

唐 牧馬圖

“筆”的掌控是墨生韻的基本,對筆的認識也是基本功的一種修行,行筆中,中鋒、側鋒、逆鋒或者破鋒,無一定式。中鋒、側鋒、逆鋒或者破鋒的使用是學習的過程,應用卻是使用者的修養。行筆中的微妙變化或者大開大合的張力,心與筆共鳴,是畫面的需要,所以一幅好的作品,線條的入木三分與節奏絕不是中鋒用筆或者說什麼用筆產生的,而是線條中的筆鋒變化。

**鵬(陳立民)作品

“墨”是隱身人的顯形水,筆再有力也要有形態,形態就是墨。形態的韌勁與韻味,是依託筆的,筆的掌控能力決定了墨的藝術效果。但是這個效果不僅是用筆而生,還有用墨而生,墨的運用不僅是筆蘸墨這麼簡單,其中包含水分的多少,怎麼蘸墨、蘸水等。筆法、控墨的精熟,會令行筆中的墨色產生豐富而有意蘊的變化。無論是乾溼濃淡都能順應筆意而自然超越於墨色本身,而產生畫韻。但是切記“筆墨”是“筆墨”產生的過程是無定式的,不要介懷怎麼應該怎麼用筆用墨,而是用自己交友的方式和筆、墨交朋友。已有的法度只是學習和借鑑所用,實際應用還需有自己的思想。

房全友(房光友)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