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學勇 你好,新廁所

2022-09-23 06:58:45 字數 4040 閱讀 3245

一篇舊文,扯痛一段難忘的經歷……

你好,新廁所

學校裡的廁所,被鑑定為

d級危房好幾年了,也沒弄來資金重建。眼下,椽子、箔、笆、瓦都已經壞的壞,爛的爛,搖搖欲墜,一直是我的一塊心病。

雨一直下,從前一天下午就拉開了大幕,近六十天沒見雨水的土地,終於可以喝個飽了,持續許多天的高溫也可以暫告一段落了。

到了夜裡,雨聲更加刺耳,打在玻璃窗上,噼啪作響,打得我心神不寧,輾轉難眠。

我最擔心的當然還是學校裡的廁所,隨時有倒塌的危險,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事兒。萬一……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我是不敢往下想了,越想越害怕,我不是怕丟官負責任,我是真的擔心孩子們。真到出了事兒,砍了我的腦袋也沒用啊!

在床上,烙餅似的翻了一陣子,還是無法入睡,腦子裡千頭萬緒,胡思亂想,索性披上衣服來到了電腦房裡,爬網消磨這忐忑的雨夜……

天漸漸亮了,雨卻未停,還是如瓢潑一般,仍然沒有減弱的意思。不到六點,我下了點麵條,胡亂扒拉幾口,就騎著電動車衝進了風中雨中……

享受著雨水帶來的涼爽,也受夠了下雨帶來的不便。路上積水多,有的地方甚至沒過了電動車的底盤,真擔心電動車進水短路,把我撂在半路上。咱又是個近視眼,戴上眼鏡吧,雨水打溼鏡片,看不清楚;摘了眼鏡吧,如霧裡看花,也不清楚。沒辦法,只好慢慢地往前走,速度比平時放慢了許多。

大約比平常多用了十分鐘,我才來到學校。學校裡一個學生還沒有。看門的吳大嫂說:“你來這麼早幹什麼?下這麼大的雨。”

“不放心廁所,怕塌了砸著孩子們,我先來檢查一下。”我放下電動車,抹了抹臉上的雨水,戴上了眼鏡,眼前才又清楚了許多。

“你這個憨孩子啊!你不會打個**讓我看看啊!這麼遠的路……”聽著吳大嫂的埋怨,我心裡熱乎乎的。

“沒事兒,反正也睡不著了。”我一邊說,一邊撐起傘到各個廁所裡仔細看了一遍。

除了幾個地方有點漏雨之外,倒是沒發現什麼大的險情。不過,雨這麼大,誰又能保證不會塌下來呢?

檢查完畢,我才來到樓上,在簽到簿上寫上了注意事項,要求班主任老師給學生強調一下,不要在廁所裡流連玩耍,解決完個人問題,立刻撤離。

整整一天,每次去廁所的時候,我都沒忘記多看一眼,心裡一直揪著呢!我這小小的麻雀校長,翅膀太小,承受不起啊!

下午,放學的**聲響起,送走了校園裡最後一個孩子,結束了這一天也是這一個學期的所有工作,懸著的心才算放了下來。

假期裡,沒有學生,無所謂。如果廁所改建不成,開學後,怎麼辦呢?真是才下眉梢,又上心頭啊!

2012年我剛去學校的時候,學校的老廁所

2012年我剛去學校的時候,學校的老廁所二7

月10日,學生是放假了,教師的遠端研修卻又開始了。

大雨從昨天下午就開始了,整整一夜沒有歇息,早晨七點多的時候,雨小了,我便去學校參加遠端集中研修。

來到學校,我直奔廁所。走近一看,頓時一驚——老舊的廁所,終於沒能抗過這一夜的暴雨,“如願以償”地塌了半邊。

男教師廁所倒沒什麼大礙,只是瓦下滲水更厲害了。女生廁所的脊瓦掉了許多塊,最下一層的瓦片全掉了下來。這兩個廁所還基本上能湊合著用,不致於遠端研修時,沒有廁所可用。最慘的是男生廁所,不僅脊瓦有脫落,最下層的瓦有脫落,更為嚴重的是塌下去一塊。(由於學校廁所太小,女老師又少,所有我們學校沒有專門的女教師廁所。)

我和幾位老師找來木棍,把那些要落下來的瓦全部撥拉下來,省得再傷著人。聽著瓦片嘩嘩落地的響聲,我心裡像打翻了的五味瓶,什麼滋味都有。

那一刻,我的心情是多麼地複雜。

有慶幸,幸虧是在放假後,沒了學生,真要是萬一……我都不敢想下去。

有喜悅,其實,我從內心裡希望它快點倒掉的,省得我時時提心吊膽,現在好了,塌了就好辦了。

有擔心,萬一開學重建不上,

180多口子人,怎樣解決這個生活難題?

有無奈,作為一校之長,既無資金重建廁所,又沒本事拉來贊助,讓全校師生每天在一個搖搖欲墜的廁所裡提心吊膽地解決個人難題。我深感慚愧啊!

有感嘆,感嘆什麼呢?雖然心裡都明白,卻也說不出口……

看看沒什麼次生危險了,我趕緊拿出相機,拍了幾張**,又馬上給上級領導進行了“實況轉播”。領導說,知道了,馬上再向上彙報。

謝謝老天爺,終於塌了!其他的事情,願諸神都來保佑吧!

(剛放暑假,一場暴雨之後,廁所變成了這個樣子,當時我覺得很慶幸。)三8

月1日下午,突然接到中心學校校長的**,讓我第二天上午到中心學校商量一下廁所改建的事情。

放下**,我欣喜若狂。我拉著老婆,絮絮叨叨地說個沒完,從廁所的現狀到廁所的重要性,還暢想了廁所的未來。

“瘋了!”老婆嗔怪我說,“不就蓋個破廁所嗎?把你高興那個樣兒,跟祥林嫂一樣。當年有咱兒子的時候,你也沒這樣高興過。”

還想再拉著老婆給她上上“政治課”,人家轉身去廚房準備晚飯了。把我自己一個人,撇在那裡,吊在半空,自討了個沒趣兒。

一會兒,聽到鄰居回來了,我又跑到人家家裡“報喜”。鄰居也是個農村小學的校長,我們經常在一起商量問題。聽到我的“喜訊”,他連連“道賀”。我們便海闊天空地扯了起來……

直到老婆在隔壁喊我回家吃飯,才意猶未盡地告辭而去。

吃過晚飯,我在

qq仔細想了一下,這也不為過嘛!有兒子做爸爸是我一個人的事情。修廁所,可是

180多師生的大事啊!這萬一修不成?這萬一塌了出點事兒?我都不敢繼續往下想。我這小小的麻雀校長肯定吃不了兜著走。說白了,也是為自己的前途和命運而高興啊!

要說當晚高興得徹夜未眠純屬虛構,興奮得很晚才睡去倒是貨真價實的……

隨後,議標,招標,挖地槽,灌地樑,澆圈樑,封頂,安門窗,刷塗料,打自備井,鋪管道……看著新廁所慢慢地變化,就像看著自己的孩子一天天地成長,內心充滿了喜悅與期待……

2012年11

月12日,註定要在北孫徐小學的校史上寫上重重的一筆。

和負責建新廁所的馬老闆協調了下,又對新廁所進行了最後的整修,新廁所終於可以正常使用了。

孩子們聽說新廁所能用了,蜂一樣地湧了進去——對他們來說,這個整天關著門的新房子,是一個多麼神祕的地方啊!那種**的慾望已經壓抑了許久了。

從新廁所出來,孩子們三三兩兩地交談著,興奮地描述著新廁所的樣子,有的還與老廁所進行對比,言語之間,洋溢著喜悅之情。

其實,喜悅的何止是孩子們啊!應該說最高興的是我啊!之前,我也來過這所學校,也進過老廁所,也曾感嘆廁所竟然如此破舊,就算是

20多年前我上小學那會兒的廁所也要比這強上不知多少倍。但除了幾句感嘆外,並沒有其他的感受。

2012年2

月初,我來到這所學校,每天都要幾次到這裡“做客”,在搖搖欲墜的廁所裡解決個人問題,實在不是什麼好玩的事兒,總覺得脊背發涼,提心吊膽的。就連前些日子來我們學校的蔣自立老師也在博文中感嘆——新廁所未開張,張校長讓我們在舊廁所方便;誰知一進去,我

50年前鄉村廁所模樣彷彿就在眼前:那醜陋、那臭味、那不堪入目……

下午的時候,施工人員開始拆除舊廁所,隨著牆體一片片地倒下,我的心一點一點地舒展開來。不料,旁邊幾個六年級的孩子說道:“就這麼拆了啊?怪可惜的。”

我不禁哈哈大笑,難道孩子們對這破廁所也有了“感情”?

我拿出相機,給老廁所留下了最後的殘垣斷壁,也給校園留下最後的回憶。我一邊拍,一邊唸叨:“永別了,老廁所!你將永遠留在我的記憶裡,你將永遠留在我的文字裡!”

放學了,我仍不願意離去,站在二樓的陽臺上,向校園的西南角的廁所望去,心裡竟然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受。感動嗎?不像;喜悅嗎?有點。

不遠處,是碧波粼粼的龍灣水庫,落日的餘暉撒在水面上,金光閃閃;再遠點,就是水庫邊上沉默著的群山,像一個個和藹的老人,在暮色裡靜靜地佇立著……

我在心裡默默地念叨:“別了,老廁所!你好,新廁所!”

轉變源於自我                 成長不可替代

掃一掃,有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