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爸”將仨孩子“打”進北大 打不是家暴是家法

2022-09-16 04:57:48 字數 1673 閱讀 2374

2011年11月17日 08:17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三天一頓打,孩子進北大”,靠著這十個字,繼“虎媽”之後,“狼爸”又火了。非要用**的動物來打比方,這是因為兩人同樣擁有一套強悍的教育方式,一個字:打。這個字的背後,他們究竟在想什麼?

聽聽蕭百佑的簡歷吧:47歲,廣東人,畢業於暨南大學國際金融專業,本科學歷,如今他是奢侈品行業的從業者,同時也涉足地產。這樣一份簡歷似乎不足以讓他成為一個太大的焦點,但如果加上“中國狼爸”的稱呼,您可能就開始對他的生活感興趣了。

在作為爸爸的蕭百佑的詞典裡,離不開“打”這個字;這個字,被他評為家庭教育中最精彩的部分。這個字,讓他成為很多教育者和家長的“眼中釘”,但還是這個字,讓他憑藉雞毛撣子就將四個孩子裡的三個都送進了北京大學。

蕭百佑:四個孩子裡面老大、老

二、老三都在北大讀書,老四現在在****學院附中學古箏,就這麼一個情況。

蕭百佑:相對來說,四個孩子都是外向的,都是很快樂、很陽光的,但是他們外向的程度有一點不同。

蕭百佑:這個打本身是很精確、很科學的,我是把所有小孩在不同階段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錯了之後怎麼懲罰規定的清清楚楚。譬如3歲的時候,吃飯不認真那就要懲罰,如果他6歲的時候讀書了,不好好做作業那就叫錯那就要打,讓他們根據早就說好的家規在這個基礎上才執行家法。

蕭百佑:我女兒學琴就打小腿,如果不學琴了打手掌,用藤條,就是我們的那個雞毛撣子。

蕭百佑:她媽媽是支援的,因為從媽媽懷著孩子的時候我們就一直在商量怎麼教孩子,第二孩子是完全理解、接受,他們認同因為這個有言在先,約法三章。

兩天前,蕭百佑出現在江蘇教育電視臺的節目裡,他手裡拿著雞毛撣子,據理力爭地為自己辯護。和現場嘉賓的幾次衝突,甚至讓節目錄制因為太過激烈而一度中斷。

嘉賓:並不是像你倡導的那樣,孩子是要打才能進北大是嗎?

蕭百佑:不打,不一定是不是進不進北大的問題,是成不了好孩子。

嘉賓:按你的理解就是一定要有一方有受虐傾向才是愛的保護是嗎?但是我看到的你對親生兒女的態度無益於南霸天對瓊花,黃世仁對喜兒,你知道你打過孩子要打出痕跡來。

蕭百佑:在中國打他就是尊重。

蕭百佑:我認為都很好啊,我不認為是壓力,從小到大我對孩子的這種教育方法,包括連我的二姐,她認為這種方式有點過於嚴苛,包括我的很多同事,平常我們也有很多討論,所以也不是壓力。回過頭來,最後他們看到、瞭解了我的孩子之後,他們都無一不稱讚,因為任何事情調查、研究之後的發言是最準確的。

採訪中,蕭百佑提起,現在每年的寒暑假,都會有來自各地的家長帶著孩子到他這裡學習,請他培養,每年人數有30個之多。而對於這些孩子,他也無一例外地,同等對待。

蕭百佑:我曾經說過一句,孩子讀書、做人的成功,豈是一個打字了得,如果一個只是打就可以把孩子打好、打乖,打到學校的這個邏輯是錯的。但是教育孩子在他小的時候,在規範他的行為規範的時候,讓他形成良好的行為習慣的時候,不用一些體罰,也就是具體說不打那絕對是收不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他真正知識的掌握是在學校,沒有學校、沒有老師哪有學生的進步呢?但是沒有好的家長,家長沒有好的方法的配合學校教育,學生又怎麼能全面發展呢?

蕭百佑:所謂家庭暴力就是濫用家長的權利去對家裡的任何一個成員進行一種暴力的行為,但我這種,教育孩子叫家法。這種家法,就等於以前皇帝給那個帝師教他們太子的時候,首先給的是什麼呢?就是戒尺。沒有規矩不成方圓,懲罰教育跟鼓勵教育異曲同工。

這段採訪持續到昨晚11點半。結束的時候,記者希望能聯絡到蕭百佑的幾個孩子,他告訴我,他們已經通過家庭會議一致決定,孩子以學業為主,暫時不接受**的採訪。(記者丁飛 劉會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