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乙肝,但我的孩子不是乙肝

2022-09-07 18:13:48 字數 4505 閱讀 6198

在我國,

約有2000萬乙肝患者。

他們期望被**,擺脫歧視。

雖然乙肝的**有諸多不易,

但很多充滿正能量的真實故事,

讓我們感動和感慨。

今天,我們要講述的故事發生在上海,

那是2014年的冬天,

一個27歲的小夥子大婚在即……

一紙婚檢,將我打入深淵

▲想象中最神聖的一刻還會有嗎?

那年我27歲,是美髮店裡唯一的首席美髮師。我的人生規劃是——三十而立之前,我要和女友結婚,並且擁有一間屬於自己的美髮工作室。在好友的齊心幫助下,我準備將夢想付諸現實。與此同時,女友也終於答應了我的求婚。

就這樣,27歲的我將迎來家庭、事業的嶄新階段,這本應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年,直到我在婚檢報告上看到這一行字——乙肝表面抗原陽性。醫生告訴我,這表明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乙肝病毒攜帶者!

肝癌,是我註定的宿命嗎

▲得知噩耗,我陷入了深深的絕望。

從此,我閉門不出。肝炎病毒就像是我身上的定時炸彈,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發。最傷心的還是母親,她告訴我,事實上,她也是乙肝病毒攜帶者,一直僥倖我能倖免,但事實證明,我的乙肝病毒就是母嬰傳播而來。

婚檢告訴了我這個噩耗,我不忍心讓女友跟我一起遭罪,於是提出了分手,可女友堅決不同意。

儘管如此,我依然戰戰兢兢。每次隨訪複查,我都等待著醫生隨時可能給我的最終“審判”。幸運的是,我遇到了為我主治的王醫生,她是個經驗非常豐富的專家。

門診時,她看出了我的焦慮,對我說:“根據目前的檢查報告,你只是一個病毒攜帶者,與正常人沒什麼區別。”我低著頭,嘀咕道:“就算現在不是,但萬一發作,這輩子還是難逃肝癌的悲慘結果”。話音剛落,王醫生便笑道:“這些訊息都是網上搜來的吧?乙肝並非絕症,如果有一天,你不幸從乙肝攜帶者變為了乙肝患者,只要好好**,完全可以控制甚至達到臨床**。”聽了王醫生這一番話,我又重拾了信心。

帶著乙肝病毒我還能要孩子嗎?

帶著王醫生送我的三句話“該吃吃、該睡睡、別太累”,在家人和朋友的支援下,我們終於結婚了。我和妻子都十分喜愛孩子,我們曾打算結婚後生兩個孩子。可由於我的疾病,我們不得不約定,先暫時不要孩子。

然而,老天似乎又和我們開了個天大的玩笑。婚後三個月,妻子竟然意外懷孕了。思慮再三,我向妻子提出了**的打算。妻子**捨得就這麼**,可也害怕孩子生下來便是乙肝病毒攜帶者,這該如何是好呢?

就在猶豫不決時,王醫生從陪伴我複查的妻子口中聽說了我的想法,嚴肅地告誡我:“如果母親是乙肝病毒攜帶者,病毒確實可能通過母嬰垂直傳播,但如果在孕期和孕後採取阻斷乙肝母嬰傳播的一系列措施,也可以生出健康的寶寶;如果父親是乙肝病毒攜帶者,並不會對寶寶有任何影響。你讓妻子做**可真是糊塗啊!”

聽到王醫生的這番話,我和妻子都鬆了一口氣。這一年的冬天,我們迎來了一個健康可愛的寶寶。

▲我和妻子安心等待寶寶降臨。

從攜帶乙肝病毒,變成了乙肝患者

寶寶的出生給了我新的動力,看著這個健康的小生命,我體會到的不僅僅是初為人父的喜悅,還有她免於乙肝病毒侵害的感恩之情。有了孩子,我決定重振旗鼓,創業養家。

幾個月後,我和好友一起找店面、選裝潢,短短半年時間,美髮工作室成立了。然而,一次常規的複查結果將我拉回了殘酷的現實——這幾個月來的奔波勞累,我的轉氨酶高達500+,我從乙肝病毒攜帶者變成了乙肝患者,瞬間,我猶如五雷轟頂。

又一次來到醫院,我面如死灰,幾乎絕望。“小夥子,別灰心,你的病有藥可治。”王醫生的一番話讓我重拾信心。“醫生,聽說乙肝的**時間很長,我還年輕,希望快點**,早點痊癒,你一定有辦法吧!”看到我急切的樣子,王醫生安慰道:“放心吧,因為你年紀比較輕,基本健康狀況良好,而且也沒有黃疸、肝硬化等併發症,可以用長效干擾素**。不過,一定要堅持**啊!“

就這樣,我開始了每週一次的長效干擾素**。時間一週周地過去,我也越來越適應這樣的**。

通過**,當我拿到那張檢查報告,顯示:hbsag轉陰性,並出現抗-hbs轉陽性(保護性抗體出現),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堅持**,我拿到了乙肝**的“金牌”

經歷了漫長的**之路,我當然知道這行字意味著什麼——我成功走到了最理想的乙肝**終點,拿到了這塊被稱為乙肝**的“金牌”,這也是無數乙肝患者一生的夢想。

半年後,喜事再次造訪,妻子又懷孕了。我知道,這必將是一個健康的小天使,我憧憬著二娃繞膝的天倫之樂。

▲週末帶孩子野餐,不久,我們就是四口之家了。

無疑,我是眾多乙肝患者中的幸運兒,我做夢也沒有想到,我不僅能成家立業,還能有兩個寶寶。我發自肺腑地感謝王醫生,是她鼓勵我結婚生子,鼓勵我堅持**,才有了今天健康的我。

我相信,只要堅定信心、堅持**,這樣的幸運不會只落在我一個人身上。

資料解讀

我國乙肝患者數量龐大

《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顯示, 我國的乙肝病毒感染者約9300萬,慢性乙型肝炎患者約2000萬

2016年,全國乙肝血清流行病學調查表明,我國人群hbsag流行率為5.49%

資料表明,

雖然我國的乙肝流行率明顯下降,

但仍有近一億人感染乙肝病毒!

在這樣的環境裡,

豈不是要人人自危?

讓我們來看看故事裡的王醫生怎麼說。

專家怎麼說

王介非主任醫師

復旦大學附屬公共衛生臨床中心重症肝病科主任,

擅長重症肝衰竭的診治,以及乙型、丙型病毒性肝炎抗病毒**的優選和管理等。

握手、共餐會傳染乙肝病毒嗎?

都說乙肝是慢性病,

也就是病程很長,

**的目標是什麼呢?

目標兩分級,治肝又防癌

近期目標:臨床**即停藥後乙肝表面抗原持久消失

2015年,中華醫學會肝病學分會和感染病學分會共同釋出《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提出,部分患者可追求乙肝表面抗原消失即臨床**

遠期目標:降低肝纖維化、肝硬化、肝細胞癌發生風險

慢乙肝、肝硬化、肝癌被稱為“乙肝三部曲”。乙肝抗病毒**的目標,不僅是降低hbv dna水平,還要著眼於未來,降低肝硬化、肝癌的發生率,從而提高生活質量,延長壽命。

令人振奮又安心的目標,

讓更多的乙肝患者看到了希望。

遵從醫囑,配合**,

就很有可能獲得臨床**的機會,

讓我們來看看醫生手中的法寶。

抗病毒**,適合的才是最好的

抗病毒**適時是最關鍵的,慢性hbv 攜帶者因處於免疫耐受期,一般情況下肝內無炎症活動或僅有輕微炎症,且此期患者抗病毒**效果欠佳,一般不推薦抗病毒**,但對於年 35 歲、有hcc 家族史的高病毒載量患者需考慮抗病毒**。

什麼情況下進行抗病毒**,需要醫生來判斷,只有在合適的時機進行規範的抗病毒**才能獲得好的療效。目前臨床上常用的抗病毒**藥物包括核苷(酸)類藥物和長效干擾素。核苷(酸)類藥物屬於口服藥物,需要長期服用。長效干擾素屬於針劑,具有抗病毒、免疫調節等多重作用,有限療程。對於年輕、高酶低毒、期望短期內完成**、期望停藥、肝癌高風險人群(例如有肝癌家族史)的患者可優先考慮。

大家來測測

跟乙肝患者一起吃飯會傳染乙肝嗎?

是 否慢乙肝患者的臨床**,是指乙肝病毒

表面抗原消失嗎?

是 否(

我有思想,但我不是我的思想

我有思想,但我不是我的思想 我有一個身體,但我並不是我的身體。我能夠看到 感覺到我的身體,凡能被看到 感覺到的東西不過是被看到 感覺到的東西而已,並不是真正的看者。我的身體可能感到疲憊不堪了,也可能興致正高,或許它病了,或許還很健康,或許它很沉,又或許很輕,但是這一切都與內在的我毫無關係。我有一個身...

乙肝不再是成功的障礙

劉先生原本是一家四星酒店的大廚,得到了上級的賞識,月薪過萬,還在老家買車買房,正當剛嚐到日子的甜頭時,他在快速酒店集體體檢的時被查出乙肝 小三陽。 得知此訊息後,劉先生著實有些懊惱和詫異,因為就在前幾年我得過快速乙肝,當時是確診乙肝大三陽,身為廚師,乙肝將成為他未來事業巨大障礙,他決定和領導請假專心...

維生素C是慢性乙肝的天然降酶藥

為了減少生活中可以造成肝功能波動的因素,慢性乙肝或乙肝病毒攜帶者應該懂得吃,挑著吃。凡是成分十分複雜能夠增加肝細胞代謝負擔的,都應該避免,進而幫助乙肝病毒攜帶者保持在無症狀攜帶狀態,幫助抗病毒期間的慢乙肝達到更好 效果。辦公室裝修 維生素c是慢性乙肝的天然降酶藥 維生素c與蛋白質,應當是乙肝患者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