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盡未必甘來,古道上的人生

2022-08-05 18:19:08 字數 1070 閱讀 3694

揹包加柺杖,徒步茶馬古道,為那壯麗景觀、風雲歷史、神祕文化,借茶馬往事、驛站遺蹟在歲月中體驗和豐富世之味道,如今,這是一種生活方式。假如倒轉

時間,在從雅安到康定的茶馬古道上,同樣是揹負和徒步,我們看到的卻是另外一種生活方式,為的只是生計。

過去,從雅安到茶馬古道中心的康定,翻過海拔

2900

多米高的二郎山是一條近路,但道路險要不適於騾馬行走,背夫就成了這裡物資運輸的主力人群。背夫背上的茶包,少則百餘斤,多則兩三百斤,相當於兩三匹騾馬的負重。茶包是一包包疊加起來的,用竹籤串連固定,再以篾條編成背篼,套上雙肩。多的高有兩米多,少的也有一米多,背在背上如同小山一座。

從雅安至康定,背一趟單邊徒步需要十五天,每天走20幾里路。翻山越嶺,跋山涉水,每天茶包上背途中不會卸下歇息,背夫的領頭人“柺子師”也叫“大背師”會視隊伍情況,找平緩之處進行歇息,休息叫“下拐”,紮下丁字拐,丁字柺杖是木製的支架,背夫必備的行走工具。背夫們將茶包墊在柺子上,都挺直腰背歇腳片刻。數百斤的茶包,數百年的行走,日久天長,在古道上留下了深深的柺子窩。

“有太陽照射的地方,生活就會有亮點”。沉重的茶包,簡單的柺子,還有路石上一個個深深的柺子窩,茶馬古道上的背夫們就著粗茶吃著火燒子,苦盡未必甘來,可這就是古道上的人生。腳步的艱辛和背上的生計,踩出了一段與茶有關的悽美,與今天茶道美學完全無關。但一代又一代背夫天地間求生,艱苦中尋樂的那份堅定,或許與茶在歷經火煉水泡之後給現代人的那種鼓勵有關。“茶馬古道與生活美學文化季”茶馬古道特展的近

500件展品中,背夫的柺子或許是最不起眼的一件,可那堅定的造型和歲月的包漿,卻是古道無數艱辛後悽美的有力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