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到如何才叫“時候已到”

2022-08-05 18:08:53 字數 1451 閱讀 1999

愛到如何才叫“時候已到”

2010-12-1

二十多歲,男孩向女孩求婚,女孩猶豫地說:“我也愛你,只是時候未到。”什麼才是時候呢?他浪子回頭,還是他榮華富貴?都不是。他是個家境富裕的大好人,對她包容、體貼,就算她故意找茬吵架,他也只是笑笑,等她氣消。你看,架都吵不起來,那還等什麼?她不甘心,這麼年輕,還想多出去跳舞吃飯,結識人,隨性花錢,買很多漂亮衣服。總之,要多快活幾年。而結婚呢?就意味著餘生要對牢一張臉,等一個人回家,守著他,給他做飯、洗衣,買衣服的錢也要割讓些出來,應付開門七件事。

患得患失,還想這樣,還想那樣,最後總結:時候未到。其實還是不夠愛,再過幾年,甚至十年八年,也許還是“時候未到”。就像一個三十來歲的超級大齡未婚女,整天憂慮的頭等大事就是如何把自己嫁掉,終於也遇上一個好男人,週末他喜歡呆在家裡給她燒桌好菜,還說生孩子會鞍前馬後服侍她,像對一個女皇。別人也都催,打燈籠難找的人,趕緊結婚去。她何嘗不喜歡?只是仍在糾結,兩人從此吃飯看電視打發掉週末?太無聊。生孩子?還沒準備好。再過一年半載吧。還是時候未到?這麼大年齡了,還是貪戀自由,不肯收斂?只怕是還沒愛到願意跟他過吃飯看電視生兒育女的平淡日子。

認識的一個女孩也就21歲,年輕、漂亮,穿戴驚豔,到處玩樂,似一股不羈的風。覬覦她的男生能排成長龍。這麼有資本,有機會,當然要慢慢地千挑萬選,邊挑邊玩,物色個三五年再說。誰知很快就結婚了,一定是很愛他,又忙不迭地給他生孩子。心甘情願地被孩子的哭聲、頻繁換洗尿布、餵食折騰著。這麼年輕哪有經驗,忙得像飛蛾,一會撲東一會撲西,整晚睡不好覺,臉上卻始終掛著幸福的笑容。正是穿衣服的大好年齡,卻一改往日妖嬈裝束,穿得樸樸素素而怡然自得。傍晚時分,哄好孩子睡覺,晚飯在鍋上嘟嘟地煮著,她扶著陽臺欄杆,哼著小曲等那個人下班。

最美好的時光,願意捨棄在外面認識其他男人的機會,來守候眼前的男人和孩子,在租來的小屋裡為他們洗洗涮涮,也樂得省下穿戴費,給愛人多添一件衣,給小孩多買一件玩具。我們也許會感嘆,早了,早了,這才是真的“時候未到”。她卻喜滋滋地爭辯,遲早要結的呀。你看,遇到愛得足夠深的那個人時,會這樣說,遲不如早。遇到不是很愛的那個人,再遲,也是“時候未到”。就算你痴痴地等,或百般遷就,能有多大幫助?

長途跋涉的遊輪,像個沉悶的小鎮,還好,同船的一個船員,同女孩說笑,彼此也頗有好感,只是當問她能否陪他永遠在船上時,女孩不確定地說:年紀輕輕就守在船上到老死,整天對著一成不變的海水?可我還想用腳丈量世界呢。而一轉頭瞥見那個勾她七魂六魄的男孩時,她立即想,就是從此呆在船上也好,沒有陸上風光,至少還有免費海景。什麼岸上的繁華,在所不惜了。船員還是傻傻地緊追不放,我也可以到岸上找生活呀。到了岸上,就一定有他的戲?更不用說在船上等她回來了,就算等上一個世紀,大概也等不到。岸不岸上,年不年紀哪有那麼重要。

所以,當這人向那人約定終身時,這人也十分好,而那人卻還是猶豫地說,再多玩兩年,再世界各地走兩年,再工作唸書幾年。也許真的不是想推拖掉,而只是隱隱感覺時候未到。其實也就是,不是一點也不愛,所以不會一口回絕,不留餘地;也沒有愛得太深,深得怕一轉身就會失去他,急急忙忙地迴應,我隨時都願意。

說到底,時候到不到,不是年齡大小或時間長短說了算,而是愛的深淺說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