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世界沒空領略你的內在美

2022-08-05 17:58:56 字數 2433 閱讀 6749

王爾德:只有膚淺的人才不以貌取人,世界的祕密在於表象,而非內裡。

願你美得表裡如一

文|江夜雨 微博|夜雨不熄燈

01從小到大,我們常被灌輸一種觀念:與外在比起來,內在美更重要。

這個觀點十分正確。如花美眷敵不過似水流年,再美的容顏終究也會老去,真摯的靈魂卻越來越動人。

就像人們總說的: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連歌曲也在問:是不是愛人就該愛他的靈魂,否則聽起來就讓人覺得不誠懇。

可現實偏不是這樣子。

在這個像按下了快進鍵的世界,第一印象決定一切。

你只需要三秒鐘就決定了要不要點開這篇文章;在雜誌封面停留7秒就決定了要不要把它買下;30秒的預告片很大程度上左右了是否去看一場兩小時的電影;40分鐘一集美劇只要三集就定下了是不是要追完一整季。

你沒有意識到自己作決定只要如此短暫,同樣,你也很難意識到別人對你的評判也在一瞬,甚至只需要一個握手、一次照面。

這是一個“看臉”的時代。有時候,世界才沒空慢慢領略你的內在。

02但是,這並沒有什麼好抱怨的。

我們真的可以期待別人有那份耐心或時間來慢慢認識你、瞭解你,然後評價你嗎?

不能。

因為我們無法按照親人摯友的標準來要求別人。

況且,“第一眼效應'是隱藏在潛意識裡的天性。從某種意義上而言,看起來膚淺的“外貌協會”是有道理的。

你**光潔、肌肉比例恰到好處,說明你有自制力,保持健康的生活習慣;你挺胸昂頭、衣著體面,說明你對自己有要求、不湊合;你笑容陽光、整潔乾淨,總比愁眉苦臉、指甲藏垢更有親和力、更有責任感。

反過來,每天過得蓬頭垢面、人仰馬翻又有什麼值得驕傲的?

有人覺得過日子嘛,不用那麼多講究,男的不修邊幅,女的素面朝天,可下回一起出門的時候注意觀察下,迎面走來紅脣美女和蹁躚美男,另一半是不是也會忍不住偷瞄兩眼?

現實就是如此——如果你覺得只有內在美就夠了的話,那你就太傻了。

最近很火的一句話這麼說:喜歡一個人,始於顏值,陷於才華,忠於人品。

才華、人品這些內在美,固然是贏得友情和愛情的終極品質,可更現實的是,如果你先倒在了顏值這一關,後面又從何談起呢?

據說林肯曾因為外表拒絕了一名應聘者,他的解釋是:“一個人,要為自己40歲以後的長相負責。”

是的,就像健康、力量、智力一樣,外在美是一種天賦,亦是後天努力。

你我也許永遠變不成吳彥祖和林志玲,但這並不意味著就要草率地對待自己的儀表——你和這個世界接觸的第一面。

03追求外在的美,不僅僅是取悅世界和別人,更是對自己要變得更好的一種積極暗示。

整個畫風顯得很不真實。

一位在雜誌社工作的朋友就是這種風格:餐桌上用整套精緻的餐具,中間永遠有一瓶當季的鮮花。

剛開始也是忍不住翻白眼:至於嗎,自家吃個飯搞得這麼儀式感。

後來覺得,生活過得儀式感,並沒有什麼不對。如果只是為了在朋友圈秀一張,那叫“裝”。如果能天天堅持,那儀式感便意味著審美情趣和生活藝術,意味著對生活的熱情並沒有因為現實的冷硬而消磨殆盡。

作家伊北在《流蘇與娜拉》一書中寫道:張愛玲去世後,留下遺物不多,最顯著的是三樣——手稿,假髮,口紅。

寫作安慰內心,假髮抵抗歲月,口紅則是展現給世界的一抹亮色——出門走走,好歹對得起路人觀眾。

04你的樣子,就是你對世界的態度,就是你內心的反映。

自己最困窘的時候,是畢業前在南方實習。8個20歲的女孩子擠在房間裡,我睡在地板的床墊上,被夜裡大膽跑出廚房的老鼠嚇到。

那時包裡僅有的化妝品就是一隻口紅,出門前抹一下。那抹紅像是一種宣告,看,我對這個不算友好的世界並沒有投降。

面對世界的匆忙,口紅是最方便的貼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