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它何用?! 滴露微塵

2022-08-05 17:14:44 字數 1011 閱讀 2382

我是一名外地在京務工人員,和妻子在海淀區西三旗經營一個彩票店,彩票店本身就是一個魚龍混雜之地,想一夜暴富的大有人在,是非自然少不了,與西三旗派出所打交道也非一次兩次了,小糾紛就不說了,只說三件事:

1.2013年7月6日夜,我彩票站防盜門被撬,丟失現金8000多元,因電腦連線攝像頭,電腦硬碟、主機板被破壞,cpu丟失,維修電腦費用2000多元,直接損失1萬多元。報案後,西三旗派出所的民警過來走馬觀花地看看現場,做了個筆錄,便沒有了結果。我也知道象這種溜門撬鎖的案子,除非當場捉獲或者是交待餘罪時才會有所突破,直接破案的可能性不大,所以只能自認倒黴了!被盜後我又加裝了紅外報警器和硬碟監控機,還不錯,一年多來有兩次有人撬門,報警器一響就嚇跑了。看來靠誰也不如靠自己!

2.2014年5月2日下午,我妻子的一個朋友帶著孩子來店裡玩,兩人光顧著聊天了,朋友放在櫃檯外面的錢包被一個經常來買彩票的人順手拿走了,裡面有1千多玩現金和各種證件、銀行卡。報警後西三旗派出所的兩名jc老爺來調取了監控錄影,並把她的朋友帶到派出所作了筆錄,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在店裡詢問情況時,店裡的彩民熱心地向民警提供情況:嫌疑人經常在周邊活動,穿著一件裝飾公司的工服,應該就是在周邊幹活;還有彩民說在新建中的二十中永泰莊分校附近看到過穿同樣工服的工人,然而這些線索都被jc老爺們忽略了,其中一位還說:你們都是福爾摩斯!我以為首都的福爾摩斯們可以不須要這些線索,掐指一算就能破案的,可是事實讓我失望了!

3.2014年12月8日晚上,我在家照顧生病的孩子,9點多妻子打來**說有一個彩民打彩票錢不夠了,差了5800元,得跟他去他家拿錢,我急忙趕到店裡,看到是一個經常來的百世匯通的快遞員,他說他住西小口村,便和他一塊去拿錢,誰知他半路上拐進了西三旗派出所,我跟了進去,他進門就說投案自首,嚇了我一跳,我想幾千塊錢的事,不至於吧,該不是他犯了什麼大事吧?然後他便裝醉趴在桌上睡覺,等值班民警打**找來他的家人,他也醒了,據他的家人說:他已經打彩票打14萬了!前幾天還在附近打了4、5萬。他們居然還怪我妻子賣彩票給他!天哪!見過無賴的,沒見過這麼無賴的!他臉上又沒寫著他沒錢不能賣他彩票!魯迅先生說:我向來不以最壞的惡意去揣度他人的!在我的印象中只有日本人才能把黑的說成白的!我又一次低估了國人的無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