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改編劇很成功,比東野圭吾的原著還精彩

2022-08-05 15:14:37 字數 4487 閱讀 5747

最近我們陸續給大家推薦了幾部網劇。

沙雕、甜寵、魂穿向的,或者青春、懷舊、現實題材的。

今天安利的,仍然是一部網劇:

剛剛上線,還熱乎著的,《十日遊戲》。《十日遊戲》只有短短12集。一定程度上,這也是網劇的一大突破。

拋卻生拉硬湊的注水情節,將時間迴歸到故事本身,也才能真正做到對標美劇的效率與質量。

《十日遊戲》是一部主打懸疑和反轉的劇集。

懸疑型別一直是國產網劇的一抹亮色,從最初見證了網劇元年,到《白夜追凶》《無證之罪》的出圈,這一型別在網劇領域一直保有巨大的活力和潛力。

前不久,愛奇藝宣佈推出「迷霧劇場」,將陸續上線多部12集懸疑短劇,陣容相當豪華。

《十日遊戲》,是「迷霧劇場」推出的首部作品。

這部劇出自曾製作過《白夜追凶》《古董局中局》等品質網劇的五元文化。而五元文化此次「迷霧劇場」中除了《十日遊戲》之外,還有王千源、鹿晗主演的《在劫難逃》,馮紹峰、文淇主演的科幻懸疑劇《致命願望》以及宋洋、袁文康主演的《非常目擊》幾部作品。作為國產短劇的第一彈,以及「迷霧劇場」的首發陣容,《十日遊戲》想必也得有拿得出手的硬實力。

主創方面,擔任劇集監製的,是《白夜追凶》監製、《“大”人物》導演五百。《十日遊戲》集齊了朱亞文、金晨,以及耿樂、劉奕君、倪大紅等戲骨。

故事上,這部劇背靠實力ip,改編自東野圭吾的**《綁架遊戲》,也是國內首部東野圭吾作品的改編劇集。

目前《十日遊戲》上線兩集,懸疑風格十分明顯,愛情線索也初見端倪。但畢竟是脫胎於東野圭吾的原著,後者**中的男女情感,絕不會是簡單的愛情關係,比如《白夜行》中的寄生關係,表面美好下存在著一定存在著黑暗、複雜的特質。高清電影

所以劇中朱亞文和金晨飾演的男女主的情感,或許也會在未來的劇情中迎來反轉。

《十日遊戲》圍繞著一起精心設計的綁架展開。

朱亞文飾演的遊戲工作室老闆於海,為了支撐新遊戲的前期開發,而欠下鉅額高利貸。

沒想到,他又突然遭到劉奕君飾演的投資人沈輝的撤資。

走投無路的於海本想去沈輝家套套近乎,扭轉敗局,卻無意撞見正偷逃出家的沈輝女兒,也就是金晨飾演的角色。

她向於海傾訴,母親去世的早,她作為沈輝的私生女,在家裡不受父親待見也沒地位。於是提議讓於海綁架自己,順便試試她在沈輝心中的地位。正愁著還錢的沈輝,無奈之下答應了這一荒誕的請求,開始了一場綁架“遊戲”。

在原作基礎上,《十日遊戲》進行了更符合中國社會的本土化改編。

書中的男主原本是為了報復瞧不起他的客戶金主,才決定參與綁架計劃。

但在這部劇中,於海加入的,是一場沒有退路的博弈。

因為一旦他退出遊戲,拿不到足夠的還款,等待他的便是債主為他宣判的“死刑”。這一變動,也讓他的動機更合情理。

另一方面,改動男主的境遇之外,劇集也新加入了一條警察的故事線索。

耿樂飾演的警察吳宇柯以及徐棵二飾演的搭檔苗佳,正追查著這起綁架案,兩條線索交叉進行並駕齊驅,增加了故事中本格推理的成分,也強化了情節的懸念張力。作為一部愛情懸疑罪案劇,愛情元素也是《十日遊戲》的亮點所在。

一直以來,懸疑罪案劇更吸引男性觀眾,而《十日遊戲》對愛情型別的涉及,也旨在打破這一受眾壁壘,將懸疑打通到女性受眾面前。

就目前釋出的劇集來看,朱亞文和金晨飾演的兩個人物之間,已經能感受到戀愛的氣息。朱亞文和金晨飾演的兩個人為了綁架計劃,開始了笑料頻出的同居生活。陌生男女之間的那些尷尬事,也都經歷了一遍。

可是在計劃實施過程了,原本荒誕的氛圍慢慢變得曖昧起來。

金晨演繹的這個角色擁有兩面性,時而天真、灑脫,時而沉靜、認真。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當這個角色安靜認真起來時,對於海的吸引力。

第一集中,借宿於海家的她倚在陽臺上的瞬間堪稱驚豔,不止驚到觀眾,也驚到了劇中的於海。

這個穿著皮衣皮褲,性格像男孩子一樣的角色,在這一刻卸下了外殼,露出最柔軟的一面,也是這部硬核懸疑罪案劇中最**、最感性的一幕。必須承認,《十日遊戲》在故事構架上,比原著更精彩。

劇集率先為觀眾賦予了上帝視角,將謎底和解謎的過程並置:

當警察抽絲剝繭地探案時,觀眾已經從於海那條故事線中得知了案件的部分謎底,也比耿樂飾演的警察,瞭解到更多的答案。不過,這也是《十日遊戲》狡猾的地方:

我們看似越來越接近事件的核心、案件的真相,可故事借一個又一個反轉,讓我們不斷打臉。

觀眾的預期向左,故事的真相向右——

原來,我們一直自以為知道的謎底,其實壓根不是真正的答案。

而不到最後一刻,我們也根本無法知道真相為何。

這一激發觀眾源源不斷追劇慾望的情感落差,依賴於故事的反轉。

反轉是《十日遊戲》原著的精髓,而劇集則將反轉玩出了更精彩的效果。

故事第二集就出現了一個重要反**

一開始,警察吳宇柯受命調查一起拋屍案,而受害者正好是沈輝的女兒路婕;緊接著,活著的路婕登場——她就是金晨飾演的角色。

也就是說,我們比劇中的角色更早知道了她的結局。

但是,一樁原本看似雙贏的綁架案,為什麼會升級成一場不可挽回的**案?

劇情上的巨大跳躍構成了一個重磅懸念,勾起人們想要繼續往下看的好奇心。

在這裡,我就不過多劇透了。感興趣的朋友,追完全劇就知道答案啦!《十日遊戲》12集短小精悍的體量,保證了故事節奏足夠緊湊、高效,沒有一場廢戲。

無論是愛情情節、懸疑情節,還是動作情節、推理情節,都緊緊圍繞著故事主線展開,沒有生拉硬套的尬拍感。

這部劇的敘述效率體現在鏡頭,擅長用畫面來講故事。

來看看它是如何引入角色的:

故事開篇是一個長鏡頭,掃過一間擁擠的房間,這裡有——

擺滿了手辦的桌子,空放著遊戲介面的電視機、背景聲中日語對白,凌亂的茶几和還沒來得及扔掉的外賣盒。

‍這個空間的主人,一看就是個沉迷二次元的技術宅,也正是這部劇的男主於海。

另一場戲,初來乍到的吳宇柯走進新辦公室,徑自把屋裡的百葉窗拉上,遮蔽掉一切陽光,也絲毫不理會一旁同事的聒噪介紹。

半晌,他終於迴應了,對著辦公室的沙發說了句:

“幫我準備套被褥。”足以見得,這是一個工作狂,對案情有著旁人難以理解的執著與熱忱。

但同時,這也說明他是一個孤獨的人,即便是在辦公室過夜也不會有家人抱怨。

除此以外,創作者還在角色身上新增了原著中沒有涉及的背景故事,豐富了角色性格,也讓角色行為更符合邏輯,從而推動劇情的發展。

比如,於海的角色,表面上是年輕有為的遊戲軟體設計師,但他卻擁有一個不幸的童年。

於海的爸爸長期家暴,媽媽自顧不暇,沒能給孩子足夠的關心與愛護。

他忍受著無愛而冰冷的家庭生活,親情的缺失,導致他成年後面對世界的悲觀心態,但同時也讓他與同病相憐的路婕惺惺相惜,擦出愛情的火花。

《十日遊戲》的高效敘事,還體現在故事細節中。

劇集在情節裡埋下了不少線索——

很多細節,或許在**的時候稍不注意就會被自動忽略掉,但相信在大家看完結局對故事進行回溯時,會對這些細節產生新的理解和頓悟。

比如,在劇中早早出現,卻一直沒有露臉的女屍;

又比如,於海和沈輝第一次見面時,後者接到的那通緊急**——

是不是暗示著後續劇情的反轉呢?

說到暗示,整部劇最大、最關鍵的暗示,是於海設計的那款遊戲,《謊言之國》。

劇中於海介紹說,這個遊戲的主角是一個影子,它的技能是洞悉人類的陰暗面,而遊戲的過程就是它用謊言的方式激發人的陰暗,並最終取代實體成為人類。

這個介紹,在一定程度上與劇集本身形成了互文。它或許已經透露了這個故事的核心——謊言。某種意義上,《十日遊戲》其實就是創作者和觀眾玩的一場遊戲。

劇集在推薦故事中,不斷用反轉推翻過往情節,挑逗著觀眾的情感神經與好奇心。

而我們能否率先通過蛛絲馬跡,甄別出謊言與真相,撥開迷霧抵達真正的謎底?

在這場較量中,最難得的是創作者們的用心與誠意。

很顯然,他們面對原素材,不再是粗暴簡單地拿來主義,而是更精心地編排、構建,讓改編故事脫離出原著的藩籬,成為一部精彩程度超越原作的好劇。《十日遊戲》目前剛剛釋出兩集,故事終極的謎底,要一直追到故事最後或許才能解開。

好在,這部劇的品質,值得一追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