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全息 口瘡

2022-08-05 13:44:22 字數 2547 閱讀 8344

口腔全息

口腔------也是心脾的外竅,為諸經迴圈和交匯之處。它前系舌本,合齒、顎、脣為口,其咽喉與肺相連,心經脈直貫於舌,---口腔各部位與人體千絲萬縷的聯絡,表現於口腔內某一部位的病變乃是臟腑內疾病在腔內的反應。“有諸內,必形諸外”。口腔疾患大都是由於陰虛火旺引起,“口破皆火”,“火燥”則邪傷津,灼陰、變損傷形成病損。

------口腔治痔也很奇特。口腔**發明人陳永安醫師近已開設特色門診。從病人上下嘴脣內側的資訊便可診斷患有內外混合痔等病症。

中醫全息診療學  王琦1988年版

口瘡:口內脣邊生白色小泡,潰爛後紅腫疼痛,為心脾積熱上薰之象;實火則小泡爛斑密佈,色鮮紅;虛火則見白斑色淡紅;嬰兒若見滿口白斑如雪片,即“鵝口瘡”,為胎中伏熱蘊積心脾之證。

方藥中《中醫內科學》,引用文獻簡略,加以“點睛”歸納,摘要如下:

【歷史沿革】

口瘡、口瘍之名,首見於《內經》。如:“歲金不及,炎火乃行,---民病口瘡。”認為口瘡發病與氣候失常有關。“少陽司天,火氣下臨,---咳嚏jiu衄鼻窒口瘍,寒熱跗腫。”將口瘡責之“火”之為患。

《內經》之後的著作,相繼闡明口瘡的**病理及辯證**的法則。

隋-巢元方《諸病源候論》說:“手少陰,心之經也,心氣通於舌;足太陰,脾之經也,脾氣通於口。府髒熱盛,熱乘心脾,氣衝於口與舌,故令口舌生瘡也。”明確地指出口瘡之**在於心脾熱盛。

唐-孫思邈《千金要方》指出口瘡反**作的特點及其調治方法。他說:“凡患口瘡及齒,禁油麵酒醬酸酢鹹膩幹棗。差後仍慎之,若不久慎,尋手再發,發即難差。薔薇根、角蒿為口瘡之神藥,人不知之。”“治口瘡方:薔薇根皮、黃柏、升麻、生地黃。”以方測證,可知其亦以內熱立論。

唐-王燾《外臺祕要》載有“心脾中熱,常患口瘡,乍發乍差,積年不差方”。用升麻、大青、枳實、甘草、苦蔘、黃連、乾地黃蜜丸。其所見與前者略同。

宋代《聖濟總錄》說:“口舌生瘡者,心脾經蘊熱所致也。”同書又說:“口瘡者,由心脾有熱,氣衝上焦,薰發口舌,故作瘡也。又有胃氣弱,谷氣少,虛陽上發而為口瘡者,不可執一而論,當求其所受之本也。”指出口瘡之病,有實有虛,對臨床很有指導價值。

宋-楊士瀛《仁齋直指方》說:“脣舌焦燥,口破生瘡,蓋心脾受熱所致也,水浸黃連重湯頓而飲之;大渴少飲,竹葉石膏湯。”

元-朱丹溪《丹溪心法》載:“口舌生瘡皆上焦熱壅所致,宜如聖湯(桔梗、甘草、防風、枳殼)或甘桔湯加黃芩一錢,仍用柳花散(玄胡、黃柏、黃連、密陀僧、青黛為末)摻之。”丹溪指出“口瘡服涼藥不愈者,因中焦土虛------用理中湯,人蔘白朮甘草補土之虛,乾薑散火之標,甚則加附子。或噙官桂,亦妙”。或“生礬為末貼之極效。”指出了口瘡實證、虛證的不同治法,對後世影響很深。

明代張景嶽詳述了口瘡的證治,如《景嶽全書》說:“口舌生瘡,固多由上焦之熱,治宜清火,然有酒色勞倦過度,脈虛而中氣不足者,又非寒涼可治,故雖久用清涼,終不見效,此當察其所由,或補心脾,或滋腎水,或以理中湯,或以蜜附子之類,反而治之,方可痊癒,此寒熱之當辯也。”“口瘡口苦,凡三焦內熱等證,宜甘露飲、徙薪飲主之;火之甚者,宜涼膈散、元參散主之;胃火甚者,宜竹葉石膏湯、三黃丸之類主之;若心火肝火之屬,宜瀉心湯、龍膽瀉肝湯之類主之------。”對於口瘡的虛實證治,理法方藥更為詳明。

明-龔廷賢《壽世保元》說:“口瘡者,脾氣凝滯,加之風熱而然也,治當以清胃瀉火湯主之,此正治之法也;如服涼藥不已者,乃上焦虛熱、中焦虛寒、下焦虛火,各經傳變所致,當分別而治之。如發熱作渴飲水口瘡者,上焦虛熱也,補中益氣湯主之;如手足冷,肚腹作痛,大便不實,飲食少思口瘡者,中焦虛寒也,附子理中湯主之;如晡熱內熱,不時而熱,作渴痰唾,小便頻數口瘡者,下焦陰火也,六味地黃丸主之;如食少便滑,面黃肢冷,火衰土虛也,八味丸主之;若熱來複去,晝見夜伏,夜見晝伏,不時而動,或無定處;若從腳起,乃無根之火,亦用八味丸及十全大補湯,加麥冬、五味,更以附子末,唾津調搽湧泉穴。若概用涼藥,損傷生氣,為害非輕。”其論點雖與景嶽相似,而辯證用藥自有其特色。

明-陳實功《外科正宗》將口瘡稱為口破,指出:“口破者,有虛火實火之分,色淡色紅之別。虛火者,色淡而白斑細點,甚者陷露龜紋,脈虛不渴,多醒少睡,虛火動而發之------實火者,色紅而滿口爛斑,甚者腮舌俱腫,脈實口乾,此因膏粱厚味,醇酒炙煿,心火妄動發之。”從區域性病變以分虛實,確有至理。

明-戴元禮《祕傳證治要訣及類方》說:“口舌生瘡,皆有上焦熱壅所致,宜如聖湯------;下虛上盛,致口舌生瘡,宜用鎮墜之藥,以降陽光,宜鹽水下養正丹,或黑錫丹。仍於臨臥,熱湯洗足,炒揀淨吳茱萸小撮拭足弓,便以炒熱致足心。”“曾有舌上病瘡,久蝕成穴,累服涼劑不效,後來有教服黑錫丹,遂得漸愈,此亦下虛上盛也。”這是經驗之談。

清-張璐《張氏醫通》介紹了口瘡外治的經驗:“舌瘡口破疼痛,以巴豆半枚,生研,和米飲,一豆大,杵和,貼印堂對額間,約半刻許,覺紅就去,不可泡起,小兒減半,隨即痊癒。”

清-羅國綱《羅氏會約醫鏡》介紹**口瘡,用五倍子為末摻之;或用蚯蚓、吳萸研末,加面醋調塗足心的方法。

清-陳士鐸《石室祕錄》說:“口舌生瘡,------乃心火鬱熱,------用黃連三錢、菖蒲一錢,水煎服,一劑而愈,神方也,此方不奇在黃連,而奇在菖蒲,菖蒲引心經之藥。”

《醫學傳心錄》說:“口瘡者,脾火之遊行。口者,脾之外候也;脾火上行則口內生瘡,瀉黃散治之,黃連、乾薑為末敷之。有虛火上炎服涼藥不愈者,理中湯從治之------,脣燥裂生瘡者,脾血不足也,宜歸脾湯。”

綜上所述,可見歷代醫家對口瘡的認識不斷髮展,**經驗不斷豐富。

紙上談兵---1:口瘡

全息與中醫(收藏款)

我們就直接進入正題,不扯閒話 看看這個小夥子的舌頭 大部分傳統的中醫都會跟我一樣,說這個是瘀斑瘀點,是血瘀的表現。但是最近 科的大夫給我科普...

讀《全息湯新勵》有感

面對全國農村基層優秀中醫薛振聲所著的《全息湯新勵》 人民衛生出版社出版 ,筆者思索許久。10年前他將畢生心血 全息湯 公諸於世,為我們的臨床...

善用全息反射區可治療全身疾病

區域反射 reflexology 是替代醫學 alternative medicine,即現代醫學之外的醫學理論與技術 的一支,由區域反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