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為人知的心意六合拳“熊出洞”套路 胡幼文

2022-08-05 13:44:18 字數 1873 閱讀 3073

說“鮮為人知”並非故弄玄虛,先師鄭德茂幾十年前傳授給我們時就這麼說的,但他沒有說明他從哪位老師那裡學到的,只說是很古老的套路,可能是心意向形意演化時的產物,介於這兩拳種之間。那時我們閉塞孤聞,後來我瀏覽古拳譜以及當今的論著,和拳友交流,乃至最近在網上搜尋,都沒有見到有熊出洞的套路。因此,現在只能作為先師言傳身教的一種出譜的拳藝,向同好介紹。信之者,請繼承下去,不至於失傳;不信者,不妨當作海外奇譚。

好了,言歸正傳,熊出洞的套路是:

起式輕步站

,上右腳左手刮邊炮,上左腳右手大劈,上右腳左手大劈,上左腳虎撲把,停步撥劍出鞘,停步燕子抄水(向後),起立二竄掌(也是向後,和前式同方向),回身上右腳跳步右手撩陰掌,上左腳左手劈拳,上右腳右手佔拳,停步鷂子翻身,回身到起式;再把上述的依次打一遍,回到起式即收勢。其中第二式刮邊炮僅用左手半招,右手不出拳,也可用左手蛇形掌代之。二竄掌即金雞啄米,左右兩掌迅速交替出擊。

從這個套路的招式結構上,不難看出其前大半部分是心意門的,後小半部分是形意門的

。尤其是它重複再打一遍,和形意拳中的套路,如五行連環、八式等一模一樣。

所以先師認為它是介於心意和形意之間的。

這個套路結構嚴謹合理,有進退、高低、俯仰、快慢的節奏感之韻味,適合於表演。不特此也,這個套路還是散手搏擊套路,容我在下篇詳細介紹。

最後,這個套路在文史中沒有查到它的**,如果圈內外也沒有提出有力證據和異議

。那麼容許我提議,命名為“鄭氏心意六合拳熊出洞”,以紀念對為心意六合拳傳承作出貢獻的已故拳界前輩鄭德茂先生。這也是因為他子女中沒有人繼承他的文才和武藝,他也沒有文章和著作發表和出版,所以作為他的門生,有責任儘可能把他的一生習武的寶貴經驗所得,紀錄和傳承。我也已步入古稀之年,再不做此事有愧對先師了。

上篇敘述了這套熊出洞套路出處已無文獻典籍可稽考,是我師鄭德茂前輩身傳言教的,現把他教我的打法用法詳述如下:

把這套路練熟時後,它就是一套散手套路。

與人對陣,我安詳地輕步站。對方右拳襲來,我上右腳,用左手刮邊炮把他來拳架向左,同時我迅速上左腳右手大劈斬到他有右臂中節。他再左拳來襲,我上右腳左大劈落在他左臂中節。此時,由於我疾進了左右二步,已突入他中門,再加上我輪番二個大劈已將他兩臂封死,接著我一個虎撲把,擊在他胸口或腹部,將他擊退或掀倒。由此可見,這套路的開始四招,是一組組合拳,練和用的時候都要連貫迅速,一氣哈成。這是第一個節點,足以一人敵了。

接下來從撥劍出鞘到二個竄掌的這幾招,是套路的中間過渡部分,速度舒緩優雅,增加套路的觀賞性,又使局外人看不出是散手套路,到這裡是第二個節點。

再接下來是攻擊性的一組組合拳,我上右腳一個跳步右手撩陰掌,對方在向下招架時,我上左步迎面給他一個左劈拳(形意拳的招式),即迎面一掌,再上右步對他下巴一個右佔拳,這是第三個節點,也要快速得一氣哈成。這組組合拳可以單獨使用,也可以連線到第一個節點後,即我虎撲把將他擊退後,他還準備向我攻擊,那我就用這組組合拳還擊之。

還有一種情況,我輕步站,對方左拳來襲,我上右腳用刮邊炮向左架開,馬上一個右大劈擊在他左臂中節,此時我人已貼近在他左身側後面,佔據有利位置,封住對方,他右拳撩不到我,也不能起腳踢我,那我第二個大劈擊向他頭部,再一個虎撲把將他擊退。

由此不難看出,該套路的用法,起而二個大劈殺進中門,是心意門彪悍的拳風;繼之劈佔連用擊其頭部,為形意門剛毅的技法。它的這種特徵明顯介於這二種拳種之間,且側重於心意門,故我師把這個熊出洞套路歸類於心意六合拳。再說,理解了它的用法,那在演練中能把握住進退、快慢、輕重、俯仰、高低的節奏神韻,猶如寫文章要跌宕起伏,一唱三嘆那樣,能不令人賞心悅目?!

所謂散手,即是把幾個招式編排成一套緊湊合理的組合拳,如心意的硬開三簧鎖、形意的五花炮等莫不如此。況且能讓人普遍接受,廣為流傳的散手套路很難編排,心意和形意中也不多見。因此,能緊扣心意六合拳是守洞神技的主題,編排出這樣一套既有觀賞性,又有技擊性的熊出洞套路的人,決非等閒之輩。可惜不知這位祖師爺是何時何地的何人氏,像許許多多民間高人和名著佚失在歷史長河裡。如果這個寶貴的套路再失傳的話,那將更加痛心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