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講義72 《畏威章》

2022-08-05 13:29:28 字數 1562 閱讀 9470

畏威章

恭聞自古天道人心一而已。天道貴虛,人心貴謙。天道不虛,則無以容萬物,人心不虛,則無以克己而制行。會此竅者,無所往而不善,不會此竅,居之不廣,生之必厭。恃其知,求其見,偏於愛,矜於貴,以無忌憚之心,必招神明禍淫之報。人能視聖人以為法,又安有大威之至乎?經中所言蓋是此義。

此章經旨以畏威導天下後世,使人知畏威,則凡立心制行,無往而不善。故以聖人示則焉。

民不畏威  則大威至

福善禍淫,捷於影響,天之大威也。能畏天之大威,則舉念不敢違於理,應事不敢悖於義,畏天之威,即以飭 (chì整頓)己之身也。民即人也,人不畏威,私慾橫於內,背逆施予外,傷生害物,無所不至,不知自作仍自受,感應之機,疾如風火,報應之速,如影隨形。文中所謂民不畏威則大威至者,蓋謂此矣。

無狹其所居

不但天威宜畏,其所居亦不可狹也。狹者窄也,窄狹其所居,立心或狃 (niǔ 因襲,拘泥) 於一偏,而不見義理之全體,處事或膠 (jiāo 黏性物質)於見小,而不察因時之大用,凡知近而不知遠,見己而不見人,溺於安而不察於危,皆是狹其居也。能無狹其所居,必然內體寬,而無理不周,外用圓而無事不宜。故經言無狹其所居。

無厭其所生

不但不狹其所居,又當無厭其所生。厭者,棄也,厭棄所生。性為生我之理,昧於性者,是厭其所生之理也,命為生我之源,喪於命者,是厭其所生之源也。凡立身不謹,制行不慎,輕言不訒(rèn 出言緩慢謹慎),皆是厭其所生。能無厭其所生,則內不以私慾害其心,外不因作為僨 (fèn 敗壞,破壞)其事 (僨事(搞壞事情))。生生之理不違,生生之機自不息。故經言無厭其所生。

夫唯不厭  是以不厭

夫唯是承上轉下以足前句之義。上不厭是自己能處於不棄,下不厭是乃能得至於不棄。假令人之處心制行,不循於理,不合於義,是自己安於自棄,安有不至喪身敗行,而天人所棄者乎?故經言夫唯不厭是以不厭。

是以聖人自知不自見

畏威  無狹  無厭,三者皆自知自愛之義也。常人多忽而不明,是以聖人自知不自見,內照圓明,無遠不致。知之而不至,知之無不真,皆自知也。自知者,蘊於中而不知顯於外,藏於己而不以知炫於人。雖潛德之光亦有時而不容掩,然,必自然之見,非自見也,故經言是自知不自見。

自愛不自貴

聖人不惟不自見,又自愛不自貴。儘性至命,皆所以佑其身,審機察勢,皆所以防其身,愛之無不周,愛之無不切,皆自愛也。自愛者,視身為重而愈以謙退自處,保命為切而愈以下人為心,雖道德高厚,亦有時而不容貶損,乃是自然之貴,非自貴也。故經言自愛不自貴。

故去彼取此

彼指自見自貴也,此指自知自愛也,彼不可使有,故宜去之,此不可不有,故宜取之。能去彼則不以聰明炫於外,不以矜高傲於人。能取此,則無微不格,皆是一心之明,百體咸寧,皆是己身之重,知為真知,愛為真愛,非自見之知,非自貴之愛也。聖人惟然,故去彼取此。

經言以此句結之,人能有悟於此,知自愛自知,生自不厭,居自不狹,畏天威而不致大威之至。一理可貫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