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蔚解讀《曼殊詩》75

2022-08-05 13:29:21 字數 1196 閱讀 3744

東居(十九首)

[說明]  曼殊一生多次戀愛,均以無結果而告終。戀愛時,感情熱烈;結束時

沉痛傷感。表現他愛情生活的詩篇,普遍寫得比較出色,這組《東居》(十九首)

所寫者,也是如此。

事情發生在日本,時間應為1914年上半年或其以前。戀人的名字,可能叫

千葉子。千葉子是一位演員。三十年代初的一天,曾借來華演出的機會,去杭  

州西湖孤山蘇曼殊墓前展拜,抒其思想之情。或疑其人即是柳亞子《蘇曼殊全

集》所刊**、題為“東海女詩人”者。當然,《東居》(十九首)是藝術創作,

因而與原來事實必然有所不同。閱讀時,需要欣賞、體味,不必按圖索驥、斤

斤於事情的本來面貌。也有人說,這些詩作只是曼殊之綺念幻想。事不能明,

一併存疑。

翡翠流蘇白玉鉤

1,夜涼如水待牽牛

2

知否去年人去後,枕函紅淚

3

至今留?

1、翡翠流蘇白玉鉤──流蘇:下垂的穗子。 以翡翠為飾、配有穗子的簾帳,被白玉製作的簾鉤掛起。

2、牽牛──牽牛星。借喻其男友,即詩人。

3、枕函紅淚──枕函:枕套。 紅淚:傷心、怨恨已極之淚。王嘉《拾遺記》說:薛靈芸被郡守聘獻魏文帝。辭別父母,淚下沾衣。以玉唾壼承淚,壼即紅色。及至京師,壼中淚凝如血。後人因以紅淚指女子之淚。

[白話釋意]這首詩寫的是千葉子對情人的思念。她說,自從我倆分手以後,我總是想念你。夜涼如水,在這白玉鉤掛起的帳子裡──帳子用翡翠流蘇裝飾著,——我期待著你的到來。自從那年你走了以後,枕巾上灑遍了我的相思之淚。至今我依然紅淚不斷。這痛心刻骨的思念,你知道不知道?

夜涼如水待牽牛(曼殊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