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能否建成下一個矽谷?

2022-08-05 13:15:01 字數 2526 閱讀 6925

深圳建設成為世界創新中心還需要補齊三大短板。

40年前,改革開放程序起步,深圳成為中國開放的“試驗田”;而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之際,深圳再次來到改革前列,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先試示範區”。隨著2019年8月18日中共**、***《關於支援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釋出,深圳被賦予了新使命。在當今世界出現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進入新時代的大背景下,深圳的新使命對世界與中國有什麼樣的特殊意義呢?

從經濟地理來看,深圳所在的粵港澳大灣區,是繼紐約灣區、舊金山灣區和東京灣區之後的世界第四大灣區。前三大灣區分別象徵著世界經濟發展史上一次產業浪潮,紐約灣區象徵著著20世紀上半葉大規模製造從美國走向全球,舊金山灣區象徵著戰後資訊化產業浪潮,東京灣象徵著20世紀下半葉消費品產業革命。深圳,是否可以在21世紀新一輪產業革命中成為某種象徵呢?

當前,世界經濟仍處在低增長、低通脹、低需求同高失業、高債務、高泡沫等高風險因素交織之中,過去數十年推動世界經濟增長的主要產業浪潮動能均已減退,對世界經濟的拉動作用明顯減弱,而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尚未成長為能夠帶動全球增長的主要動力。

與此同時,全球經濟生態的“基因”正在悄然改變,無論新技術、新模式、新市場還是新業態、新產品的創造、推廣,都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例如,當代研發往往是來自全球的幾百項甚至成千上萬項技術、專利的整合;當代產品往往是像華為手機那樣基於其通訊技術標準體系開發出來的;當代的消費則往往是像電子商務那樣以“網際網路+”的方式去改變人們的行為習慣。資訊和物流的高速發展,使得地球越來越像一個“村”,從而使經濟活動能夠以更加系統化、協同化的方式進行,創新的合作範圍和影響範疇也就變得更大,歷史的車輪也因此升級為“高鐵”。在這樣的時代,唯有讓基於經濟新生態的科技和產業革命開花結果,才能帶動世界經濟實現創新驅動型增長。

如何才能讓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開花結果呢?從歷史上看,世界前三大灣區都扮演了把一片經濟腹地上已經萌發的新型經濟執行方式帶向全球的“火車頭”角色。其中最為突出的案例是美國的矽谷,它使萌發在美國加州的資訊革命變成了巨大的全球產業鏈,並且至今仍處在全球資訊產業創新中心位置,源自矽谷的設計和產業鏈運營是全球資訊產業執行的動力源。對全球新一輪產業革命來說,無疑也需要一個像矽谷這樣的世界創新中心,問題只是它會位於什麼地方。

隨著中國市場成長為世界最大市場之一,中國在世界經濟格局中的地位也悄然升級,成為國際市場之網中的“伺服器”之一。中國發展動力也在轉型升級,新經濟、新動能成為中國增長的主要引擎。在“世界工廠”地位的基礎上,中國正面臨著通過產業升級改變自身在全球產業鏈位置的重要機遇。面對國內外形勢和歷史機遇的交匯,中國需要著力打造一個科技創新集聚地,並以此輻射全國;而世界也需要一個把新動能輻射到全球的“放大器”。深圳作為中國改革的“試驗田”,獲得了這方面的新使命。

深圳目前還不是“下一個矽谷”,但歷史與世界維度的大座標中,深圳完全能夠向這個方向前進。

第一,深圳有著“全產業鏈”優勢。依託粵港澳大灣區周邊城市優厚的製造業基礎和發達的製造能力,深圳擁有突出的產業化能力。從實驗室裡粗糙的科研成果,到用於測試的樣品再到成批市場化的產品,這一過程在美國矽谷可能需要長達幾年的時間。而在中國深圳,拋開科研需要的時間,僅生產過程只需幾個月便可完成。

第二,深圳依託中國市場巨大腹地。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推進,消費逐漸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2019年前兩個季度,我國消費趨勢指數均保持在115點。在深圳設計研發並生產的產品可直接銷往內陸各省市,相比之前加工、出口再回流的模式,既減少了長途物流和關稅成本,大大提升了產品的市場競爭力。此外,我國正在加緊的自貿區建設,也為產品出口提供便利。

第三,粵港澳大灣區面向世界經濟廣闊舞臺。粵港澳大灣區不但已經在全球工業格局中確立了重要地位,並且處在“大陸法區域”與“海洋法區域”的交匯處,有著對接世界經濟中陸上與海上**體系的獨特優勢。在全球價值鏈向服務業可**化方向發展的大趨勢中,粵港澳大灣區將擁有引領“科技服務人類”產業前沿的基礎。

如今的深圳正在積聚成為全球科技創新中心的力量。除了積極對標矽谷外,深圳也需提前預防矽谷發展面臨的困境。資本和人才的集聚短時間內會帶來巨大的增長潛力,而當兩者積累到一定程度,則會反過來抑制創新中心的發展。所以,深圳也應抓住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契機,在打造科技創新中心的同時,注重向周邊城市擴散,以確保自身保持創新的活力。

從長遠發展看,隨著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中國需要駛向創新前沿的“火車頭”。然而,與矽谷相對照,深圳仍有三大關鍵短板需要補齊。

第一,高校和研究機構資源不足。2019年5月釋出的《四大灣區高等教育競爭力評價報告》顯示,紐約灣區和舊金山灣區包攬了世界大學第三方指數評價(tui)得分的前十名。其中舊金山灣區的斯坦福大學位列第一。高效利用頂級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學術資源,通過產學研合作有效推進技術創新,是矽谷持續不斷釋放創新活力的方式。相比之下,深圳缺少世界一流大學,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領域還有待提升。

第二,深圳需要建立更加完善的全鏈條科技金融服務體系。“從創意成長為產業”的過程,需要從風險投資、股權投資到投行、資本市場的全鏈條支撐。目前,深圳在金融對科技創新的支撐能力方面,尚需要努力追趕世界一線水平。

第三,“深圳故事”仍有待講好。矽谷能夠吸引全球創新人才、聚集全球科創產業資源,離不開“矽谷故事”的吸引力。全世界的人一說起科技創新、未來場景,就會想到矽谷及發生在矽谷的相關故事。而深圳目前的形象仍以“打工者創造的大城市”為主,尚需要向“世界未來”的故事升級。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