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邊陲行

2022-08-05 13:01:04 字數 1924 閱讀 4188

陽光和煦,清風陣陣,蒼松翠柏,花團錦簇,烈士的陵墓排列得整整齊齊,那麼安靜,靜得揪心,叫人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不由自主地想起了30年前的那場戰爭,想起了軍旗下的一張張面孔,想起了救護所裡的斑斑血跡,想起了佈局關外的傷員和烈士。

烈士們靜靜的安息在這裡,他們的生命永遠停留在那個初春。每逢快樂的時候,想起他們,為他們難過,他們也有權利快樂,卻沒有得到。每逢困難煩躁的時候,想起他們,甚至有一些羨慕,真不如和他們在一起。

人生是一個過程,充滿坎坷。我參加了那場戰爭,在網路裡也看了戰友們對那場戰爭的回憶文章,戰火硝煙,槍林彈雨,血肉橫飛,生離死別。緣分送給我一本書,是原55軍163師大渡河連的班長寫的參戰回憶錄,既很理性,也很感性,看的時候好像身臨其境,心潮起伏。也看了崑崙樹的天路系列,艱難困苦,生死煎熬。看到這些悲壯豪放又纏綿哀痛的文字,突然覺得,有意義的活著,和有意義的死去,都是一種必然,有時,有意義的活著更艱難一些。

英雄主義是軍隊的傳統,英雄主義需要教育、培養,也需要呵護。

看到網路披露的“20年的等待”,讀著那撕心裂肺的文字,想著,他們生命的意義,難道只是對國家,對民族而言的?對他們的親人,這意義怎麼體現?是永遠的苦難和悲傷!?對他們,這意義承載的太多,太具體,太實際。我們每一個活著的人,你如果設身處地思索,會感到喘不過氣來,20年的等待反映的問題不是一個老媽媽。在祖國需要作出犧牲的時候義無反顧,親人在心裂腸斷的悲痛之後,要讓他感到值得,感到欣慰,感到光榮,才會有更多的人義無反顧,才會用生命和熱血去實踐“意義”。這麼簡淺的道理,一聽就懂,除非,缺乏感情,缺乏責任。

軍隊屬於國家,民族。軍人隨時準備獻身,這是不言而喻的,軍人的意義也盡在於此。烈士屬於國家、民族,屬於我們每一個人,誰都不能褻瀆他們的英名,誰都不能向他們身上潑汙水,他們已經獻出了最寶貴的生命,獻出了青春年華,獻出了一切,甚至把不屬於他們的也搭上了——他們解脫了,他們的親人呢?

為國家而戰,也是為親人而戰。安排好烈士的後事,照顧好烈士的親人,英雄才能成為英雄,才能坦然。弘揚英雄精神,號召大家學習英雄,才有說服力,英雄主義也才能延續。

今年春節元宵之際,追思烈士,我寫過一個跟貼。

翻江倒海不忍說,華燈初上響笙歌。上元本是團圓日,魂飛魄散對奈河。

一杯苦酒連淚喝,不知此身是死活。生者每逢二月死,死者二月報家國。

年年歲歲春風過,歲歲年年有拜託。相思淚作綿綿雨,先到龍州祭城郭......

今天我到龍州了,了結一段心願。

焚燒了香燭文稿,向烈士告別。30年前我和他們一樣年輕。30年了,經過疾風暴雨,婆婆媽媽,累。我感到眼前發黑,趕快吃藥——我也快了,先和弟兄們打個招呼,將來我來了,向你們彙報改革開放。

龍州縣委黃副書記接待了我們。他說起開戰那年,他上小學二年級,還記得當時的支前情景,還提到了當年的一個公社書記,帶領群眾支前守邊,被越方懸賞追殺的事情。黃副書記說,今天邊疆的發展,離不開老一輩的奉獻,離不開烈士們的犧牲。黃副書記說得很動情,我很感動。

第二天,我們來到了廣西大新。這裡是中越邊境,瀑布淌下的水形成了中越界河。

陪同的當地副鎮長小林是湖北孝感人,大學生掛職的,很年輕,能操一口流利的當地話。對當地情況非常熟悉,如數家珍。他甚至把中越兩國在邊境劃線上的過程花絮都說得活龍活現。他喊緣分阿姨,喊老黃叔叔,喊我老什麼,聽不準確,大概老頭兒的意思吧。

30年前我到過這一帶,那時的情景記憶猶新。老黃在軍裡當參謀,也是常陪首長跑這一線,30年的變化太大。老百姓安居樂業,欣欣向榮。一段親身經歷的歷史和30年後直接見到的變化,叫人感嘆不已,自然地想到戰友,想到龍州的烈士,永遠記住他們。

這可能是最後一次到南疆,完成了夙願。又辦完了一件事情。路上身體不太好,謝謝緣分和老黃大哥的照顧。還要謝謝崇左市委的鄭部長,大新縣委的張部長,烈士陵園守靈的老大哥,謝謝你們。

累,寫不動了,對不起大家。